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16章 副作用(第一更)

第416章 副作用(第一更)

    沃尔夫直到被CIA的人接走,脑子都是木的。

    三天了,从他潜入张晨家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天的时间,有几次他都忍不住对在地下室看守他的安保人员抗议这是非法拘禁,但根本没人理他。

    不管他大喊大叫也好,还是苦苦哀求也罢,始终没有人和他搭一句话。

    还是那句话,未知的恐惧才是最大的恐惧,当CIA的人出现在他面前出示了证件把他带走时,他居然松了一口气——总算解脱了。

    虽然他明白,CIA的出现,意味着自己的工作肯定保不住了,有可能还会进监狱,但无论如何,毕竟心里算是踏实了。

    想到这里,沃尔夫居然轻笑了一声。

    沃尔夫看了看坐在身旁的两个同事,随口问道:“你们是那个部门的?管理处?”

    两名穿着黑西装的CIA依旧是一副扑克脸。

    沃尔夫笑了笑,抬头看了看窗外,不由得心中一动。

    为什么朝港口方向走?

    沃尔夫心中一紧,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又有了一些忐忑。

    沃尔夫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们带我去哪里?不是应该去机场吗?”

    前面副驾驶的黑衣男子突然回头冲他笑了一下,沃尔夫魂飞魄散,“桑德罗!你们是行动处的!?”

    他刚想挣扎,右边的CIA用双臂把他紧紧箍住,同时左边的CIA飞快的按住他的脖子,沃尔夫只觉得颈项间一针刺痛,骇然之下发现对方手中拿着一支注射器。

    随着注射器抽出,沃尔夫觉得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你、你们……”

    洛杉矶,比弗利山庄酒店。

    史曼卿最近真是春风得意,宁薇近期都不在美国,从夏威夷回来后就又去了欧洲,说是参加了一个珠宝鉴定的培训班。

    近期宁薇对史曼卿越来越信任,他能动用的资金量大了很多,上下其手之间,宁薇的钱不知不觉中也被他搞到不少。

    史曼卿拥着一个年轻亚裔女子走进酒店大堂,“茱莉亚,你就放心吧,王影的这部戏,有我在,最少保你一个女二号。”说着右手已经摸在了年轻女子的**上。

    年轻女子脸一红,楚楚可怜道:“史老师,别这样。”虽然嘴上说不,但却和史曼卿贴得更紧了一些,玲珑有致的身材让史曼卿不由得食指大动。

    “嘿嘿嘿”史曼卿银啸几声,感觉自己的弟弟已经蠢蠢欲动,带着年轻女子就来到了电梯间。

    年轻女子红着脸道:“史老师,你这是准备带我去哪儿啊?”

    史曼卿摩挲着年轻女子细嫩的腰肢,“我房间啊,我给你说说戏。”

    年轻女子咬了咬嘴唇:“这不好吧?要是让你夫人误会了怎么办?”

    史曼卿嘿嘿笑道:“她不管我工作上的事儿。”

    年轻女子露出天真的表情道:“你夫人对您真好。”

    史曼卿一边搂着年轻女子上电梯,一边贴近女子耳边:“再好也没你好。”

    “讨厌了啦~”年轻女子娇嗔道,“不理您了,净会拿人家开玩笑。”

    史曼卿不由得大乐。

    到了七楼,掏出客房钥匙打开房门,史曼卿早就按耐不住,一把抱住年轻女子就啃了起来,一双手在女子身上乱摸。

    女子费力推开史曼卿,脸色通红,风情万种的瞥了史曼卿一眼,飞快道:“我先去洗澡。”

    史曼卿乐道:“一起洗,一起洗。”

    年轻女子抛了个媚眼:“才不要呢~”转身跑进浴室。

    史曼卿心急火燎的脱了衣服,想了想,没着急进浴室,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蓝色的小药丸。

    这是一种还没上市的新药,还是他高价在黑市上买的试验药,辉瑞开发的,据说一开始是一种治心脑血管疾病的特效药,结果做临床试验的时候,发现实验组的病人都不愿意把剩余的药交回制药公司。

    仔细一问,辉瑞发现,这种叫做西地那非的试验药居然对男性的那方面作用很大。

    其中也有部分试验药流入黑市,甚至被炒到接近一百美金一粒,这几粒花了史曼卿五百美金。

    如果要是一般的女孩儿,他也舍不得喝,但面对最近在国内声名鹊起的年轻女明星,史曼卿征服欲空前强大,一定要让对方臣服在自己胯下。

    浴室里面花洒的声音不停的传来,一片氤氲中,年轻女子肆意展露着自己美好的身躯,她知道,这个老色鬼一定会忍不住进来,因此虽然不知道他是否在偷看,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诱惑。

    过了十分钟,年轻女子白嫩的皮肤都被热水冲得有些发红,史曼卿却还是没有推门进来,年轻女子心中不由得有些纳闷。

    她不止对自己的身体有自信,对自己看人的眼光更有自信。

    她一眼就看出史曼卿这种人既有色心又有色胆,绝对不是那种犹豫不决的人,从他贪婪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他对自己觊觎已久,自己也钓了他这么长时间,才让他得偿所愿

    又过了几分钟,年轻女子实在觉得不能再冲下去了,再冲,皮都快冲掉了。

    年轻女子拿起浴巾,仔细的把身体擦干,摘下浴帽,用吹风机吹了吹头发,从自己的化妆包中掏出一小瓶香水喷在空中,静待了一两秒,感受到香水雾气的丝丝凉意,这才把浴巾围在胸部三分之二处,走了出来。

    “史老师?史老师?”年轻女子叫了两声,客厅里没人,走进卧室,还是没人,“奇怪,人呢?”

    等了二十分钟,史曼卿还是没出现,年轻女子拿起客房的电话,给史曼卿的手机拨了过去。

    “关机?什么情况?玩儿我?”年轻女子觉得自己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受到很大打击,还没有哪个男人能在自己面前,马上就要提枪上阵的时候不告而别的。

    再打,还是关机。

    “艹,这是哪儿?”史曼卿抹了抹脸上的水,清醒过来,迷惘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之前自己在干什么来着?哦,对了,正在和李雨菲开房,喝了一粒自己买的黑市药,正想进浴室,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史曼卿觉得自己眼珠暴胀,头痛欲裂,“艹,难道是药的副作用?”史曼卿迷迷糊糊的琢磨着。

    卖自己药的那个小子,别让老子抓到,敢用假药骗老子,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但是自己为什么躺在地上?这里又是哪?怎么晕晕乎乎的?好像身体一直在晃。

    “查尔斯史,代号多尔,既然你已经清醒了,现在开始回答我的问题。”一个傲慢的声音从头顶上方响起,艹,谁啊,和自己这么说话。

    “!!!代号多尔?”史曼卿一下子反应过来,是谁?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

    史曼卿浑身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