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84章 烧茄子(第一更,今晚有应酬,第二更会晚,但肯定有)

第384章 烧茄子(第一更,今晚有应酬,第二更会晚,但肯定有)

    张晨给父母买的这套house虽然没有汤淼淼的大,但上下两层也有五个房间三个卫生间,室内面积两百二十个平方,占地六百一十平米。

    房子的前任主人是个斯坦福的老教授,夫妇二人退休后回新泽西老家养老去了,正好让张晨抄了个底。

    这房子是典型的美式双层house,还算不上villa。灰白色木板装饰的外墙,安徒生门窗,前院很大,有一条单独的车道,车库里可以停两辆车。

    敞开式的厨房和客厅,张晨重新买了家具,更换了所有的厨房用品,包括抽油烟机和灶台。又在旁边做了一个吧台,墙面上做了一个储酒架里面放满了世界各地的名酒,其中也包括芭芭拉在纳帕山谷的那个小酒庄出的红酒。

    除了这些,让张国强和苏文锦最震惊的就是他们现在住的这间三十平米超大主人房了。

    这个面积中,还不包括十三平米的卫生间和超过二十平米的sittingarea。

    “儿子,我们把行李搬到楼下的卧室了。”苏文锦晚上给张晨做了烧茄子和大米饭,张晨特喜欢吃老妈做的烧茄子,撒上点蒜末,别提多香了,连白饭都能多吃两碗。

    张晨咽下嘴里的饭:“怎么了?”

    苏文锦摇头道:“房子太大了,尤其那个卧室,大的瘆得慌,就我和你爸两个人,住着不舒服。”

    张晨笑道:“妈,你可别客气,这房子本来就是给你们买的,我在这边有其他住的地方,平时根本不来这儿,你们要是不来,我就租出去了。”

    苏文锦又给张晨乘了一碗饭,“不是客气,是真觉得空得慌,下午我在床上躺了会儿,怎么也睡不着,太旷,不像睡觉的地方,就让你爸把行李都搬到楼下来了。阳面那间房就挺好,接地气,住得也舒服。”

    张晨无可无不可,父母住那间房舒服就住哪间,本来就是无所谓的事。

    提起房子,张晨突然想起陆心怡来,旁敲侧击问道:“对了,突然想起来,咱家那栋小洋楼装修得怎么样了?”

    苏文锦指了指张国强,“最近都是你爸偶尔去看一眼,我没再去过。不过听小陆说,基本已经快收尾了,应该过年后再干一个多月,就能完工了。”

    张晨故作不经意问道:“小陆?是上次救了你的那个陆小姐吗?她现在跟你干?”

    苏文锦不疑有他:“对,就是她,你别说,这小姑娘还真挺不错的,工作能力也不差,才来了没多久,公司上上下下没有不夸她的。也多亏她和刘艳两个人,要不然我这次还真不放心来这边。”

    张晨不动声色:“妈,可千万别轻信任何人,人心隔肚皮,尤其这种关系,财权和人事权一定要抓在自己手里,不能太大意了,人心隔肚皮。”

    苏文锦不以为意道:“小陆不是那种人,你放心吧,现在金龙的老婆江燕也在我这儿,再加上刘艳,三个女人一台戏,而且还有你小姑呢,没事。”

    张晨摇头笑了笑,老妈也学会权力制衡了。

    好事。

    张晨给父母都盛了一碗鸡蛋汤,“妈,明天我让肖乐乐陪你去这边的诊所做个检查,也让我爸做个全面体检,这几天我有点工作上的事情,先让肖乐乐陪你们几天。”

    张国强摇头:“不用,我身体好得很,你忙先不用管我们,我们这两天哪儿也不去,时差还没倒过来。”

    张晨笑道:“爸,你现在都四十五了,现在又有了新的下一代,不注意点身体哪行?”

    张国强脸上有点挂不住,刚咳嗽两声想要掩饰一下,就听到门外有人按门铃。

    张晨走到门口看了看可视对讲,不由得有些错愕,是苏灼蕖。

    张晨硬着头皮把门打开,露出一脸惊奇,“苏姐,你怎么来了?”

    苏灼蕖白了张晨一眼,探头向里望了望,用英语道:“你都告诉我你父母来了,我能不过来看望一下吗?”

    张晨无奈,毕竟也是一片好心,只好把苏灼蕖让进屋。

    苏灼蕖进到客厅后,向苏文锦和张国强先鞠了个躬,“叔叔阿姨好。”

    张国强和苏文锦面面相觑,张晨介绍道:“苏灼蕖,是我在美国认识的姐姐,刚来这边的时候多亏了她照顾。苏姐,这是我父母。”

    夫妇二人连忙站起身,感谢苏灼蕖对张晨的照顾。苏灼蕖笑道:“叔叔阿姨你们太客气了,说起来,还是张晨对我帮助更大呢,你们来这边,我也想不出来送点什么,就带了点水果表示下心意,您们别见怪就成。”

    苏文锦上下打量了一番苏灼蕖,今天苏灼蕖穿了一身明黄色的薄款羽绒服,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一双阿迪达斯的运动鞋,头上戴了一顶波西米亚风格的毛线帽,帽子上两条垂下来的毛线辫,显得整个人既朴素又运动,还带了一点小俏皮。

    张晨笑道:“都别相互客气了,苏姐,吃饭了吗?我妈做了烧茄子,一起吃点?”

    苏灼蕖双目放光:“那怎么好意思?哎呀,我说怎么在院子里就闻到香味了呢,感情是阿姨的手艺。”

    苏文锦被苏灼蕖逗得呵呵直笑,觉着这姑娘直爽不做作,“小苏是吧?我也姓苏,咱俩还是本家呢,别客气了,一起吃吧,我现在大着肚子,吃不了多少。”

    苏灼蕖嘻嘻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正好不知道晚上去哪儿吃呢。”

    苏文锦给苏灼蕖添了一碗饭,好奇问道:“小苏,你来美国几年了?现在在读书?”

    苏灼蕖点头:“五年多了吧,大学在这边上的,现在在读研究生。”

    张晨吹捧:“你们姓苏的都挺厉害的,苏姐大学申请的伯克利,现在在伯克利读社会学的直博,伯克利是全世界排名前十的大学,她导师是特龙彼得森,非常厉害。”

    苏文锦惊讶道:“是吗?直博啊?很难考吧?”

    苏灼蕖假谦虚,明明骄傲的鼻孔都快朝天了,嘴上却道:“没有没有,就是运气好。”

    苏文锦和张国强被逗得哈哈直笑,苏文锦道:“不过能培养出小苏这种姑娘,父母应该也不差。”

    苏灼蕖嘴里嚼着白饭,“也没有啦,不过小时候家里管学习是挺严的。我爸是北师大的老师,小时候学习成绩一下降,就用小木棍打我手心,可疼了。”

    苏文锦瞪了张晨一眼,“你看看人家,当年我们管你你还逆反,跟我们说什么你是独立的个体拥有自由的灵魂,也不知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