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89章 零失败(第一更)

第389章 零失败(第一更)

    面对贝兰克芬的疑问,张晨摆了摆手,“我先把整体思路说完。这三个部分分拆后,火种源将在开曼设立一个离岸公司,由这个离岸公司作为母公司控股旗下企业。”

    “这样,我们这三部分的业务就形成了递进式的关系,同时也成了互补关系。风险投资仍然是我们的主营业务,凭借优秀的业绩表现,可以为我们的pe业务融得更多的资金,而我们的投资银行业务,则是我们现金流的有益支撑,并且会获得另外两部分业务的回哺,确保我们在整个银行业的地位可以稳步提升。”

    “这样一来,我们在资本层面,就形成了一个有效的闭环,这个闭环既有自我造血的能力,又有对外扩张的潜能。”

    贝兰克芬沉思半晌,“boss,听起来是不错,但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的风投业务。你对火种源整体架构调整的思路完全建立在风投业务可以持续盈利,并且盈利额巨大的前提下。但谁都知道,既然是风险投资,风险在前,如果我们把赌注都下在风投上,似乎不那么安全。”

    张晨哈哈笑道:“劳尔德,我选你果然没选错,你说的对,但你忽视了一点。”

    贝兰克芬露出个疑问的表情。

    张晨自信的笑了笑:“劳尔德,你想一想,我们现在投资的所有公司,到目前有失败的吗?”

    贝兰克芬回忆了一下,脸色稍变,以前还真没注意到,火种源成立这半年多以来,大大小小投了十几个项目,到现在竟然一个进入清算阶段的都没有。

    亚马逊已经接近上市,ebay现在也在谋求纳斯达克的上市流程,高盛正在为ebay提供ipo辅导,预计最迟年底,就可以去纳斯达克按按钮了。

    doublelik短短四个月,营业额增长1300%,现在已经开始盈利了。

    科洛托工业,现在已经投产,生产的杜邦可丽耐和耐力丝毛利率超过50%,在华夏市场仍旧供不应求。 ysbase数据库公司,也已经搞出了自己的产品,成功获得美国民政部的一笔订单,正大肆扩张,运营良好。

    就连那个垃圾的dating网站,都已经融到了b轮,火种源的50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已经成功回本,卖掉一般股份后保留了手中剩下的50%股权,甚至还赚了200万美元。

    投入最大的斯达康,从去年的财报上看,运营也非常良好,已经在华夏国内有了3%的市场占有率,而phs技术也已经消化完毕,在华夏的余杭市已经展开试点。预计今年就能在于越省全面铺开,到时候业绩爆发指日可待。

    在股票市场上,为了分担风险,当初买的三百万股雅虎股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股票价格翻了接近一倍,盈利超过1500万美元。

    贝兰克芬在心里默默一盘算,惊讶的发现,自从火种源创立至今,一笔投资都没有赔过!

    不止如此,几乎火种源投资的所有公司,都具有极强的成长性,无论是张晨亲自主导的投资项目,还是经其审批同意的投资项目,预期回报率都远远超过同业的竞争对手!

    他是怎么做到的?

    去年年底制定今年预算的时候,贝兰克芬完整的梳理过火种源的各笔业务,当时已经隐隐约约觉得公司未来的盈利预期会非常好。但又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回头看看,当初自己做的预算还是太保守了,火种源每一笔投资,可能都是一个金矿!

    难道世界上真有这样的投资天才?

    所罗门兄弟的投资主管麦利威瑟曾经被称为投资天才,现在自己搞了一个长期资本对冲基金,众多华尔街的投资人对他趋之若鹜,但和张晨一比,麦利威瑟的回报率简直低到可怜。

    看到贝兰克芬的脸色,张晨笑道:“劳尔德,不用这么惊讶,有一句话,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现在it和互联网投资就是风口,只要选对一个公司,获得超额的利润并非不可想象。”

    贝兰克芬仍旧感到不可思议:“硅谷现在每个月都有上百家公司成立,也有上百家公司倒闭,就算风再大,也不可能把所有猪都吹起来,你选择企业的眼光实在太准了。”

    张晨喝了口咖啡,摇头笑道:“没有那么玄,更多的投资人其实都是被创业者的种种奇思妙想晃花了眼睛,只要抓住未来的发展趋势,选择一家走在正确道路上的公司,并不难。”

    “拿doublelik举例,对这家公司的投资申请是你们给我报上来的。我对这个项目的投资逻辑其实非常简单。”

    “第一,看趋势,现在互联网行业的盈利模式普遍不明朗,但我判断,广告将是互联网未来最重要的赢利点。那好,我有必要投资一家广告公司,这是前提。”

    “第二,看技术创新力,是否有颠覆当前行业的能力,doublelik在这方面做得不错,互联网广告公司本来就是新兴产业,而在你们的报告中,我能看到doublelik在技术上是领先的,甚至领先整个行业一代的时间,这就很有意思了。”

    “第三,看创始人团队,你们给doublelik的创始人团队的评分非常高,而且他们的结构也非常好,三个创始人中,一个可以提供管理和资金的支持,一个可以提供技术,而另外一个则在市场和营销方面非常擅长。三人的私人关系又非常好,相互磨合多年,此前又曾经有过共同创业近三年的惊艳,doublelik是他们的第二家公司,这些因素共同组合起来,说明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创业团队。”

    “那么,有了这三点,我当然会投这家公司,事实证明,这是一笔成功的生意。”

    贝兰克芬有点疑问:“doublelik最初我们只想要投两百万百分之十,但你却批了五百万百分之三十,这又是为什么?虽然从股权上得到了好处,但风险也更大了,万一失败,损失岂不是更大?”

    张晨轻笑一声:“劳尔德,并不是投资越少,风险越小,我们需要分析创始人到底需要多少资金。你只投给他两百万美元,从金额上来说,我们最多会亏两百万。但你要明白,互联网广告这个行业不止我们看好,类似doublelik这样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他们虽然现在没有doublelik的这些优势,但如果他们获得了更多的资金投入,缩小甚至反超doublelik并非不可能。你要记住,互联网不同于传统行业,这是一个赢者通吃的时代,没有第三名或者第四名的活路,甚至第二名都会如履薄冰。我们给他们两百万,亏掉的可能性是50%,可是给他们五百万,亏掉的可能性就只有20%。”

    贝兰克芬大为佩服,虽然张晨说的很轻松,但任何一点,都要下很大的功夫去调查研究,就拿趋势来说,能够下“广告将是互联网未来最重要的赢利点”这个判断,本身就非常不容易。

    不止要有领先行业的眼光,还要有足够的信息分析能力,更要有超人的魄力。

    “boss,我明白了,那么,你需要我去负责这三块业务中的哪一块?”贝兰克芬心悦诚服,之前的那一点小猜疑早就已经不翼而飞。

    九十年代杜邦这种公司,在中国真的是赚疯了,不用说那时候,就算现在,有不少外企制造业实际利润率在中国也吵过20%以上,只不过大部分利润都通过管理费、技术使用费等名义转到了国外总部。

    制造业利润低没错,但这也是近八九年的事情,往前推二十年,看看2000年左右的富豪排行榜,几乎一水儿的工业制造业起家的富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