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05章 豪夺(第一更)

第405章 豪夺(第一更)

    吴英把毛巾搭在头上,闭着眼睛,老神在在的道:“钱能通神,更能通官。人家拿出十分之一来,比你在美国折腾这么多年赚的都多,你啊,还是认命吧。”

    半天没听到薛碧羣说话,吴英不由得拿下毛巾,扭头看了一眼薛碧羣。

    薛碧羣额头青筋冒起,面目狰狞,双眼发射出兴奋的目光。

    “老花?你没事儿吧?”吴英心道,这tm是怎么了?丫不会被气得脑梗了吧?

    薛碧羣摇摇头,嘎嘎笑道:“两亿?艹,看来这还真是笔大买卖。”

    吴英被薛碧羣阴恻恻的语气吓了一跳:“你想干嘛?”

    薛碧羣发出饿狼一样的眼神:“真没想到啊,这么个小崽子,居然有两亿美金,嘿嘿。”

    吴英疑惑的看了一眼薛碧羣:“怎么感觉你又想耍什么阴招呢?”

    薛碧羣目光闪动,笑了两声:“没事,就是感叹啊,看看人家,来美国没多久,啧啧,两亿。”说罢岔开话题,“英子,既然你不愿意要这黑妞,哥哥我也就不让你了,春宵一刻值千金,那我就自己享用了啊。”

    吴英站起身,用毛巾擦了擦脸:“小心肾虚,我先回房睡觉了啊,对了,明天把你的车借我开一天。”

    薛碧羣搂着两个外国妞,一步三摇的往楼上走:“行啊,车钥匙就在门口玄关,你明天自己拿,我也撤。”

    吴英总觉得薛碧羣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哪里怪,摇了摇头,也跟着回到了房间。

    薛碧羣回到自己的卧室,听了听门外的动静,从挂着的衣服中翻出钱包,从钱包里翻出四百美元。

    “你们两个,一人两百。”薛碧羣把钱递给两个女孩儿。

    其中那个拉丁裔的女孩儿瞪大眼睛,揽过薛碧羣的胳膊:“查尔斯,你太大方了,完事给也可以,你居然先给一半,放心吧,我会让你舒服的。”

    薛碧羣把胳膊从拉丁女孩儿怀中抽出来:“宝贝儿,我今天晚上临时有事,你们走吧。”

    两个女孩儿相视一眼,黑人女孩儿气愤道:“你耍我们吗?说好四百美元,怎么只给一半?”

    薛碧羣像轰苍蝇似的,翻脸道:“我还什么都没干呢,给你们一半不错了,滚滚滚,赶紧走。再不走我报警啊。”

    拉丁女郎狠狠地盯了薛碧羣一眼,“son of bitch。”

    薛碧羣把两个女孩儿轰出门,“艹,你们就是bitch。”

    看两个女孩走后,薛碧羣来到书房,拉开书桌的抽屉,抠开底板的夹层,从里面取出一个手机,里面完全没有任何通话记录和通讯人。

    “多尔(Dhole),我不是告诉过你,没有紧要的事情不要打这个电话!?”电话中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薛碧羣压低声量,笑嘻嘻道:“沃尔夫,当然是紧要的事,有一笔大生意,我们一起做,怎么样?”

    “上帝。”电话那边被称为沃尔夫的男人呻吟了一声,“多尔,不要再把我牵扯进你那些烂事之中,我们只是工作上的关系。”

    薛碧羣低声笑道:“真的吗?上一次的三百万美元应该已经在你老婆的账户里了吧?”

    沃尔夫也压低声量:“你在威胁我?”

    薛碧羣呵呵道:“我是在拉你一起赚钱。”

    沃尔夫拒绝:“多尔,我真后悔做了你的上线,上次我就跟你说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也得到了你想得到的,该收手了。”

    薛碧羣悠悠道:“两亿美元。”

    沃尔夫一愣:“你说什么?”

    薛碧羣捂着话筒低声道:“两亿美元,这次我给你三成,只要你配合我就好。”

    沃尔夫明显被这个数字吓到了:“多尔,你是不是疯了,两亿美元?想要动一个亿万富翁?”

    薛碧羣冷笑道:“如果这个亿万富翁不是美国人,而且又是个暴发户的话,为什么不呢?”

    电话那边传来沃尔夫的呼吸声。

    “说说具体情况。”沃尔夫的语气恢复了平静。

    薛碧羣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他知道,对方既然和自己干了第一笔,就必然会答应继续做。

    “这个人叫Zack,Zack Chang,华夏籍,今年十八岁,去年年中的时候第一次来美国,待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和其他几个人做了一个软件,叫ICQ,没听说过?哦,不要紧,总之这个软件被AOL收购了,他也赚了两亿美金。”

    “后来他又投资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也是华夏人在美国开的,他这次来,是过来参加这家公司的董事会。”

    “你是说他的软件卖了两亿美元?”沃尔夫咋舌不已。

    薛碧羣哈哈笑道:“现在这些搞互联网的有多疯狂你看报纸也能知道,那个什么雅虎,我都没上过几次,现在居然市值过百亿,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沃尔夫沉吟了一下:“继续,他的身份背景?”

    薛碧羣笑了笑:“我半年前通过华夏国内的朋友查过他的档案,他的父母只是华夏普通的上班族,没有任何背景。仅仅半年时间,我不相信他能在美国建立多么强大的社会关系。尤其中间他大多数时间还都在国内。我国内的朋友刚刚和我说,这个小子当初应该是九月初回的国,他在九月和十一月都在国内见到过他,证明他没在美国太长时间。”

    沃尔夫冷静道:“你说的这些都是推测,我需要确实的信息。”

    薛碧羣道:“这是你的工作,如果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干,为什么要给你三成?”

    沃尔夫沉默了一会儿:“好吧,不过我需要一周的时间。”

    薛碧羣不满道:“这么久?你们不是全世界最大的情报机关吗?”

    沃尔夫怒道:“你难道让我向处长打报告,说要调查一名亿万富翁吗?CIA没有这个权利,只能让FBI接手,你想这样做吗?”

    薛碧羣耸耸肩:“好吧,不过要尽快,我不认为他值得我们这么小心。柳波被你带到审讯室不到十分钟,就已经软了。我了解华夏人,他们很怕你们这些……“机构”。”

    沃尔夫闷声道:“总之,在我给你回复之前,不许轻举妄动,否则出了什么问题,我不会承认。”

    薛碧羣笑道:“当然,沃尔夫,只要我们做成了这一单,你就可以拿着六千万美元退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