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29章 难

    “法国也有田螺哦?就是吃起来怪怪的。”魏大仁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

    身边的女孩白了他一眼,“啥子田螺哦,这是蜗牛,法式焗蜗牛,扫皮(丢脸)。”

    魏大仁撇撇嘴:“啥子蜗牛哦,不就是地上的田螺撒,吃到嘴里都一样撒。”

    女孩儿反唇相讥:“你吃啥饭到肚子里都是屎,为啥不直接吃屎。”

    对面的张晨一口红酒焖牛腩差点没喷出来,这雯雯也太猛了。

    不过看看魏大仁,张晨是真心佩服,没想到雯雯居然真被他追了回来。

    张晨和电脑报的人开完会,突然想起这魏大仁来。不得不说,这哥们儿给他留下的印象真是挺深的。听完他的人生经历,张晨都怀疑这哥们儿才是主角。

    因此张晨抽了个时间,找魏大仁吃顿午饭。魏大仁虽然没有手机,倒是有个bp机,用来和他那些下线保持联络用的。

    魏大仁一听张晨要请他吃饭,故作姿态的说要陪女朋友,直到张晨答应请他和他女朋友在渝州饭店吃法式大餐,才喜滋滋的答应下来。

    张晨前世的朋友中,也有包二nai的,甚至包两三个的也有不少。但像魏大仁这样,穷学生一个,能同时交两个女朋友,两个女朋友还相处和谐的,真是一个也没见到过。

    当然,张晨找他吃饭,也不光是对他的八卦感兴趣。最主要的,还是觉得这家伙是个人才,看看能不能把他忽悠过来,给自己打工。

    想到这哥们儿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居然搞出了一个原始的大众点评和线下的水军网络,张晨就觉得这哥们儿绝对属于创业的天才。

    如果说有什么缺点,也就是魏大仁天生有点出世的倾向,但人在红尘,又怎么可能真正的出世。

    吃完一顿饭,张晨让刘金龙开电脑报的车送雯雯回学校,自己则和魏大仁在江边找了个茶楼,边喝茶边聊天。

    张晨要了一杯永川秀芽,“什么时候把雯雯追回来的?她和那个男朋友分手了?”

    魏大仁摇头道:“什么男朋友,我当时就知道她是故意找来气我的。雯雯心气高的很,根本看不上这种假小开。”

    张晨嘿嘿笑道:“既然雯雯心气那么高,怎么看上你的?”

    魏大仁得意洋洋:“当然是靠个人魅力撒,对了,你找我做啥子?总不会就是吃饭喝茶吧?”

    张晨喝了口茶,“你上次说要买一块地盖房子,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

    魏大仁轻松道:“现在买不了地了,没钱了。再攒一段时间吧。”

    张晨颇为奇怪,上次听他说还存了几万块钱,短短两三个月,怎么就没钱了?在渝州一个月赚600块都能生活的不错,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大手大脚的,这么多钱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面对张晨的疑问,魏大仁解释了一下。

    魏大仁小学四五年级时候的班主任姓王,对他非常好。

    小的时候魏大仁调皮捣蛋的厉害,经常被他爹用皮带抽。但这个王老师从来不因为他是班里面的差生歧视他,反而经常劝说他爸爸魏长发不要对儿子这么严厉。魏大仁的语文成绩不好,王老师就用自己的下班时间把魏大仁以及其他几个成绩不好的学生叫到家里,给这些孩子义务补课。

    不止在学习上,包括在生活上,这个只教了他们两年的班主任也给了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班里有不少家庭条件不好的学生。王老师经常给这些孩子买些文具参考书之类的,有时候还会把大家叫到家里吃饭。

    按魏大仁的话说,王老师是他十几年的学生生涯中,遇到过的最好的老师。

    但王老师的命比较苦,她教魏大仁这个班的时候刚刚有了小孩。小孩出生后,一周岁多的时候,他们夫妻发现可能是疫苗打的不对,孩子竟然感染了脊髓灰质炎,也就是小儿麻痹。

    王老师和她丈夫自然非常痛苦,但两口子都是很坚强的人。即使是双职工,工作都很忙,王老师又在带毕业班,但仍旧把儿子伺候的干干净净的,并且带着孩子四处求医问药,总算控制住了病情,虽然会落下残疾,至少在孩子长大后不会失去自理能力。

    在第一个孩子三岁时,根据政策,两人可以再要一个小孩,两口子就又要了一个,是个男孩儿,非常健康,也非常聪明可爱,不到一岁就学会了说话,一岁半的时候就会背不少唐诗。

    夫妇两个当然很高兴,把这姐弟两个当成掌中宝一样,虽然日子过得苦了点,但一家人心态好,也很其乐融融。

    在三年前,王老师的丈夫车祸去世了,整个家庭的重担都落在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头上,她只能自己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长大。

    像她这样好强的女人,即使生活再苦,也不会向命运低头。王老师咬咬牙,每周除了免费给差生补课外,还利用周六日的时间在学校外面的补习班上班,硬是一个人坚持了下来。

    但在上个月,悲剧再一次降临在这个不幸的家庭。有一天,王老师在外面上课,本身回家就比较晚,还要去中医诊所接正在做针灸治疗的大女儿,到家就更晚了。

    小儿子正是四五岁调皮的年纪,可能是在家里玩火,引燃了家里的东西,等王老师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浓烟滚滚,火势已经蔓延了。

    王老师知道自己的儿子还在房子里,不顾自身安危,把女儿放在外面自己冲进去救儿子。儿子是救出来了,但她和儿子都被重度烧伤,被消防员送到医院抢救。

    因为抢救及时,母子两个算是捡回一条命,但她的儿子却被烧傻了。

    这个家算是彻底垮了。

    魏大仁听说这件事后,组织了同学捐款。但都是学生或刚刚工作没几年,哪里有太多钱,几十个人凑出来的钱还不够交两天住院费的。现在又正在做医疗改革,公费医疗报销非常困难,如果再不能凑齐住院费,医院真的会停医停药。

    烧伤的治疗,是个长期的过程,不但痛苦,更需要不停地做植皮手术。所需要的医疗费用对于任何一个普通家庭来说,都是天文数字。

    魏大仁咬了咬牙,拿出自己攒的用来买地的三万块钱,统统交给了医院,虽然钱还是不够,但至少能坚持一段时间了。

    魏大仁说完,眼圈也红了,苦笑道:“现在我四处找钱,这个月收上来的四千多块钱除了给王老师交医药费,还要安置小如的生活。哦,小如就是王老师的女儿,她家的邻居暂时收留了她,我每个月定时给他们生活费。王老师他们在渝州也没有什么亲戚,只能暂时先这样对付着。我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现在想想,还是你当初说的对,要多赚钱,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也不至于一筹莫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