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79章 无题(第二更)

第379章 无题(第二更)

    黄人勋满怀心事的回到圣克拉拉的办公室,现在为了抢时间节约经费,他和几名骨干几乎吃住在公司。

    “简森,lamresearh(泛林)的电浆蚀刻机怎么样了?我知道我们买不起新的,难道连二手的也搞不到吗?”大卫柯克一见黄人勋就抱怨道,“现在想要解决功耗问题,必须要有lam的设备,如果没有lam,我们只能放大制造精度,这和你找我来的时候承诺的可不一样。”

    黄人勋叹了口气,“大卫,抱歉,我必须要为成本考虑,如果把把精度提升到0.35微米,制造成本至少要上升10美金,客户不会认可的。”

    大卫柯克是黄人勋连哄带骗从晶体动力挖到了英伟达,晶体动力是一家做游戏机的公司,最近由于美国游戏机制造商的全军覆没,开始改作专门的pc游戏,在后世被eidos收购后,制作了古墓丽影系列的后面几部。

    黄人勋在去年十月换掉了普雷艾姆的首席技术官的位置,普雷艾姆虽然是创始人之一,但太沉迷于正方形技术,对目前市场上主流的三角形技术嗤之以鼻。

    但正方形技术难度太高,而且又有无法克服的缺陷。在被世嘉放弃后,黄人勋实在忍无可忍,亲自和普雷艾姆谈了一次,要求他在nv3芯片中改用三角形技术。

    但正方形技术是普雷艾姆一直以来的追求,让他放弃是他几乎不能接受的,所以普雷艾姆只能从英伟达离开,虽然仍旧保留了股份,却不再担任英伟达的首席技术官。

    黄人勋找到赋闲在家的大卫柯克,此时大卫柯克已经准备去intel上班了,但在黄人勋的一通忽悠下,热血沸腾的加盟了英伟达。

    大卫柯克来了之后才发现,这个公司真是家徒四壁,只有一个未完工的nv3芯片,而且还tm是以正方形技术为根基的,基本需要推到重来。

    但大卫柯克在晶体动力憋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一展所长的机会,再加上黄人勋的许诺和忽悠,经过近三个月废寝忘食的研发,居然真让他把新的nv3芯片搞了了个七七八八。

    但想要真正完成nv3做到完美开发,英伟达的资金是真的就有些不够了。

    黄人勋想到这里,找到克里斯和大卫柯克开了个会,询问他们对火种源投资的看法。

    和他预料中差不多,两人对此没什么兴趣,只希望公司能够有钱做继续的开发工作,而普雷艾姆虽然还有股份,但已经很少,可以不用管。

    最终,黄人勋决定,如果张晨真能够做到年内采购五十万片nv3芯片,他就接受火种源的投资。

    黄人勋拿起电话,找出张晨留给自己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十几声,没人接。

    张晨有些郁闷,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卷入非法持有大麻的麻烦中。

    大麻当然不是他的,是party结束后,布兰妮这三个小女生还有她们的经济人去酒店的路上遭遇警方临检,警察从布兰妮包里翻出来的。

    张晨很吃惊,没想到不到十六岁的布兰妮居然已经开始接触大麻这种软性du品。

    好在加州对持有大麻的态度比较暧昧,去年又通过了部分大麻合法化的法案,而且布兰妮未满十八岁,不会入刑,即使被控,最多被送青少年感化院关上一段时间,再罚点款也就没什么事了。

    但布兰妮却吓得浑身发抖,不管她长得多成熟,毕竟只是个未满十六岁的小女生,正处于叛逆期的她平时可以一副天大地大老娘最大的态度,但真遇到事情,就方寸大乱。

    再加上她刚刚签完公司,如果这时候被公司知道这件事,她的未来可就全毁了。

    布兰妮也是病急乱投医,在湾区她一个人也不认识,又不想让警方通知父母和公司,只好给张晨打了个电话,看看他有没有办法帮助自己。

    张晨接到电话,考虑了一会儿,联系了火种源的法务部,让火种源的律师去警局接布兰妮,同时给布兰妮打了个电话,让她在律师到来之前,什么也别说。

    在火种源律师的协助下,布兰妮被带到警局一小时后总算被放了出来,没有留下案底。

    布兰妮开始抽大麻,完全是她和贾斯汀分手后新交的高中男朋友的引诱。对叛逆期的小孩子,任何说教都不如实际的教训更有用。

    面对惊魂未定的布兰妮,张晨没有说什么,给她定了一张回路易斯安那的机票,便让司机把布兰妮送到了机场。

    虽然后世布兰妮丑闻缠身,但通过这几次的接触,张晨觉得对方至少现在来说,只是个喜欢唱歌跳舞、喜欢娱乐圈的小姑娘,而且本性还是挺善良的。

    至于抽大麻,这东西见仁见智,大麻在美国虽然现在也不合法,但毫无疑问是一种地下文化。美国历任总统中,有十六人被证明曾经抽过大麻。而从九二年的克林顿开始,一直到16年******,连续三任总统都有高中时期吸过大麻的记录。

    张晨还没有无聊到抨击一个小女生为什么没有足够的意志力抵御du品诱惑的程度,道德这种事情是用来要求自己的,而不是要求别人的。

    送布兰妮去机场的途中,张晨只是告诉布兰妮,如果认为抽大麻是一件很酷的事情,那就错了。在美国,65%的女性和75%的男性都曾经尝试过大麻或其他du品。

    而一件事情,当所有人都在做的时候,就不会是一件让人觉得酷的事情。

    布兰妮在车上后怕得一直在哭,眼线被眼泪在脸上冲成了两道黑色的泪痕。

    张晨从车上的纸抽中抽了两张纸巾,用矿泉水打湿,递给布兰妮。

    布兰妮感激的看了看张晨,低声道:“谢谢。”说罢对着镜子把脸清理干净。

    张晨不由得眼前一亮,卸去了浓妆擦干眼泪的布兰妮,让张晨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梨花带雨。

    再想想布兰妮的年纪,又对自己的感觉充满了罪恶感。

    张晨送布兰妮到机场,倒不是闲着没事,而是顺路,他本来也要来机场接人。

    马上要过年了,国内各行业也都开始陆陆续续放假,而现在张晨除了i的开发和所罗门兄弟公司同旅行者集团的合并,还有亚马逊和ebay上市的事情需要忙,一时很难回国。

    因此,张晨和父母提出,是不是把他们接到美国来,这个年就在美国过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