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49章 艺术(第一更)

第449章 艺术(第一更)

    “将军,我们已经有一个礼拜没有吃到冰淇淋了,连可口可乐都不是原装的!听说供应给我们的骆驼香烟都在安特卫普让后方那些坏蛋批发给比利时道爷了。连我们的口香糖都嚼在那些意大利几女的嘴里,我嘴臭的都没法吻那些欢迎我们的巴黎市民了!”

    “打死我也不说!”

    “那不成啊,得按合同办哪,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谁都别想骗我下这车了……我这辈子都想跟龙虾睡一块了”……

    刘艾想起冯晓冈前两天刚刚传真给他的剧本,就觉得好笑。

    刘艾笑着和冯晓冈握了握手,“冯导你好,我是刘艾,之前我们通过电话。”

    冯晓冈礼下于人,“刘经理你好你好,真没想到这么年轻漂亮。”

    刘艾和冯晓冈客气了两句,直奔主题:“冯导,我看完了您这个剧本,确实挺有意思的,但又几个问题,还得您当面澄清一下。”

    冯晓冈点头:“客气客气,你说。”

    刘艾翻看着剧本:“据我所知,八年前就有一部电影,就是王硕编剧的顽主,其中的故事梗概和创意和您现在这部《好梦一日游》差不多,我看这个剧本署的您的名字,想问问您是不是借鉴了《顽主》的故事架构,我们不希望自己投资的电影有什么版权纠纷。”

    冯晓冈一愣,有些踌躇:“不会不会,不会有任何版权纠纷。”

    刘艾坚持:“即使您这么说,我也需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冯晓冈由于半晌:“我只能说,王硕确实参与了这部剧本的创作,而且是主创,但剧本没有署他的名,是有其他考虑。”

    刘艾有些诧异:“他同意了?”

    冯晓冈点点头,没说话。

    刘艾暗自记下来,继续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从您的剧本上看,第一组情节其中就出现了坦克集体行进的镜头。但这部片子是一部小成本电影,您的制作费用一共只有二百万不到,总费用也只有两百八十万。我打听了一下,现在找总后租坦克并不便宜,对外报价是一小时两千块一辆,这一场戏至少就要花掉20万,似乎在预估成本上,您过于乐观了。”

    刘艾这话,实际就是说冯晓冈故意低报了成本以骗取投资,不用说这个年代,就算二十年后,也一样有用低成本吸引资方进入,套牢后逼着资方追加投资的现象。

    当然,更多是那种虚报投资的,总之这里面乱的很。

    冯晓冈自然明白刘艾言语总的含义,解释道:“是这样,原本我也觉着这部戏就这场戏比较费钱,可后来我有一从小到大的兄弟,他在部队有关系,能调出来坦克,到时候请大伙儿吃一顿就行,拥拥军什么的,所以这场戏反而不需要花多少钱,最多一万块搞定。”

    冯晓冈的回答,刘艾都会认真记下来,她不会当面继续质疑冯晓冈,只会见面后再调查具体情况是否属实,因此整个过程进展的很快。

    大概半个多小时,刘艾笑道:“很感谢冯导能亲自来给我解答问题,我没问题了,写好报告后会给张总报过去,您等消息吧。”

    冯晓冈问道:“大概要多久?这片子已经开售筹备了,五月底就要开拍,没多少时间了。”

    刘艾想了想:“应该很快,一般报上去的项目张总会在当天就给一个批复意见,不过他最近在国外,回复不是那么及时,不过应该两天内吧,您等一等。”

    冯晓冈一想,两天时间而已,等等也无妨,客气的对刘艾道了声谢,说要请刘艾一起吃饭,刘艾笑着拒绝了。

    张晨看到《好梦一日游》剧本的时候正和娜塔莉在返回旧金山的飞机上,这几天学校放春假,娜塔莉在波士顿参加当地的一个电视节目,知道张晨来波士顿后很是高兴,两人去波士顿美术馆逛了逛,张晨发现波士顿美术馆也会卖一些分级不是那么高的馆藏,另外也有一些当代略有名气的画家租借美术馆的展厅摆放自己的画作,可以借机进行炒作。

    张晨买了一些华夏的玉石,玉这东西挺有意思,无论是翡翠还是和田玉,其实在国外都没什么市场,国外的博物馆或美术馆对玉也没有明显的喜好。但华夏人却对玉情有独钟,张晨买的这些明清玉,既有翡翠也有和田白玉。让张晨惊讶的是,价格居然不贵。

    当然,国内可能更加便宜,但有了波士顿美术馆馆藏的头衔,意思可就不一样了。

    除了玉,张晨还不顾娜塔莉的劝阻,买了十几幅正在美术馆炒作的年轻画家约翰柯林的画作。

    约翰柯林是最近几年在美国声名鹊起的几个年轻画家之一,但他也比较急功近利,无论是炒作还是媚俗的画法也遭到不少诟病。

    娜塔莉就很不喜欢约翰柯林的风格,认为是在物化女性,但张晨倒是挺感兴趣。

    798曾经有一段时间到处都是约翰柯林风格的复制品,张晨那段时间又正好和一个文艺女青年谈恋爱,一周跑八趟798,想不熟都不行。

    既然这哥们儿的作品以后能在798这么风行,至少买了不会赔,回国送人也还算有逼格,至不济自己留着到时候在国内开一个现代艺术馆,附庸风雅,也给国内文艺女青年多一个被泡的地方。

    尤其是一副菓女图,其中的菓女躺在床上伸出一只胳膊挑逗画面外的观众,被娜塔莉恶毒的评价为“饥渴的性瘾患者”。

    这架湾流V虽然还没正式在火种源名下,转籍手续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正式做完,但普拉察已经把飞机移交给张晨使用,为此,张晨还和普拉察签订了一个短期租赁合同。

    娜塔莉对张晨买了私人飞机这件事倒是很惊喜,毕竟少女心性,在飞机上雀跃不已,看哪里都很新鲜,看到休息室并不宽大的大床,欢呼一声仰面倒在床上。

    “居然还有床,啊!枕头和被子还是鹅绒的。”娜塔莉躺在床上咯咯笑道。

    张晨看看娜塔莉清纯的面庞和粉嘟嘟的嘴唇,不由得吞了下口水。

    “娜特,你要不要去驾驶舱看看?”绮思来得快去的也快,张晨对光溜溜的林小夏能忍得住,对和林小夏差不多大的娜塔莉一样也能忍得住。

    娜塔莉斜靠在枕头上,伸出一只胳膊,挑逗的眼神:“拉我起来。”

    张晨伸手去拉,却突然捧腹大笑,娜塔莉气道:“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张晨捧着肚子:“抱歉抱歉,你刚刚那个动作,和刚刚我买的那幅画好像,哈哈哈。”

    娜塔莉又羞又恼,扑在张晨肩上猛咬,“你才是性瘾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