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92章 活得长最重要(第二更)

第392章 活得长最重要(第二更)

    听了张晨的解释,苏灼蕖仍旧感觉不可思议,“你说为了减税?就算按照直线折旧法8年计提全部折旧来算,一架你说的那种四千万美元的私人飞机每年要提掉五百万美元的折旧,用来冲抵五百万美元的企业所得税至少火种源美国部分的盈利要超过一千六百万美元,火种源哪来的这么多盈利?”

    话一说出口,苏灼蕖就反应过来,怎么会没有这么多盈利?光是icq一单,张晨就赚到两个多亿美元,虽然她不知道张晨还有其他哪些业务,但总归一年在美国盈利一千五百万美元还是妥妥的。

    张晨没理苏灼蕖的质疑,反而抱怨道:“苏姐,你该换车了啊,这破车的离合怎么这么难踩啊,方向盘死沉不说,离合怎么这么难踩啊?你换个自动挡的车不行么?”

    苏灼蕖白了张晨一眼:“你以为都跟你那么有钱呢?都开始买飞机了。”

    张晨嘿嘿笑道:“其实也不全是为了抵税,买飞机也只是地税的一个途径,光为了抵税,也没必要买。”

    苏灼蕖好奇道:“那你为什么非要买?”

    张晨坦然道:“因为我买的起啊,而且多好玩啊,你没听过吗,男人永远没有长大,只是玩具越来越贵。”

    苏灼蕖冷笑,“你还没长大?没长大花花肠子就不少了,长大还得了?”

    张晨无语:“你这怎么还没完了?不就是那天手没听使唤吗,再说你也反摸回来了,没吃亏啊。”

    苏灼蕖看上去作风大胆,实际面皮薄得很,羞得满面通红,抬手就打,“你还有理了!?打死你个小色鬼!”

    张晨唬道:“开车呢,开车呢,别闹!”一把攥住苏灼蕖的拳头,按在座椅上。

    苏灼蕖挣了两下没挣脱,就感觉张晨的手掌热烘烘的,不由得心里一荡,“还没摸够啊?松手!”

    张晨嘿嘿道:“可说好了啊,松开可以,但不许再打。”

    苏灼蕖胡乱答应,张晨手一松,苏灼蕖活动了一下手指,抱怨道:“使那么大劲儿干嘛啊?手都捏红了。”

    张晨不以为意:“一会儿到家给你揉揉。”

    苏灼蕖恨恨道:“滚!你家淼淼不在,开始拿老娘寻开心是吧?告诉你,你要是再不老实,我就告诉我干妈,让她收拾你。”

    张晨奇怪:“你干妈?谁啊?”

    苏灼蕖笑的在副驾上直打跌:“就是你妈!”

    张晨大骇:“就这么一天的功夫,你就认上干妈了?你比我妈没小几岁吧?”

    苏灼蕖大怒:“你妈比我大十九岁,当干妈怎么了!?”

    张晨哈哈笑道:“没事没事,就是奇怪一天的功夫,居然就多了个干姐姐出来。”

    苏灼蕖得意的笑了笑:“也不看看我是谁,当年在北师大的教师宿舍,我爸好多同事都争着当我干妈呢,谁叫咱从小就讨人喜欢呢。”

    张晨撇撇嘴。

    “你那是什么表情?”苏灼蕖不满,旋即眼珠一转,“诶?你想不想知道你妈肚子怀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张晨无所谓道:“都一样吧,无所谓。”

    苏灼蕖来了精神:“怎么会都一样?你想想,你妈要是怀的男孩儿,以后还不得跟你争家产啊?”

    张晨一愣,哈哈笑道:“争家产?你电视剧看多了吧?”

    苏灼蕖绘声绘色:“你看啊,虽然你也挺有钱,对吧,但你妈也不差啊,她那两家火锅店据说现在每月盈利七十多万,现在还准备开分店。说不定以后就能成个餐饮连锁集团什么的,再上个市,市值几十亿。原本这些钱可都是你的,但现在多了个弟弟或者妹妹,平白无故少一半,如果你爹妈更疼小的,说不定一分钱你都分不到,不心疼啊?”

    张晨哭笑不得:“你这干妈还真没白拜,这才一天的功夫,就把她老底都套出来了。我爹妈的钱是我爹妈的,他们怎么分配,我管不着。都是一家人,争来争去有意思吗?”

    “再说了,”张晨自信的笑笑,“你觉得我现在用得着贪他们的钱吗?”

    苏灼蕖继续挑拨:“知道你比你爹妈有钱,但感情呢?你就不怕你妈更疼你弟弟或者妹妹?”

    张晨无语:“我都多大了?而且家长更疼小的是一定的,我小时候他们也疼我啊,这吃哪门子醋。”

    张晨看了看苏灼蕖,“你还没说是男是女呢。”

    苏灼蕖瘪瘪嘴,“没意思,男孩儿。”

    张晨高兴道:“真的?太好了。”

    苏灼蕖不满:“什么太好了?你还重男轻女啊?”

    张晨笑道:“不是这个意思,我猜我妈比较喜欢儿子,我又总不在他们身边,有个男孩儿能陪他们挺好的。”

    苏灼蕖无聊的看着窗外,张晨问道:“苏姐,怎么从没听你提过你妈啊?”

    苏灼蕖不在意道:“死了。”

    张晨一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苏灼蕖摆摆手:“没事,后来我爸又找了一个,就是我说争着当我干妈的那些女老师之一。”

    张晨恍然:“我说你怎么高中毕业就考美国的学校了呢,你后妈对你不好?”

    苏灼蕖摇摇头:“没有的事,挺好的,虽然我对她没什么感情,但我后妈对我确实不错。”

    张晨小心翼翼:“那你妈是怎么没的?”

    苏灼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癌症,卵巢癌。”

    苏灼蕖自言自语道:“我姥姥也是癌症没的,宫颈癌,我妈是卵巢癌,死的时候都三十多岁,我估计是遗传吧,可能我到了她们那个岁数也会得癌症。”

    张晨吓了一跳:“别胡说,都是没影的事。”

    苏灼蕖看了一眼张晨:“不是胡说,我是相信遗传的,高中的时候上生物,当时我就确信我母亲家族中肯定有哪一部分的基因容易导致癌症。所以啊,我觉得人就是这么回事,就是这么短短的几十年,让自己能活的精彩开心就行了。”

    张晨默然不语。

    苏灼蕖呵呵笑道:“别哭丧脸,只是有可能,看你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已经得癌症死了呢。”

    张晨笑了笑:“不是,我是在想,现在不是有个人类基因组计划吗,据说已经把部分癌症的基因点找到了,我觉得如果可能,可以找相关机构做个基因筛查,看看是否携带这种基因。”

    苏灼蕖不在乎的摇摇头:“没必要,一切都是天命,真查出来了又能如何?查到我的遗传基因容易导致癌症,是不是我就不活了?徒增烦恼。”

    张晨沉默了一会儿:“你打听一下,我记得伯克利有一个生物实验室,挺牛的,看看他们能不能帮你做基因筛查,我出费用。”

    苏灼蕖吃惊:“干嘛?”

    张晨认真道:“如果你真有这个致病基因,那就每半年做一次全面体检,重点检查有可能癌变的地方,发现有癌变的可能马上动手术。找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治疗费算我的。”

    苏灼蕖略微有些感动:“哪有那么夸张。”

    张晨斩钉截铁道:“必须这样,赚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活的更好吗?说什么生命精彩不精彩,再精彩也没有活得长重要。”

    张晨看了看苏灼蕖:“至少你活得长,对我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