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33章 时代周刊

第433章 时代周刊

    纽交所的大门外悬挂着亚马逊的标志和两面美国国旗,让所有路过的人都能知道,哦,原来今天有一家叫做亚马逊的公司在纽交所上市了。

    同样,交易大厅的敲钟台柱状栏杆上,同样悬挂着一面亚马逊的标志,说明今天的开市钟将由IPO的亚马逊敲响。

    九点,纽交所主席理查德格拉索笑容满面的出现在交易大厅,邀请亚马逊一会儿要上敲钟台的人一起去后台等待。

    贝佐斯带了公司的CFO泽达和自己的妻子麦肯泽作为亚马逊的代表上敲钟台,另外,约翰杜尔作为KPCB的代表肯定要上去,另外亚马逊还邀请了两名作家,那么还剩一个位置原本是给张晨留着的,但张晨却对汤淼淼眨眨眼,“淼淼,你去吧。”

    “啊?”汤淼淼吓了一跳,“这怎么行?”

    张晨含笑道:“我就不上去了,你现在是亚马逊的董事成员,去敲钟实至名归。”

    汤淼淼急道:“这可是你第一个IPO的公司!你怎么能让我去?”

    张晨握了握汤淼淼的手:“这是“咱们”第一个IPO的公司,亚马逊是你发现的机会,你该去享受这份荣耀。”

    汤淼淼既感动又惊讶,无论家庭背景如何,她也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即使她是宋兆明的外孙女,在这个年纪能够成为一家纽交所上市公司的董事,并且真正参与IPO敲钟,在国内也是绝无仅有的。

    要知道,这是一个真正的太子,都在给外企打工当副总裁的年代,在九十年代的现在,华夏和世界资本之间的差距,远比想象还要大。

    在现在,华夏和美国之间的GDP差距,接近十倍,美国八万一千亿美元的名义GDP,而华夏则只有区区八千五百亿美元的GDP。

    如果说GDP总额的数字太大,让人不容易想象,那么,人均GDP则是更加恐怖的差距。

    刚刚过去的1996年,华夏人均GDP——704美元。

    美国人均GDP——30540美元。

    1:44的差距。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一直到二十一世纪最初的十年,国内美分公知的声音叫得最响,而他们的民众支持度也最高。

    差距大得让人绝望。

    而且越是精英阶层,就越能全方位的感受到这种差距,也就越绝望。

    从某种意义上说,华夏三十年的经济奇迹,并不是西方以精英为主导的崛起模式,而是一群并不是那么聪明、眼界也没有那么开阔的普通人在盲目乐观的情况下创造的。

    有时候,并不是知道的信息越多,越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汤淼淼虽然并不媚外,也没有那么强的野心,但也清楚能够在纽交所上敲钟台对于一个华夏人来说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尤其这还是火种源所投资的项目中,第一个IPO的,更是对张晨具有非凡的意义,张晨却把这个机会让给自己,让汤淼淼更是情难自已。

    张晨看贝佐斯等人都在等他们,催促道:“赶快过去吧,别让人家等太久了。”

    汤淼淼咬了咬下唇,踮起脚尖在张晨脸上亲了一口。

    张晨看着快步走向后台的女孩儿,脸上泛起一丝笑意。

    敲钟当然很重要,但对于自己来说,未来敲钟的机会有的是,除了对汤淼淼心存愧疚想要补偿的因素外,也是因为,这次敲钟,除了“第一次”这个因素外,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没有太大意义。

    无论亚马逊未来有多伟大,它也不是自己的心血,自己对亚马逊没有感情,如果上市的换做是Matrix或网艺甚至是外星人,张晨的感受自然又会不一样。

    重要人物都去了后台,场内的记者自然把目光投向了张晨,张晨也没拒绝记者们的采访,满面笑容的说着场面话。

    张晨看了看表,已经快要九点半了,记者们也都从张晨身边散开,各自找好位置,准备拍摄敲钟时的画面。

    “Zack,我是时代周刊的记者理查德斯坦格尔,近期不知你有没有时间,我觉得我们可以聊一聊。”张晨一回头,看到一名笑容满面的中年男子站在自己身后。

    张晨颇感惊讶,虽然他也知道他的名字和传奇故事最近在某些领域已经被很多人开始知晓,甚至互联网上有了好几个假冒自己个人网站的站点出现,但能够让时代周刊对自己产生兴趣,张晨还是有些感到不可思议。

    “你是说,要给我做个专访?”张晨疑惑的问道。

    斯坦格尔笑容满面道:“没有那么正式,只不过是聊聊天,我在做一期关于互联网即时通讯软件的专题,你是ICQ的创始人之一,而ICQ又是即时通讯软件的先行者,最近微软开发了自己的即时通讯软件,另外还有很多创业公司也在涌向这个市场,我希望听到更多专业人士的看法。”

    张晨了然,果然还是ICQ,自己卖掉ICQ已经有三四个月了,但在传统媒体当道的今天,三四个月正是媒体和舆论发酵的时间,可以说,这个新闻的热度还没有完全散去,现在只要提起ICQ,仍然大部分人会想到Zack这个名字。

    张晨想了想:“我会让我的助理查一下日程安排,你把联系方式留给我,我会让她和你联系,不过,可能采访要在加州进行,我这几天有可能随时回加州。”

    斯坦格尔的笑容很有特点,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皮笑肉不笑,一开始张晨以为对方太虚伪,后来发现不是,完全就是因为斯坦格尔不会笑,所以显得笑容很僵硬。

    “好的,我这篇稿子的确需要采访更多硅谷精英,你回程的时候可以通知我,我定相同的航班,也许在飞机上,我们就能把采访做完。”

    张晨随口道:“哦,既然如此,你就不用订机票了,我会让助理找你要身份信息,我包了一架公务机,你要是愿意,可以和我们一起。”

    斯坦格尔目光闪动,没想到这个少年这么快就已经开始适应了亿万富翁的生活,作为时代周刊最受欢迎的记者之一,斯坦格尔的专业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他敏感的发现了这个少年身上的冲突性,也许,自己可以从他身上挖出更多的素材,写一篇高质量的访谈。

    正在这时,四周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不止记者,就连场内1366名交易员也都抬头望向敲钟台方向。

    在格拉索的引领下,亚马逊的敲钟团登上了敲钟台。

    还有五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