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31章 猫

    上次张晨来纽约的时候,就考虑过在曼哈顿购置一套房产,尤其是看到曼哈顿现在的房价比旧金山还要便宜一点的时候,更是心动。

    旧金山的房价,更类似于前世的鹏城,由于硅谷的存在,大量高科技企业聚集,从而汇聚了大量高收入人群,推高了房价。

    而纽约,则更类似于京都。

    虽然纽约没有政治文化中心的功能,但纽约、曼哈顿,是整个世界的经济中心,这里有华尔街、纳斯达克、纽交所,有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银行家,是美国真正上流社会的聚集地。

    曼哈顿的房屋市场上很少有类似美国其他地区常见的独立屋,大多都是公寓和受政府管制租金的出租屋。而公寓从产权性质上,又分成两种,一种是产权公寓(condo),另一种则是合作公寓(Co-op)。

    合作公寓就是业主购买到的不是公寓某个单元的产权,他们实际上是拥有了整个公寓的一部分股份,并拥有长期“租赁使用权”,这部分占了曼哈顿整个公寓买卖市场的70%以上。

    但并不意味着产权公寓在曼哈顿就没有市场,张晨找当地人了解了一下,自从九十年代初的房地产泡沫后,近几年纽约的房产价格已经开始逐渐回升,而涨的最快的,还是独立产权的Condo。

    张晨的第一目标当然是上东区,这里已经成为超级富豪的代名词,能够在上东城拥有大宅的,几乎都是美国社会真正的精英人物。

    上次来纽约时在上东区看了看,发现上东区的房子看上去虽然不贵,至少比二十年后的京都便宜,但买不到啊,几乎没有符合张晨心理标准的房源。

    其实也能理解,在这地方有豪宅的主,也不指望这套房子赚多少,如果卖了,搬离上东区,基本上就意味着家道中落。

    无论华夏还是美国,抑或房价已经冲破天际的法国巴黎和英国伦敦或东瀛东京,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房产都是最能代表阶级地位的身份名片。

    刚刚在世贸大厦楼顶,看到川普大楼尖顶的时候,张晨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在川普大厦搞一个单位?川普大厦(Trump tower)和川普大楼(Trump building)都在曼哈顿,是两座不同的摩天大楼。

    川普大楼的前身是大通曼哈顿的总部大楼,在华尔街四十号,建成于三十年代,是当地的地标建筑,曾经短暂成为过世界第一高楼,被川普买下后改了名字,叫川普大楼。

    而川普大厦则是在第五大道,中央公园南边一点,建于八十年代,川普的办公地点就在这里,他自己家也住在这里。

    川普是一名成功的地产商,光是在曼哈顿,就至少有两座已经建成,一栋在建的摩天大楼。

    除了以他名字命名的这几栋楼外,在曼哈顿,川普还在十余座摩天大楼中具有股份或享有权益,其中包括世贸大厦双子塔建成前纽约的最高建筑——帝国大厦和位于第六大道的美洲大厦。

    虽然这里住起来肯定不如上东区的豪宅舒适,但张晨本来也没打算常住纽约,如果说交通的话,川普大厦的交通甚至比上东区还要便利。

    在曼哈顿买房子,尤其是合作公寓,大多需要预约,需要填写很详细的个人资料,并且提交资产证明和身份证明供业主委员会批准,而且还要通过面试,才可以入股。

    张晨了解后,就知道想要这两天在纽约把房子的事情处理掉是不可能了,只好象征性的填了一份资料,扔给对面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售楼人员,和汤淼淼两人离开了川普大厦。

    汤淼淼对这个结果倒是很开心,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汤淼淼看了川普大厦的大堂后就非常不喜欢这栋建筑,太土了。

    张晨挠挠脑袋,确实,他看了之后多少也觉得土了点。

    川普大厦的内装可以称得上富丽堂皇,可就是太黄了,到处都是土豪金和暗金的配色,浮夸的一塌糊涂。

    用汤淼淼的话说,是完全把赌场的装修放进了办公楼。

    想想川总那个性格,喜好这种风格的装潢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既然来了百老汇,音乐剧是肯定要看的,两人随便找了个快餐店吃了点东西,看时间差不多了,手牵手来到不远的冬园剧院(winter garden)。

    张晨让人买了两张这些年来一直大火的音乐剧《猫》的票,第三排中间位置,应该算是一个看剧的黄金位置了。

    进了剧场,张晨才发现,剧院并不大,舞台也很小,观众的坐席也只有十几排,幸好没买二十美元一张的后排票,否则真的看不清演员脸上的表情。

    《猫》一开场,就把张晨震住了。在前世,张晨也去国家大剧院附庸风雅的看过几场舞台剧,但百老汇的演出毕竟是世界级的,开场时几十双闪亮灯光模仿黑暗中群猫的眼睛,就让张晨有些毛骨悚然,接下来三十多名演员的逐一出场和集体合唱则让张晨的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格格”汤淼淼捂着嘴忍俊不禁,张晨奇怪,低声问道:“怎么了?”

    汤淼淼指着台上排成三排、穿着猫服的演员低声笑道:“你看刚才那个靴子掉下来的时候,他们突然就都不唱了,隔了没半秒钟,唱的比以前更欢,挑衅的样子像不像咱家的辛巴?”

    张晨一看,还真是,也低声笑了半天。

    最富雄性魅力的公猫兰格塔塔出场后,气氛被彻底炒热,这时音乐和灯光一变,被猫群嫌弃的老猫格里泽贝拉迈着踉跄的脚步、衣着破烂皮毛凌乱地第一次出现在舞台上。

    每只猫都嫌弃它,甚至害怕和它接触,整个舞台气氛变得有些阴森和压抑。

    但扮演格里泽贝拉的演员一开口,现场的观众先是开始窃窃私语,紧接着想起稀稀拉拉的掌声,最后汇聚成为震天的欢呼声和口哨声。

    张晨和汤淼淼非常惊讶,这在舞台剧中是很少见的情景,一方面,在舞台剧中观众发出声音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另一方面,演员刚刚开口,还没看出来表演的怎么样,为什么观众就会喧嚣起来?

    “伊莲佩姬!伊莲佩姬!”有几个狂热的观众甚至高喊演员的名字。

    张晨拉住身旁一直兴奋鼓掌的三十多岁的小胡子观众,“请问发生了什么?”

    小胡子一边鼓掌一边兴奋道:“你不知道吗?这是伊莲佩姬!音乐剧女王!真没想到今天她会出现!她都已经两三年没演过这出剧了!今天运气真的太好了!”

    张晨恍然,来美国这么久了,伊莲佩姬的名字不说如雷贯耳,也是大名鼎鼎。

    音乐剧女王、百老汇女神、世纪歌姬、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回忆等经典曲目的原唱者,这些都是她身上数不清的头衔之一。

    舞台上的伊莲佩姬也暂时中断了演出,向观众鞠躬,待观众的掌声稍微平息,才继续开始表演。

    虽然有这段小插曲,但演员精彩的表演仍旧把观众拉回到剧情和优美的唱腔中。

    张晨和汤淼淼不由得感叹百老汇制作的用心,进场会有穿着猫服的演员从观众席中蹿出,把汤淼淼吓了一跳。

    最终,猫群打败了麦克维蒂,到了决定哪只猫可以去天堂获得重生的时候了,音乐声想起,伊莲佩姬再度出场。

    《猫》这部剧的核心,就是重生,猫群会选出一只猫,这只猫可以上天堂,获得重生的机会,而格里泽贝拉,就是最想要获得重生机会那只猫。

    “午夜,街上寂静无声;是否月亮也失去了她的记忆;她只能独自微笑;路灯下;落叶在我脚下堆积;而风儿,也开始哀鸣;每一盏街灯似乎都在发出宿命的警告;有人窃窃私语,街灯明灭不定;而黎明,即将到来。”

    “回忆,都被遗留在月光里;我仍能对过去的日子微笑;那时的我曾经多么美丽;我记得那些与幸福相伴的时光;让回忆,再度复苏。”

    “日光!我必须等待阳光出现;我必须思考一种新的生活;而且我不能屈服;当黎明到来;今夜也将成为一段回忆;而新的一天也将开始。”

    “烟雾弥漫的日子;清晨腐败冰冷的气息;街灯熄灭,又一个夜晚逝去;新的黎明即将到来;靠近我吧;离开我是如此的容易;就让我独自留在回忆里;回忆那些阳光明媚的日子;但如果你靠近我;你就会了解什么是幸福。”

    “看,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伊莲佩姬的名曲《回忆》在如流水般的伴奏中缓缓响起,剧场内一片安静。

    重生……

    猫的重生是欣喜的,是新希望的开始,人呢?

    张晨已经泪流满面。

    冬园距离华尔道夫并不远,在汤淼淼的提议下,两人没有坐车,而是散步往回走。

    “你说格里泽贝拉重生后,会得到她想要的幸福吗?”汤淼淼突然问道。

    张晨一愣,犹豫道:“会吧……”

    汤淼淼皱皱鼻子:“你看剧看得那么入神,也没明白啊?”

    张晨怔了怔,突然道:“会。”

    汤淼淼脸上露出疑问的神色。

    张晨坚定道:“会,一定会!不止他能得到幸福,他也会让身边的人一起得到幸福。”

    汤淼淼不解的看了看张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