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86章 太嫩了(第一更)

第386章 太嫩了(第一更)

    “吉尔,你现在需要砍掉牛顿这条产品线。”乔布斯在电话中对阿梅里奥抱怨道。“牛顿的存在,只会让苹果在泥潭里越陷越深。”

    阿梅里奥揉了揉太阳穴,乔布斯回归苹果后,并没有像他期望的方向发展。在他的想法中,希望乔布斯安心当一个顾问,为自己出谋划策,并且希望通过乔布斯的影响力,让支持者保持对苹果的期待。

    同时,他还希望乔布斯能够和他一起对抗董事会。他并不认为这是他的痴心妄想,毕竟就是当初这群人,把乔布斯从苹果赶走,将心比心,乔布斯不恨他们是不可能的。

    如果乔布斯做不到这一点,也没关系,最好就是安心在苹果做一个吉祥物,给自己的苹果改革计划争取时间。

    但现在看来,乔布斯显然不满足与只是站在聚光灯下挥挥手。

    从一月初到现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最初的十几天乔布斯还能保持低调,但从十几天前开始,乔布斯似乎难以忍受苹果的工作效率和工作方式,频频向阿梅里奥提出建议,而这些建议,要么是人事任免方面的,要么就是产品线和研发方面的。

    阿梅里奥斟字酌句:“史蒂夫,牛顿是个好产品,我们现在21%的利润来自于牛顿,我仔细研究过这款产品,这是一款很棒的企业级产品。”

    乔布斯抓住阿梅里奥的字眼:“利润?苹果现在还有利润吗?上个财年苹果亏损了16亿美金,现在我们的市值只有不到二十五亿美金了,必须马上做出改变。砍掉这些yonyon”

    阿梅里奥已经失去了耐心,提高音量道:“史蒂夫,去年的亏损40%在第一季度,而且我们还以4亿美金收购了你的next,现在我们的财务状况正在逐渐好转,谢谢你的建议!你需要明白,你现在是苹果的顾问,做好你的本职工作!”

    乔布斯在电话中一愣,实际上,他对阿梅里奥提出的建议,并非是在挖坑。他性格中的强迫症让他无法接受目前苹果如此混乱的经营和管理方式。

    虽然他明白,继续放任阿梅里奥,可能对他来说是重回苹果最好的方式,但他还是忍不住向阿梅里奥提出种种改进计划。

    不管乔布斯如何混蛋,但他对苹果的爱是真的。

    越是离苹果越近,他越是感觉焦躁,生怕自己接手苹果之前,苹果就会完蛋。更重要的是,他不想看到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沦落到目前的地步。

    所以他还是会忍不住对阿梅里奥提出种种建议,这些建议中,有几分是出自自己的私心,有几分是真正出于对苹果的热爱,他自己都没搞清楚。

    而阿梅里奥的态度让他一下子明白了,想要拯救苹果,必须要自己来。

    乔布斯低沉道:“好吧,吉尔,我明白了。”

    阿梅里奥听到乔布斯情绪有些消沉,不由得心中一软,“史蒂夫,不要这么紧张,我会调整苹果的产品线,但大刀阔斧的行动只会让形势进一步恶化,苹果现在就像一个虚弱的癌症患者,不顾一切的进行手术是一场赌博,我们需要慢慢来。”

    乔布斯勉强道:“好吧,你是ceo,你说了算。”

    挂断后,乔布斯猛然把手中的电话扔向墙壁,电话被摔得粉碎。

    “癌症病人需要的是手术!手术!这个白痴!”

    喘了半天气,乔布斯提起外套,边往办公室外走边用手机拨了几个号码:“弗雷德,有时间吗?我认为我们需要聊一聊。”

    弗雷德安德森是苹果目前的cfo,也是苹果目前高管中和乔布斯比较聊得来的一位,同样也是首席董事埃德伍拉德所最信任的高管之一,想要让董事会对阿梅里奥失去信心,让弗雷德安德森从中穿针引线是最好的选择。

    桑迪韦尔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他怎么也无法把面前这名亚裔少年同那个给自己造成了极大麻烦的火种源的所有人联系在一起。

    这次会面是一次私下的会面,双方都不希望有第三人在场。

    此前桑迪韦尔对火种源已经做了很多了解,但张晨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还是对他的既有认知形成了很大冲击。

    虽然没有人真正挑明,在华尔街,亚洲人毫无疑问是有职业天花板的。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亚洲人真正在华尔街成为食物链的最顶端。

    难道在不经意间打破这块厚重的透明玻璃的,是面前这个看上去从容不迫的少年?

    桑迪韦尔知道这样很不礼貌,但仍忍不住在脑中胡思乱想。

    张晨也在打量桑迪韦尔,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满面红光,略显下勾的鼻子显得整个人攻击性十足。桑迪韦尔的手掌很宽厚,刚刚握手的时候就感受到这一点,结合媒体对他的报道来看,这是个权力欲很强的人,很难接受别人对他权威的挑战。

    桑迪韦尔的声音非常浑厚,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开门见山吧,zak,如果你想进入旅行者集团的董事会,就必须证明自己的价值,否则我无法说服董事会的其他成员,也没办法向他们解释,我为什么会任命一个刚满十八岁的亚裔小孩做旅行者集团的董事,和他们这群已经在华尔街摸爬滚打一生的老家伙门一起决定旅行者集团的未来。”

    桑迪韦尔抬眼看了看张晨:“当然,我也没办法说服自己。”

    张晨笑了笑:“韦尔先生,你是想毁约吗?”

    桑迪韦尔摇摇头:“毁约?不,当然不会,我会在下一次董事会中,提议你出任旅行者集团的董事,但也需要过半数董事的同意。我想,你应该给我更充足的理由才是。”

    桑迪韦尔说的好听,但言下之意就是,我支持你,但旅行者集团的董事会不支持你,抱歉,你选不上董事。

    张晨呵呵笑道:“韦尔先生不愧是华尔街最负盛名的银行家,过河拆桥的本领很高。谁都知道旅行者集团是韦尔先生一手创办,十九名董事中,超过十三名是韦尔先生的坚定支持者,不会对你的提议做出任何反对。”

    桑迪韦尔露出个鲨鱼般的笑容:“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zak,你还是太年轻了,需要更多的磨砺,我也不认为你现在就加入旅行者董事会对旅行者集团来说,是一件有利益的事情,如果你不能证明加入董事会后,能够给旅行者集团带来哪些方面的利益,我们会成为整个华尔街的笑柄。”

    看到张晨的沉默,桑迪韦尔心中暗自摇摇头,太嫩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