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48章 郑君怀

    提起依利来,牛根升的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刘艾佩服的看着牛根升:“我家里每年都买依利的雪糕,苦咖啡是依利的吧?我上个月在松江吃了一块,真好吃。哦,对了,还有那个火炬,也特别好吃。”

    牛根升哈哈笑道:“我就是冷饮这块的负责人。”

    刘艾颇为吃惊:“啊,真的?那下次我再买雪糕就买依利的了。”

    牛根升笑了笑:“小姑娘,你贵姓?做什么的?”

    刘艾懊恼的敲了敲头,“忘了跟您介绍自己了,我姓刘,刘艾,在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上班。”

    “风险投资?”牛根升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挺陌生的。

    刘艾解释道:“说白了就是有人要开公司的话,如果缺钱,可以找我们合伙,我们出钱,然后占这家公司一部分的股份。”

    牛根升好奇:“不收利息?”

    刘艾摇头道:“当然没什么利息,相当于合伙做生意嘛,赔了也不用还。”

    牛根升吃惊道:“那你们要是遇到骗子,不是赔惨了?”

    刘艾笑道:“我们当然也要审核,其中很复杂,总之吧,能够获得我们投资的,基本是已经被筛查过很多遍的,遇到骗子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不大。”

    牛根升若有所思:“哦,原来是这样。那你们怎么盈利呢?”

    刘艾想了想:“一般来说,在国际上,风险投资的退出获利主要来自ipo、并购、回购和清算。”

    牛根升听得有点懵,刘艾笑道:“依利在年初的上市就是ipo,公司上了市,那么风险投资机构投进去的钱,比如原本占总股本的20%,上市后可能占10%或者5%,但由于资本总额也就是总股本上市后大了好多倍,我们仍旧能有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获利。”

    “并购呢,也比较好理解,就是公司被其他公司收购,收购价格只要高于我们投资时的价格,那肯定就是赚钱的嘛。”

    “至于回购,就是创始人出于种种原因,想要收回我们手中的股份,那么就可以谈喽,谈一个合适的价格,就好了。”

    “清算的话,比较麻烦,现在我国规定必须要资不抵债才能清算,往往企业会错过最佳的清算时间,所以如果清算的话,基本就是赔了。”

    牛根升挺感兴趣:“那你们这行,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啊。”

    刘艾笑嘻嘻道:“也没那么夸张,我们这一样一样有二八定律,百分之八十的利润由百分之二十的项目提供,投十个,可能其中八个都赔了,只有两个赚钱。在美国,风投的平均年投资回报率也只有15%,做的好的可能有30%以上。”

    牛根升似懂非懂,“你说你最近倒霉,想来烧香,是怎么回事?”

    提起这个,刘艾的情绪就低落下来,把最近遇到的事情跟牛根升说了一遍。

    牛根升听了后,沉吟道:“小刘,我这么叫你没问题吧?我比你年纪大一些,有些经验可能比你要丰富些,有些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牛根升很有人格魅力,会让人产生一种不由自主的信赖感,再加上他在刘艾困难的时候对刘艾施以援手,刘艾自然不会拒绝,“看您说的,我还求之不得呢。”

    牛根升平静道:“我八十年代初,从一个洗奶瓶的工人,到今天成为依利集团负责运营的副总裁,这么多年,在工作中最大的感悟之一就是,工作中99%的困难都能通过自身的努力得到解决。”

    “比如你刚刚跟我说的江宁的那个项目,也许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如果你的反应再快一些,不是拖了三天才给他答复,而是当场就让他把协议签掉,是不是这个项目就成了呢?”

    “再比如学习机的那个项目,他们老板是车祸身亡了,但这个老板是不是这个组织的核心?他的团队中是否有人有能力把他的事业继续下去?这其中未必没有机会。”

    “如果穷尽自己的努力,仍然是不好的结果,那这个不好的结果本身,可能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但你现在可以问问自己,是不是已经尽到最大的努力?是不是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办法?”

    牛根升看到刘艾若有所思的样子,笑了笑:“我给你讲个故事,你想不想听?”

    刘艾猛点头:“当然想听。”

    牛根升接过服务员端过来的菜,“九零年,当时我们只是一家小厂,一年的利润只有一百多万。为了扩大业务,我们贷款三百万自建冷库,可在冷库快完工的时候,只是因为施工队焊接的时候违规操作,马上完工的冷库就被付之一炬。”

    “当时我们都觉得完了,我们董事长差点冲进火里和冷库同归于尽,但被我拦住了。”

    “冷库没了,贷款还得还。当时我们都觉得完了,厂子完了。不只是我,我们厂所有人都绝望了。马上就是夏天了,到了冷饮销售的旺季,怎么办?”

    “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我和董事长一狠心,把呼包二市的所有冷库都拜访了一遍。最终,我们用分散仓储的方式挺过了这个夏天。而且,还发现了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运输效率更高,反而节省了成本。”

    “当年,我们利润是上一年的三倍,到了第二年,虽然冷库没了,但我们的贷款也都还清了。”

    牛根升一边吃面,一边侃侃而谈。

    刘艾佩服的望着牛根升,“牛大哥,你真厉害。”

    牛根升笑道:“其实每一个成功的企业,能够做起来,都经历过很多困难。一个人想要成功,肯定也会经历很多困难,把这些困难解决了,企业和个人也就获得成功了。解决问题靠什么?靠的还是人的努力啊。”

    刘艾点点头:“我明白了。”随即笑道,“我觉得这次来伍台山真的来对了,能认识牛大哥你,还得到你的开导,对我来说,真的很幸运,说不定我的霉运已经开始过去了。”

    牛根升哈哈大笑,用筷子指了指刚端上来的清炒台磨:“别光顾着聊天,吃饭吃饭,你看我这一碗削面都已经干下去了。”

    两人吃完饭,说说笑笑的回到伍丰宾馆,在大厅里正好看到五六个人簇拥着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快五十的中年人往外走。

    牛根升走上前打了声招呼:“董事长。”

    中年人看了看牛根升和刘艾,似笑非笑,“小牛兴致不浅啊。”

    牛根升脸色略变,“这是我刚刚认识的朋友,宾馆没房了,我把我的房间让给她,我去和文骏一起住。”

    中年人嘿嘿笑了两声,拍了拍牛根升的肩膀,“不用解释,没人跟淑香告密。”

    刘艾这才听明白,原来对方把自己当成牛根升找的流莺了,不由得心生恚怒。

    牛根升正色道:“董事长,我的为人你是清楚的,这种玩笑最好别开,我老牛无所谓,但对人家女孩子名声不好。”

    中年人无趣的摆摆手,转移话题道:“吃过饭了吗?要不要一起?”

    牛根升答道:“吃过了,全素斋。”

    中年人哦了一声,没再理二人,带着几个跟班扬长而去。

    牛根升尴尬的对刘艾道:“小刘,抱歉啊,连累你了。”

    刘艾摆摆手:“没事,牛大哥,这是你们董事长?”

    牛根升点点头:“对,郑君怀郑总。”

    刘艾撇撇嘴:“他好像对你有意见?你得罪他了?”

    牛根升呵呵一笑,“别瞎猜,我们多年的兄弟了,我和他一起摸爬滚打到今天,可能这两天他心情不好,我们有个老员工得了癌症,大伙儿都挺难过的。”

    刘艾见牛根升不愿多谈,也就没再追问,笑了笑:“那行,牛大哥你也早点休息,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牛根升不以为意的挥挥手,两人各自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