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09章 猫与鼠(第一更)

第409章 猫与鼠(第一更)

    董事会要开两天,第一天结束后,都是国内来的人,一个老外也没有,自然要按照国人习俗大吃大喝一通。

    就连不怎么喝酒的吴英和路宏亮,两人都喝了不少。

    喝酒嘛,不管什么地位的人,喝多了都一样。路宏亮红着脸大着舌头搂着张晨直叫哥,把张晨搞的啼笑皆非。

    对吴英和路宏亮两人的人品,张晨自然是认可的,一方面两人是经过时间考验的有口皆碑,在后世都是被交口称赞的角色。

    别看吴英现在和张晨路宏亮之间嬉笑怒骂,毫无架子,这是现在几方地位相当,甚至吴英隐隐是其中位置最低的一个。

    但吴英在后世,可是当之无愧的大佬,即使思达康完蛋了,江湖地位也丝毫未受影响。

    在后世,“二马”之间龃龉不断,遇到双方都难以开解的矛盾时,能够摆平二人矛盾的和事佬,只有吴英。

    要知道,这两人之间的和事佬可不是谁都能当的,既要实力雄厚,又要在圈子中有一定的地位名望,说是德高望重一点也不夸张。

    至于路宏亮,就更不得了,路宏亮的人品,不只是和他交往过的朋友,就连思达康的员工,都对他交口称赞。

    这种称赞,不同于华威员工对任正飞当成神一般崇拜的心悦诚服,而是发自内心的认同:老路是个能人,也是个好人。

    举个例子,思达康从创立一直到衰败,哪怕到了小灵通已经退市的2015年,路宏亮都是尽己所能,给员工最好的待遇。

    从公司运营的角度上讲,路宏亮未必是一个精明的管理者,但却是一个能让所有人交心的朋友。

    对于张晨来说,路宏亮的管理水平并不是最重要的事,重要的是,有这样一个人在董事会,哪怕他站在你的对立面,你也能把他当成战友,把后背交给他。

    就拿这次软银想要入股来说,路宏亮是董事长,虽然张晨是大股东,但思达康创始团队在董事会的票数是绝对多数,完全可以强行通过。

    但路宏亮还是坚持和张晨沟通,取得一致意见后,再和孙正义协商,可谓是堂堂正正。

    所以张晨也不为己甚,答应路宏亮会和麦戈文商量卖出股份的事情。

    麦戈文对这五千万的投资本来就非常担心,如果麦戈文同意卖给软银,赚这2500万美元,张晨也不会阻拦。

    而且,张晨还提示了路宏亮和吴英,如果卖了股份,小心后悔。

    至于他们听不听,张晨就不想干涉了。

    毕竟软银入股,对火种源来说也是好事。

    张晨也稍微喝了一点,但没喝太多,毕竟在美国,未满21周岁喝酒属于违法,其他人也没太敢劝。

    几个人没喝白酒,喝的都是五十年以上的路易十三,这个年代,正是崇洋媚外最严重的时候,哪怕这几个人都有在国外生活的经历,也不例外。

    弗兰克开车载张晨回家的时候,受酒精的影响,张晨情绪也有些亢奋,在车上给林小夏和汤淼淼各打了一个电话,后来想了想,给娜塔莉也拨了一个。

    娜塔莉接到张晨的电话还是蛮高兴的,毕竟张晨很少主动给她打电话,两人现在更习惯在ICQ上沟通。

    说到ICQ,张晨完全不明白史蒂夫凯斯怎么想的,或者这哥们儿真的就不是搞产品的料,ICQ都已经推出到2.35版了,以前那个简陋的留言功能到现在也没完善。

    ICQ还是只能在服务器上保存二十四小时的离线讯息,超过这个时间,只能看到对方给自己发了信息,但根本看不到内容。

    难怪ICQ在美国搞不过MSN,就算凯斯家大业大,对一个软件不可能亲力亲为。但AOL就这种管理水平,能搞得过才有鬼了。

    张晨下车后,刚想开门,暗中保护他的安保组长托马斯马哈面色严肃的出现在他面前。

    “有事?”张晨挺奇怪,托马斯知道自己不习惯身边跟着一群人,因此很少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

    “先生,有件事情我必须向您汇报。”托马斯面色凝重。

    张晨掏出钥匙:“进来说。”

    托马斯拦住张晨正要开门的手:“不,在这里比较好。”

    张晨一愣,也收起笑容,“怎么回事?”

    托马斯沉声道:“今天我们护送您到洛思阿图斯的路上,发现有一辆车在跟踪您的车,一开始我们认为只是偶然,但也对这辆车提高了警惕等级。我们发现,在您开会期间,这辆车的车主一天之中换了三辆车,虽然每次停的地方不同,但从他停车的位置都能观察到您是否已经离开。”

    张晨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托马斯继续道:“在今天回来的路上,这个人又驾驶第二辆车出现了,虽然和您的车距离较远,但行驶路线近乎一致,我们有理由相信,有人在跟踪您。”

    张晨沉声问道:“你能确定真的是跟踪吗?”

    托马斯坚定的点点头:“我在摩萨德的行动队服役超过八年,我可以确信是跟踪,并且跟踪者受过相当程度的专业训练,跟踪技巧完全是教科书级别的,但也正因如此,我们能够判定,对方应当有官方背景。”

    张晨皱了皱眉:“是官方?FBI?”

    托马斯摇头:“我是说官方背景,但未必是官方。美国有大量特工退休后从事私人侦探行业,也有部分人加入犯罪组织,很复杂。”

    张晨追问:“能查到跟踪人的具体信息吗?”

    托马斯摇摇头:“在美国我们现在暂时只能从官方渠道获得消息,我们可以查一查,但对方既然这么专业,能查到的可能性不大。今天我已经让信息组的同事查了那三辆车的信息,车主都不相同,顺着车的信息继续查下去,意义不大。”

    张晨沉思道:“你的建议是什么?”

    托马斯郑重道:“我建议立刻提升你的安保等级,至少要有两人对你进行贴身保护,同时为您的家人和朋友增加两个安保小组,这样才能把危险降到最低。”

    张晨想了想:“你们平时距离我有多远?”

    托马斯老实答道:“我们保护组平时有四个人长期跟您,剩余两人是支援组,我们要求在公众场合,至少有一个人在您十米的范围内。”

    张晨惊讶道:“这么近?我从没发现过。”

    托马斯露出一丝笑意:“这就是我们的专业性,先生,要知道,您现在是贝尼塔尔的老板,如果不派最精锐的员工来保护您,说不定会被扣工资的。”托马斯难得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

    “而且我们最精锐的成员,都是摩萨德的精锐,在这方面,世界上没有几个安保公司能做得到。”说到这里,托马斯的语气充满了骄傲。

    张晨拍了拍托马斯的肩膀:“辛苦你们了,虽然你没说,但我能感觉到,能做到这样,你们必然下了很多功夫。不过,不用对我贴身保护了,保持目前的状态就好。”

    托马斯急道:“先生!”

    张晨摆摆手:“既然对方现在只是跟踪,你又说可能是官方的人,就不要打草惊蛇,我们看看到底是谁在打什么主意。”

    托马斯面色严肃:“先生,我们的使命就是保护您的绝对安全,现在出现了危险信号,按照规定,必须提高您的安保等级。”

    张晨点点头:“你说的对,这样吧,在外围加派一组人手,要隐蔽和侦察能力强的,不要让对方发现。同时观察一下暗中还有没有其他人,这很重要。”

    托马斯明白张晨在想什么,其实从心里他也并不认为情况已经如此危险,从目前看,对方没有攻击意图。以他的经验,对方是商业间谍的可能性最大,但身为张晨的安保组长,在张晨面前自然要把一分危险说成十分,把自己的三分关心夸张成百分。

    就算做安保,也是混职场啊,混职场,不讨好老板,不是找死吗。

    托马斯严肃道:“好,我明白了,不过请您务必小心。对了,明天我会安排人对您的居所和公司进行全面检查,检查有没有窃听装置或其他设备,确保所有的信息都不会外泄。”

    张晨笑了笑:“不,如果真的发现了,就留着,不要打草惊蛇,但合理布控是要的,最好能抓到现行。”

    托马斯笑道:“您看起来很兴奋。”

    张晨哈哈大笑:“辛巴抓老鼠和鸟的时候,从来不会把对方一口咬死,玩腻了的时候,老鼠已经快死了。”

    托马斯跟着笑了两声。

    “老鼠,是谁呢?”张晨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