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72章 湖人vs公牛

第372章 湖人vs公牛

    在洛杉矶体育馆(斯台普斯球场99年才重新启用),得不到嘘声的客场球队只有三只,洛杉矶湖人、洛杉矶快船、公牛。

    洛杉矶的两支球队被称为客场,是因为有同城德比的存在,而公牛,则是因为乔丹的超强魅力。

    打到这个时候,乔丹和科比的得分都超过了三十分,只不过乔丹还有十二次助攻,盘活了整个球队。而科比的助攻,只有区区两个。

    暂停时间,场内的鼓点突然密集了起来,探照灯一样的灯光也开始到处乱照,正是nba有名的kisscam环节。

    张晨站起身:“你要不要吃冰淇淋?我去买一个?”

    娜塔莉歪着头看了看张晨:“我不要。”

    张晨摸摸鼻子:“哦,那我给自己买一个去。”快步朝冰淇淋车跑去。

    娜塔莉皱了皱鼻子:“胆小鬼。”

    苏灼蕖没时间,张晨又不可能和沈南朋吴天来看球,于是就约了娜塔莉。

    为了方便演戏,娜塔莉现在转学到了洛杉矶的一家高中,每天过起了朝九晚五的学生生活。

    对张晨,娜塔莉的感觉有些复杂,坦白说,她不介意和对方尝试开展一段超友谊的关系。

    这个男生见过自己最不堪的一面,也见过自己最真实的一面,相处起来很轻松,不用每天挂着面具生活。

    但同时,他们彼此也都轻易不往前再跨越一步。

    两分钟后,张晨回来了,拿着一个甜筒。

    娜塔莉盯着kisscam的回放哈哈笑道:“刚刚镜头对准的那一对男女一定是出来偷情的,他们在大屏幕上看到自己的时候赶忙扭头挡脸。”说到这,娜塔莉扭头道:“是不是刚刚如果镜头拍到我们,我们也会这样?”

    张晨嘿嘿笑道:“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就惨了,明天报纸上就会刊登出你谈恋爱的新闻,就看你怎么跟父母解释了。”

    娜塔莉的家教很严,以色列人在家庭观念上不次于华夏人,娜塔莉的父亲观念保守,对娜塔莉尤其严格。

    娜塔莉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想快点十八岁,能随便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张晨好奇:“有什么是你想做现在不能做的?”

    娜塔莉想了想:“很多啊,比如抽烟、喝酒、说脏话、参加那种都是毒品、酒精、性的party。”娜塔莉扭头看了一下张晨的表情,“哈哈,骗你的。我最想做的事情有两个,你猜猜?”

    张晨收起惊讶的表情:“能够不受限制的拍一部好电影?”

    娜塔莉笑道:“这个算对把,因为年龄的原因,我在角色选择上限制太大,还有一个呢?”

    张晨皱皱眉:“去哈佛读书?不对,这个是理想,和成年不成年没关系。是什么?我猜不出来。”

    娜塔莉双手托腮:“我想回以色列,回耶路撒冷。”

    张晨对这个答案颇为惊讶:“为什么?”

    娜塔莉看看张晨:“想回国哪有为什么?”

    张晨道:“抱歉,我的意思是,你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来了美国,应该对家乡很陌生了吧?”

    这时场上正是公牛进攻,观众席上一片“defense!defense!”的叫喊声。

    “holy****!”现场解说的声音既沮丧而又慷慨激昂。纵然是第三节最后的一两分钟,乔丹仍旧保持了充沛的体能,连续两个假动作晃开科比和范埃克塞尔,骑在琼斯头上来了一记双手灌篮。

    乔丹彻底打疯了。

    张晨和娜塔莉也跟着鼓掌。

    换成湖人进攻,观众席就变得鸦雀无声,这也是主场的优势,进攻需要冷静,防守需要激情,球场上只听到篮球不停撞击地板的“砰砰”声。

    娜塔莉道:“正像你说的,我对耶路撒冷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我三岁就离开了那里,来到美国。在大多数时候,我觉得我和一般的美国小孩没什么不一样。”

    “但是在去年,啊,不,是前年,以色列总理拉宾访问美国的时候特意接见了在美国有一定成就的以色列人,别笑,我知道我现在没有什么成就,但当时就是这样,我也去了。”

    “拉宾在我心中,就是个和蔼的老爷爷。但没过多久,他就被犹太极端主义分子刺杀了。”

    “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很大,你知道,一个人在一个月前还在你面前谈笑风生,但一个月后,传来的就是他被刺杀的消息。而且这个人还是那么热爱和平的一个人,杀他的人,还是他一直想要保护的同胞。”

    “在拉宾和阿拉法特的带领下,巴以两国实现了从未有过的和平,但为什么人们总是不珍惜这种和平呢?”

    “所以,我一直想去我出生的这片土地上看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杀戮和战乱始终萦绕在这片土地上。”

    “之前我和我父亲提起过,能不能送我回耶路撒冷住一段时间,但被他很愤怒的拒绝了。”

    “我能理解,他用了半生的努力才离开那片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我是他唯一的女儿,他当然不希望我回去,也不希望我有危险。”

    “但人生总有一件事情,是你想要去做也必须去做的,我从没想过自己有能力可以解决巴以冲突,但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

    娜塔莉突然看着张晨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幼稚?”

    张晨摇头道:“怎么可能,你让我很惊讶,虽然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就跟我提过这个话题,我还以为你是借着这个话题跟我搭讪。”

    娜塔莉撇撇嘴:“你既不高又不帅,而且也不是运动明星,我干嘛要和你搭讪?”

    张晨嘿嘿笑道:“当然是因为才华。”

    娜塔莉颇为无语:“好吧,好吧,不过,你当初说的误解来源于缺少沟通,真的让我觉得很有道理,也许正是因为双方的隔阂,使沟通没那么容易,才会有这么多的流血和战争吧。”

    张晨心中暗道,怎么可能,随着更有效率的沟通渠道的建立,随着冲突双方对彼此的越来越了解,冲突只会越来越激烈,战争和杀戮的原因永远不是不了解,而是利益。

    只要双方有利益冲突,就会有战争,哪怕战争双方主体没有利益冲突,但两方的领导人想要借战争满足某些个人目的,也会引发战争,但这也属于利益的范畴。

    但张晨自然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当初在斯坦福演讲装的逼必须继续装下去。

    随着音乐响起,第三节结束了。

    不是水不是水不是水,重要的话说三遍。

    不是圣母不是圣母不是圣母,同样重要的话再说三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