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47章 依利

    “没房间了?怎么可能?现在是淡季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住?”刘艾有些抓狂,也太倒霉了吧。

    服务员翻了个白眼,“怎么没人住?早就客满了。”

    刘艾克制了一下情绪,“麻烦帮帮忙,我现在出去也不好找旅馆。”

    服务员不耐烦道:“你也知道现在是淡季,我们这四层楼只有二楼阳面的客房在营业,明天元旦,殊像寺有元旦法会,真都住满了,你要是早一天来,还有房,现在真没了。”

    刘艾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看看外面天色开始逐渐变暗,天上飘下点点雪花,心里不由得后悔,应该先找个旅行社定个旅店的。

    “服务员,把我的房间让给她吧,我和同事住一间。”一个浑厚的声音在刘艾身后响起。

    刘艾回头一看,身后是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鼻直口阔,一双淡眉,蛮有威严的样子。

    服务员看了一眼这个男子,不情不愿的道:“房间号多少?姓名?”

    中年男子略带西部口音:“牛根升,205房。”

    服务员拿出登记簿,登记了一下,牛根升从口袋里掏出钥匙递给刘艾,“我们人多,正好同事的标准间有空余的床位,你住我这间吧,我的行李在同事那里,没在房间,你直接就能住。”

    刘艾大喜,真是遇到好人了,“太谢谢您了!我把房间费给您!”

    牛根升也没客气,从刘艾手里接过三百块钱。

    服务员带了点情绪:“你们不能自己转让房间,你这个房已经入住了,不管住不住,也要收一天的房费。退了房,我们再卖把房间卖给她。”

    牛根升眼睛一瞪:“哪里有这种规定!?我们自己定的房,怎么就不能转给别人了。”

    服务员也瞪眼道:“我们就是这规定,反正你们不能自己转房。”

    牛根升的暴脾气当时就起来了,“你这是什么态度?把你们经理叫来!”

    服务员切了一声,不再理牛根升,继续坐下嗑瓜子。

    牛根升气的七窍生烟,这么多年,他还真没受过这种气。

    刘艾见状,忙劝道:“牛大哥,没事,我把房间费给你,再从酒店开一间就好了。”

    刘艾掏出身份证,“那我就把这个房间再开一遍,总行了吧。”

    服务员懒洋洋道:“行,一千二百八一晚。”

    刘艾愕然:“多少钱?”

    服务员理直气壮道:“一千两百八,那不是有价目牌吗?自己不会看啊。”

    牛根升气愤道:“你这不是讹人吗?明明价格才280一晚,看人家小姑娘好欺负啊?”

    服务员不屑的瞥了牛根升一眼:“你们是提前预定的,团体价,她是临时来的,按牌照价。”

    牛根升怒极反笑:“好,好。”说罢从手包里掏出个手机,拨了几个号码。

    “李总啊,对,是我,老牛。”牛根升拿着电话说了几句,“你们前台的服务员很认真负责啊,我说把我的房间让给一个刚刚来的小姑娘,我去和同事一起住,你们的服务员死活不同意,非要我把房间退掉,再让小姑娘用一千两百八一晚的价格定这间房。好,你跟她说。”

    牛根升面无表情的把手机递给前台,前台在牛根升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坐立不安,忐忑的接过电话,果然,电话那边是自己的大老板李胜祥。

    李胜祥也很生气,为了开这家宾馆,他把自己多年的积蓄都投了进去,光是为了评星,上上下下的打点就花了不少。

    没有不希望提高自己企业服务质量的老板,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

    台怀镇是个小地方,在这里工作的人都是亲戚套亲戚,关系套关系,就连这个前台,也是他在当地找的副总经理的远房侄女。

    副总经理,又是一位镇领导的女婿……

    当然,既然他能在这里开唯一一家名义上的五星级宾馆,后台自然比他们都硬,但你不招这些人,招谁啊?

    前台接过电话,就听到电话里一阵臭骂,李胜祥本来就是糙人,发起火来,自然捡最难听的说。

    前台简直欲哭无泪,谁能知道这人认识自己老板啊,自己刚刚接班,前面的同事也没和自己说,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团队客,没想到踢到铁板上了。

    前台唯唯诺诺的把电话交还给牛根升,边抹眼泪边帮刘艾办好了手续。牛根升拿过电话,和李胜祥说了句谢谢。

    李胜祥也是场面人,一个劲儿的道歉,说这次是丢脸了,兄弟千万别见怪,小地方,没办法。

    牛根升也笑着打了两句哈哈。

    刘艾看牛根升挂断电话,感激道:“牛大哥,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今天真就麻烦了。”

    牛根升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行了,赶快入住去吧,没事。”

    牛根升帮了刘艾这么大一个忙,刘艾自然不能就这么白受着,坚持要请牛根升吃晚饭,牛根升推辞不过,再看看自己的兄弟们又还都没回来,也就答应了刘艾。

    刘艾先到房间放下行李,就下了楼,本想就在酒店里吃,但牛根升悄声道:“千万别,咱们刚刚得罪了服务员,他们肯定往菜里吐口水,镇里有家素菜馆,口味还不错,可以试试。”

    刘艾忍俊不禁,没想到看起来人高马大,这么威严的一个人,居然还挺幽默。

    牛根升带着刘艾,开了一辆三菱帕杰罗,开了十几分钟,到了台怀镇的镇中心附近的一个刚刚建好的小房子,房子的牌匾上写着“全素斋”三个字。

    刘艾坐下看了看菜单,不由得暗自咋舌,太贵了,一份清炒台磨就要38,最便宜的土豆丝都要12块钱。

    牛根升看见刘艾的神色,呵呵笑道:“见面就是有缘,今天我请客。”

    刘艾赶忙道:“不行不行,牛大哥你帮了我这么大忙,不能让你请。”

    牛根升手一挥:“有什么行不行的,就这么定了。”

    牛根升点了一份清炒台磨,一份鱼香肉丝,又要了两碗削面。

    “看你这姑娘年纪也不大,怎么一个人来五台山了?来参加明天的法会?”牛根升放下菜单问道。

    刘艾摇头道:“说不上信不信,最近比较倒霉,就想找个庙烧烧香。牛大哥,你知道伍台山哪座庙最灵验吗?”

    牛根升呵呵笑道:“现在香火最旺的是五爷庙,也叫万佛阁,说是有求必应。不过,去烧香许愿要是灵验了,三年内一定要来还愿,你要想好,许不许愿。”

    刘艾好奇:“真的有求必应?”

    牛根升哈哈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带着弟兄们过来烧香的,你明天要是去五爷庙,可以和我们一起走。”

    刘艾赶忙道谢,好奇问道:“牛大哥,你是做什么的?那个前台说你们把房间都包下了,我看二楼阳面至少也有十几个房间,这么多人,一定是大企业吧?”

    牛根升给刘艾倒了一杯砖茶:“我在依利工作,听说过依利吧?”

    刘艾想了想,“做牛奶的那家公司?”

    牛根升骄傲道:“对,蒙西的依利,全华夏最大的乳制品公司,今年刚刚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