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27章 赠品(二合一章节,补更完毕,睡觉!)

第427章 赠品(二合一章节,补更完毕,睡觉!)

    道格看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刚想打个圆场,却感到袖口被轻拉了一下,扭头一看,母亲对他使了个眼色,道格心领神会,不再。

    芭芭拉饶有趣味的看着两人,卡马拉是民主党的希望之星,而张晨则是她这几年见到的最有天分的年轻人,这两人如果能擦出火花,远比各自有所保留所能爆发出的能量更大。

    卡马拉沉吟道:“如何争取华裔的票仓?这似乎已经被探讨过很多次了,华裔的宗族意识很强,和意裔有相似之处,所以大多数的选战都把重点放在唐人街,通过唐人街把影响力扩散到各个华裔社区。”

    张晨点点头:“还有呢?”

    卡马拉想了想:“还有就是保障华裔的平等就业机会,以及给华裔更多的安全保障,另外允诺华裔提高少数族裔的最低保障和保障性住房,尤其是最后一点,能够从少数族裔中获得大量的支持,之前威利的选战策略就是如此。”

    威利布朗前年年底刚刚当选旧金山市市长,去年一月才正式上任,是旧金山首位黑人市长,也是近几届市长中实际权力最大的一个。

    他在选战之初,就承诺提高少数族裔的就业和最低生活保障、降低犯罪率、兴建更多的保障性住房,减少旧金山街头的无家可归者。

    周国强的案子能够这么快得到审判,同威利布朗的关注是分不开的,毕竟刚刚当上市长没多久,旧金山就发生如此严重的暴力事件,严重违背了他当初的竞选承诺。

    张晨含笑道:“只是这样?”

    卡马拉沉吟不语。

    芭芭拉缓缓道:“zack,你是华裔,肯定对华裔最了解,就不要卖关子了。”

    张晨从善如流:“想要华裔让华裔成为铁杆票仓,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华裔投票率的问题。而想要解决投票率问题,就要先搞清楚,华裔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查了一下,去年华裔的有效投票率不足5%,也就是说,接近20万有投票权的华裔中,只有不到一万人投了票,加州还是华人投票率比较高的地区,像伊利诺伊这种中部州华人投票率甚至不足1%,这在全美各大族裔中都是最低的。”

    “华人为什么不投票?原因很多,政治热情不足、文化传承、民族性格、各方面的原因都有。但归根结底,使他们不怎么在乎自己的选票所能给自己带来的利益,以及所有的选举人,都没有触及华裔真正的利益点,所以,他们才不愿放弃一天的工资或一天的营业额,去投票站投那一票。”

    卡马拉忍不住道:“你说的这些我们都分析过,但华人投票率的问题是全美选战中的大难题,几乎没有人能够真正解决这个问题。”

    张晨笑了笑:“是大家都没有想去解决吧?现在两党在各地的票仓都很稳固,如果长期不投票的华裔开始投票了,那么两党还要去做华裔票仓的工作,无形中增加了竞选成本。”

    芭芭拉开口道:“你说的对,所以如果不能够从华裔得到两万张以上的选票,我们做这些事情是得不偿失的。”

    不管芭芭拉多么欣赏张晨,但她毕竟是个政客,真正涉及到选票,涉及到利益,没有一个政客是温情的。

    张晨点头道:“别急,我正要说这一点。其实不是没有人注意过华裔这个大票仓,总统先生在首次竞选前,就曾经专门来华人社区三次拜票。可惜,效果不大,所以在连任竞选的时候,他就没有再做类似的工作。”

    “刚刚卡马拉说了那么多针对华人社区的选战工作,其实都没有什么用,因为无论是威利,还是总统先生,都没有触及到华人的根本利益,自然激不起华人的投票热情。”

    卡马拉追问:“什么是华人的根本利益?”

    张晨斩钉截铁道:“教育!”

    “教育?”卡马拉喃喃道,“我知道啊,华人很重视教育,威利竞选的时候,也承诺了在华裔社区建设更多的小学和中学,可是没有什么用啊。”

    张晨微笑道:“错了,思路完全错了。”

    卡马拉聚精会神。

    张晨悠然道:“心理学上说,人最大的动力不是来自于**,而是来自于恐惧,如果“给予”不能刺激华裔的投票热情,那就用“夺取”带来的恐惧吧。”

    “夺取带来的恐惧?”卡马拉和芭芭拉面面相觑。

    “我记得在去年,通过了一份法案,要求政府招收公职人员以及公立学校招生时不能考虑族裔因素,你们应当有印象吧?”

    芭芭拉点头:“加州209法案,当时获得了州议会的全票通过。”

    张晨继续道:“法案是去年正式通过的,但在此前,加州的公立学校已经按此标准做了两年的招生工作。加州的公立大学,在去年入学新生中,华人比例从24%上升到了26%,而今年预计有可能会突破27%,非裔的比例则从5%径直下降至3%,降幅超过40%,墨西哥裔比例略有上涨,其他族裔录取比例比95年增加了3%,现在看上去似乎都在上涨对不对?但是,白人的录取率却从41%径直跌到了36%!”

    “5%的跌幅啊,如果共和党那些脑子一根筋的红脖子意识到这一点,会怎么做?”

    卡马拉心里砰砰直跳,脱口而出:“他们一定会开始反对209法案,至少会做出补充提案!”

    张晨点点头:“没错,而且他们有充足的理由,那就是平权。”

    “红脖子们自然不会直接用白人录取率下降的借口来推进平权法案在加州教育系统的逆袭,但黑人录取率的大幅下跌,却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理由。”

    芭芭拉脸色略微动容,她当了那么多年的政客,现在又已经跻身美国一流政治家族之列,岂能不知道张晨想要说的是什么?

    卡马拉眼中透出兴奋和狂热,她简直爱死这种小黑屋里商量种种政治阴谋的感觉了。

    芭芭拉沉吟良久:“不,平权法案是民主党提出的,共和党一直持反对或中立的态度,他们不会直接动用平权法案来否决209法案。”

    张晨微笑道:“确实如此,他们的确不太可能直接拿平权法案,但平权现在是绝对的政治正确,所以共和党针对209法案提出细分提案是可能的。”

    “比如亚裔细分。”

    卡马拉举手鼓掌,“zack,你简直就是政治天才。”

    “呼……”芭芭拉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张晨,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zack,这样做值得吗?”

    张晨一愣,却只是笑了笑,只是笑容中多了几分苦涩。

    芭芭拉深吸一口气:“zack的这个提议我们还需要斟酌一下,其中所涉及的层面太广,我们必须要仔细评估这个方案的利弊。”

    卡马拉急道:“芭芭拉,我认为……”

    芭芭拉断然道:“卡马拉,你现在已经进入了检察长办公室,下一任的地区检察长只要你不出错,获得威利的提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要太急,你还年轻。”

    卡马拉不敢再做争辩,但眼中的不甘之色却愈来愈浓。

    她深知,只要这个计划得到实施,只要在未来的竞选中,她旗帜鲜明的表示维护209法案在加州的实行,反对亚裔细分的推出,就能把华裔这个大票仓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无论是洛杉矶检察长还是加州总检察长,都太遥远了,谁也不敢肯定自己一定能从一个县检察官顺顺利利的爬到总检察长的位置上。

    而如果自己成为政治明星,则一切都不同了。

    进可攻,退可守,哪怕在司法系统得不到发展,一样也可以去竞选议员,对自己未来的好处太大了。

    芭芭拉没理卡马拉,正色道:“zack,我不会采用这个计划,我们之前的交易中止,但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戴安娜会提出这次反垄断调查,能不能解决,就看你自己的了。”

    没等张晨开口,芭芭拉自顾自道:“戴安娜现在的丈夫理查布兰是一名投资银行家,他创立的新桥资本在华夏的银行业有诸多投资,因此戴安娜一直以来的立场都比较亲华。但在去年,共和党的诺林伊文思就戴安娜丈夫的商业背景对戴安娜提出不信任案,搞得戴安娜在参议院非常狼狈,甚至公示了自己的财产,把自己和丈夫的财产做了分割。”

    张晨凝神道:“于是她为了避嫌,就提出了针对华夏家电行业的反垄断调查?”

    芭芭拉点头道:“是的,我私下估计,家电行业影响力大,但对她丈夫的生意却没有什么影响,也是基于这个原因,她才作为民主党的议员,提名了这次反垄断调查,其实在党内,这件事情比较有争议。”

    张晨沉吟道:“也就是说,如果想要解决这件事,还是要从这个理查布兰下手?”

    芭芭拉微微颔首:“找他是最直接的途径,虽然不可能让戴安娜撤回提案,但针对调查结果做出一些小小的让步还是不难的。”

    张晨郑重道:“芭芭拉,谢谢。刚刚抱歉了,不过,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芭芭拉露出一丝微笑:“放心吧,我的华夏男孩儿。”

    看着张晨开车离开纳帕山谷,卡马拉完全是一头雾水,忍不住道:“芭芭拉,你为什么不愿意这样做?共和党虽然一直对平权法案持反对态度,但提出一个细分法案,是完全可能的。”

    芭芭拉看了看卡马拉,叹了口气,“卡马拉,你真的还需要多积累一些经验。”

    卡马拉虽然没说什么,但面上明显有不服气表情在。

    芭芭拉掰开揉碎道:“你忘了吗?你是一个民主党,我们可以反对平权法案在加州教育系统落地,但这是因为加州本来非洲裔就不多,209法案否决了平权法案在教育中的效力,对除了黑人以外的少数族裔反而是利好的。”

    “无论平权法案是否合理,但如果我们旗帜鲜明的站出来反对平权法案,就失去了我们自己的立场,民主党将不会再有你我的容身之地,你现在只看到了这一二十万张选票,但你没看到这背后涉及的是两党理念和路线的斗争以及代表民主党铁票仓的那些人,你一旦在这件事情上表露了立场,的确可以取悦亚裔,但你失去的,是在民主党的立场。

    卡马拉悚然而惊,是啊,平权法案可以说是当前民主党最根本的理念之一,如果自己旗帜鲜明的站出来反对,民主党内部该怎么看待自己?

    卡马拉惴惴不安道:“那他提出这个提议,岂不是害了你我?”

    芭芭拉微笑道:“你还没搞明白吗?他能做出这种提议,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破绽?他的目标根本不是共和党。换言之,谁都知道,共和党即使提出修改意见,也不会使用平权的名义。共和党做提案,只是一个说辞罢了。”

    卡马拉睁大眼睛:“那他是什么意思?”

    芭芭拉拍了拍卡马拉的手臂,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你可以自己想一想。”

    道格在旁边笑了笑:“不过无论如何,他身为华裔,却出卖自己族群的利益来换取选票,如果他要是从政,一定是个好政客。”

    芭芭拉摇头道:“出卖?呵呵,你们想的太简单了。”

    卡马拉和道格相视一眼,卡马拉试探道:“你之前问他这样做值得吗,是说的这件事吗?”

    芭芭拉看了看太阳:“华裔这么多年以来,投票率都非常低,低到了让人可以完全漠视的程度,所以在美国,无论是任何政策,华裔都沾不到什么好处,哪怕在华人最多的加州,华裔也没受到什么优待。其实从两党来说,一般也乐于见到这种情况,毕竟少的这部分票仓都谁来说都是少,对双方都是公平的。”

    “但其实他说得对,华人非常注重下一代的培养和教育,你们应该能够看到,在加州的学校中,华裔和印度裔学生的整体成绩远远好于其他族群,因此在公立学校,华人的数量始终占有很大比例。去年我去华夏的时候,曾经和当地妇女儿童组织进行过交流,华夏人为了能让子女上一所好一点的学校,宁可拿出他们年收入的百分之八十来供子女读书。”

    “你们想一想,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告诉华裔,将会减少他们的子女上公立学校的录取率,他们会怎么做?这时候,如果有人站出来告诉他们,只要把握好自己手中的投票权,就能否定这项政策,他们会不会投票?”

    “华裔不投票,是因为没有体会到自己手中选票的力量。当他们体会到这一点之后,自然会重视自己手中的每一票,投票率自然就会提升,而且可能他们的投票倾向性会更加明显。”

    “这样,久而久之,华裔在美国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都会得到稳步提高,不管这条法案是否能获得通过,从长远看,都对华裔有利。”

    卡马拉犹豫道:“可是,这样一来,他的族群大多数人一定会恨死他,会认为是他出卖了华人的整体利益。”

    芭芭拉长叹道:“所以我才问他,这样值得吗。”

    随即,芭芭拉笑道:“不过,就算我们采纳了他的意见,又有谁会说是他的提议呢?没有人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说不定到时候号召华裔投票的就是他自己。”

    卡马拉拒绝了道格晚上一起吃饭的邀请,道格也只是略作遗憾,看着卡马拉开车离去。

    “妈妈,你刚刚说他的目标不是共和党?”道格还是忍不住问母亲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芭芭拉看了一眼儿子:“没让你从政是正确的。”

    道格脸一红,芭芭拉叹气道:“共和党怎么可能提出这种提案,能够提出的,只有身为民主党,却和共和党路线贴近的戴安娜,他是想让我们设计戴安娜,让戴安娜充当这只替罪羊。只不过卡马拉在这里,他没有办法明说,所以那共和党出来顶缸。”

    道格倒吸一口凉气,“难道他还想把戴安娜拉下马?”

    芭芭拉冷笑道:“这只是个赠品而已,主要目的还是我刚刚说的那些。所以我才否定了他的提议,并且告诉他戴安娜提出反垄断调查的原因。毕竟我和戴安娜配合多年,已经有了默契,最近她正是多事之秋,如果再失去党内的部分支持,可能后年的连任竞选会出问题。”

    道格惊讶的看着母亲,虽然他知道自己的母亲不是个简单地角色,但这么短的时间中,就能够洞悉这一切,还是让他对母亲有了新的了解。

    难道这就是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