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28章 有子万事足(二合一大章)

第428章 有子万事足(二合一大章)

    戴安娜费恩斯坦恩,理查布兰,诺林伊文思。

    张晨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诺林伊文思这个名字了,上一次是加州211提案,当时约翰杜尔和恩颐资本的斯图尔特奥索普纠集了硅谷所有的大佬向211提案开炮,这个提案的发起人同样是诺林伊文思。

    张晨让手下为他搜集了所有诺林伊文思的资料,看过之后,张晨得出了一个结论。

    搅屎棍。

    诺林伊文思就是共和党在加州的搅屎棍。

    诺林伊文思前年刚刚当选州议会议员,是一名很激进的共和党。

    激进这个词用在共和党身上,本身就有些不伦不类,因为共和党的政策和理念更类似于保守党。

    但诺林伊文思不同,此人经常口出惊人之言,做出惊人之事,进攻性很强,惯于哗众取宠和乱中取胜。

    加州211提案就是一个例子,谁都知道,如果这个提案被通过,将对美国的新兴经济和高科技产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但即使如此,诺林伊文思仍旧做出提案。

    包括约翰杜尔在内,都认为诺林伊文思是华尔街在加州的急先锋,所以才上蹿下跳的折腾硅谷的高新技术企业。

    但现在看来,诺林伊文思完全有自己的打算。

    看着诺林伊文思的资料,张晨突然想起一个人,约瑟夫雷蒙德麦卡锡。

    同样律师出身,同样参过军,同样野心勃勃,同样返共。

    而且,他们都很善于挑动民众的极端情绪和为别人戴帽子。

    例如,麦卡锡曾经指称国会中有两百多名苏联间谍,一时间风声鹤唳,麦卡锡联手胡佛,风头在美国一时无两,甚至连杜鲁门的继任者艾森豪威尔,在诸多国策上都要看麦卡锡的脸色。

    所不同的,就是麦卡锡的地位足够高,是联邦参议院议员,而诺林伊文思,只不过是加州众议员议员而已。

    于是,在这个阶段,诺林伊文思也只能折腾折腾费恩斯坦恩了。

    “呵呵。”张晨在心中轻轻笑了两声,新时代的麦卡锡?

    可惜了,这个时代不是你的时代。

    要是再过二十年,美国族群足够撕裂的时候,诺林伊文思这样的人蹦出来,说不定还真能搞出一番声势,但在九十年代的现在,乃至十几年内,诺林伊文思只能是个跳梁小丑而已。

    但现在由于这个跳梁小丑,却给戴安娜费恩斯坦恩带来诸多麻烦,进而,又给华夏的家电产业带来很多麻烦,随后,又给自己的便宜岳父带来麻烦,最终,这麻烦就落在了自己身上。

    张晨没有打算对付诺林伊文思,这个小丑已经得罪了太多人,哪怕自己对他不动心思,他在两年后能够继续连任州议员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张晨和比尔坎贝尔联系了一下,没想到比尔和理查布兰几乎没有什么交集,用比尔的话来说,理查布兰不算硅谷的人。

    但是比尔坎贝尔又说,理查布兰也不算是华尔街的,他相当于西海岸的传统银行家,他这家新桥资本主要的资金来源是德克萨斯的那些搞油田的老牛仔。

    德克萨斯的老牛仔?张晨脑中浮现出后世小布什戴着牛仔帽在自家农场拍照的形象,暗自失笑。

    张晨其实从来没有把这次反垄断调查放在心上,虽然彻底解决这件事不可能,但哪怕只是请个好一些的律师过来应诉,也能把粤海的家电厂商损失降低到最低,汤连松的政绩也就保住了。

    张晨一直在考虑的是,如何通过这件事情,实现利益最大化。

    有很多人认为,何必多管闲事,这种事费力不讨好,管了也没什么钱赚。

    对这种观点,张晨只能嗤之以鼻。

    试想一下,通过解决这件事,可以认识多少人?可以开发出多少渠道?

    能够在一个足够高的平台刷存在感,本身就是利益。

    例如在这件事上,既然理查布兰和德克萨斯财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是不是可以联系一下赖斯呢?毕竟她深受老布什赏识,和布什家族一家子关系都很好,小布什的联系渠道,也就建立起来了。

    不过这都是后话,反倾销调查至少也要三个月之后才会出结果,而针倾销企业的开庭审讯至少也要半年,运作时间非常充裕。

    “停!”陈道鸣依旧是那副儒雅做派,穿着一件灰色的高领毛衣,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教室的课桌面。

    “刚刚这一段的表情不对,女孩儿上课时发现男孩儿在自己的铅笔盒中放了一盘录音带,上面又写着千万一个人听,这时候女孩儿的表情该是什么样子的?”

    林小夏还真挺怕陈道鸣的,对方一板起脸来,总有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不过最近陈道鸣对她的态度突然好了许多,虽然仍然看不到什么笑脸,至少能感觉得出来,对方是在认真教自己,而不是一开始那样,什么都让自己想。

    林小夏想了想:“从人物设定上来看,女生对男生有好感,眼神和表情应该表现出害羞和欣喜吧?”

    “啪。”陈道鸣打了个响指,“错!重点是上课时!”

    “一个学生,尤其上的还是重点中学,家里管的很严,父母严禁早恋,这些都是人物背景,在这种人物背景下,她的第一反应应该是什么?”

    林小夏心虚道:“紧张?”

    陈道鸣点头道:“说对了一半,应该是紧张和害怕中,又带了一丝期待。你刚刚的表演是怎么表演的?”

    林小夏马上道:“陈老师,我再来一遍。”

    “不行!”

    “不行!”

    “不行!”

    连续三遍之后,林小夏自己都快急哭了,陈道鸣叹了口气,“我给你示范一遍啊,你看一看。”

    刚说完,陈道鸣的神色一变,动作生涩轻柔,脸上带着纯真的微笑,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少女一样。接着,陈道鸣习惯成自然一样,随手打开铅笔盒,却突然看到铅笔盒中有一盒磁带,定睛一看,磁带上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千万一个人听。”

    陈道鸣先是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但疑惑之色连半秒钟都没有,翻手合上了铅笔盒,神色中露出意思紧张,眉头微皱,心虚的用眼角的余光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然后眼角低垂,好像想要回头看一眼,但却没敢回头的样子。

    陈道鸣恢复正常,“当然,每个人表演的方式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我已经教过你如何细化人物的背景以及如何给这个角色在脑海中进行建模。但如何根据自己给角色的建模设定这个角色的日常动作习惯,你还需要很多学习。现在我问你,我刚刚特意为这个角色增加了七个特有动作和神态,都有哪几个,你看出来了吗?”

    林小夏都看呆了,太厉害了,难道这就是影帝级别的表演?

    三个小时的表演课一会儿就过去了,林小夏觉得自己就像一块海绵,在不停的吸收着养分,她感觉自己心里有个东西蠢蠢欲动,好像马上就要破土发芽了。

    “道鸣,最近忙什么呐?刚才打电话你也不接?”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玩世不恭的声音。

    “小纲啊,我还以为谁呢,没忙什么,刚才正给一个学生上课,手机静音了。什么事?”陈道鸣喝了口矿泉水,润了润嗓子。

    冯小纲哦了一声:“没事,就是问你,海晏那部剧你接不接?”

    陈道鸣平淡道:“接吧,反正片酬给的也还行,周期也不长。”

    冯小纲一拍大腿:“得了,我还说你要是不接,正好我这儿有部戏想找你来着。”

    陈道鸣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你那个本子不行。”

    冯小纲悻悻然:“当初拍一地鸡毛的时候你可没这么说啊,再说了,海晏那电视剧本子又能好到哪儿去?还不如我这电影的本子呢。”

    陈道明淡淡道:“电影和电视不一样,拍电视剧是为赚钱养家。”

    冯小纲没词了,嘟囔了两句,“诶?你刚才说教个学生?什么学生这么大面子,还让你亲自教?”

    陈道鸣叹了口气:“张阳最近想要拍的新片的女主角,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张阳托我帮忙指导一下。”

    冯小纲说怪话:“张阳面子看来比我大,你什么时候也指导指导我的女主角啊?”

    陈道鸣无奈道:“一开始我是想推了的,后来张导也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多在这姑娘身上用点心,我也是没办法。”

    冯小刚奇怪:“张导?谁啊?”

    陈道鸣把喝光的水瓶扔进垃圾桶,“还能有谁?一谋导演呗。”

    冯小纲大为惊讶:“哎呦我去,这小女孩儿什么来头?难不成张一谋也要用她?”

    陈道鸣摇头:“不是,听张导说,这女孩儿的男朋友给他投了一百万,好像还有点什么其他的生意往来,欠着人情呢。”

    冯小纲一下就惊了:“一百万的投资?谁啊这是?泡妞够下本的。”

    陈道鸣不感兴趣:“没问,好像是什么投资公司,专门做投资的。”

    冯小纲眼珠一转,“你帮我打听打听,兄弟我现在正拉投资呢,要是有傻大款什么的,你也给兄弟介绍介绍。”

    陈道鸣一阵头疼:“你们这些导演去年和木其中谈的怎么样?他不是说要掏几个亿搞电影吗?”

    冯小纲气得直咬牙:“别提了,这帮做生意的,没一个好东西,吹的挺响,到了掏钱的时候,一个个全tm跑了,比兔子都快。诶?不会一谋也是被骗了吧?”

    陈道鸣:“好像钱已经到手了,你自己问他吧,我还有事,先这样。”

    冯小纲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嘟囔一句:“这孙子。”

    给张一谋打?不行,老谋子一贯外表憨厚,实际精明的很,这种财路不可能告诉自己。对了,张阳?嗯,就这么办了,晚上就请张阳喝酒去。

    张晨回到家时,苏文锦和张国强也已经到家了,航空公司直接从停机坪开车把三人送回家,再见到父母时,张晨发现二老都黑了不少。

    “爸妈,怎么样?这趟玩的还行吧?”张晨笑嘻嘻问道。

    五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就算是坐私人飞机,也还是有些疲劳,毕竟空中环境不比地上,苏文锦就算躺了一路,还是打了个哈欠:“挺好,飞机看着小,但真比我们来时做的大飞机舒服多了,也多亏了囡囡,要不然这一路我和你爸可真是出了洋相了。”

    “囡囡?”张晨不解。

    “哦,就是小苏,我们才知道,她小名叫囡囡。”苏文锦解释道。

    张晨摇摇头,对苏灼蕖讨中老年人喜欢的能力大为佩服。

    苏文锦换了衣服,对张晨道:“我和你爸商量好了,在呆两天就回国。”

    张晨笑道:“不在这生了?”

    苏文锦摇头:“不了,还是回国吧,环境比较习惯,而且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店里面的事也不放心,你爸那边也有一堆的工作。你弟弟还得三个多月才出生,总在这里待着也不是个事。”

    张晨拿了把小刀,给老娘削了个苹果:“无论你们选择在哪儿,我都支持,我还要在这边待一段时间,你生之前我肯定回去。”

    苏文锦叹了口气:“你忙你的吧,我和你爸都这个岁数了,说不定以后还得你照顾他。”说着,苏文锦温柔的摸了摸肚子。

    张晨笑道:“说什么呢?你和我爸现在才四十多,二十年后也才六十多岁,身体正是硬朗的时候。妈,我发现你最近这情绪变化有点快啊,前一秒万里无云,下一秒就阴云密布,怀孕综合症太明显了吧?”

    苏文锦瞪了张晨一眼,心里却很欣慰。

    之前要这个孩子的时候,两口子还担心大儿子心里会有疙瘩,但没想到儿子真的长大了,对这件事不但没不高兴,反而大力支持。

    不管以后是穷是富,家庭幸福,兄弟和睦才最重要,虽然兄弟二人岁数相差的大了写,但照这个情况看,至少以后兄弟关系不用自己夫妇二人太操心了。

    有子万事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