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20章 宋豫湘

    众人对丁垒一阵笑骂,张晨也笑着摇摇头,倒是不以为忤,谨慎而又热情,胆小而又开朗。丁垒性格就是这样。

    挺好,这也是张晨选择丁垒来做这家门户网站第一任掌门人的原因。

    在互联网创业初期,产品思路是最正确的思路,无论是腾迅还是网艺,都遵循了最基本的产品思路。做好的产品,而不是玩概念,才是网艺、腾迅、心浪这种公司在互联网泡沫破灭时能够生存下来的前提之一。

    丁垒性格中的保守和谨慎,在张晨看来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反而是大大的优点。自己是最能知道未来发展方向的,只要自己一直充当舵手,掌握好方向,再有丁垒这种老船长驾船,沿着这个方向走,躲开种种漩涡暗礁,又怎么可能不成功?

    反而是那些冲劲极强,喜欢四处出击的,张晨当然可以作为投资人给他们投资,但如果是找他们来做自己的职业经理人,那还是算了吧。

    毕竟这家网络公司,必然会在未来成为整个华夏互联网的巨头,2017之前的路,这个世界没有谁能够比张晨走得更正确了。

    张晨和大伙儿挨个捧了一杯,都是年轻人,很快就打成一片,就连唯一桌上唯一的萌妹子胡凝都多喝了几杯。

    先喝的张晨从芭芭拉酒庄里拿的红酒,然后又是红星二锅头,紧接着又是燕京啤酒,等到一顿饭吃完,除了张晨没怎么喝还算清醒、王晓川因为刚做完手术没法喝酒以外,几乎躺了一地。

    张晨找吴天和刘金龙把大伙儿抬上车,人太多,刘金龙又去外面叫了辆夏利,多给了司机五十块钱,司机才同意拉这群醉鬼,否则有一个吐车上,就耽误半晚上的活儿。

    还不错,一路上这群人还真都没吐。下了车,到了清华园小冷风一吹,才一个个都扶着九号楼的砖墙哇哇大吐。

    一个个送回宿舍,张晨才带着吴天和刘金龙回到甲所宾馆。

    张晨之所以对这些人另眼相看,一方面是和这些学生相处起来很轻松,让张晨回想起来自己的大学时代。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国内现在it方面的人才实在太少了,谁能够吸引更多的高端人才,谁就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主动。

    现在可不是蓝翔技校出来的学生都能码出几万行代码的时代,更不是各种编程工具、平台非常便捷的时代。现在的程序员,还有很多在研究dos系统下的编程技巧呢。而这群人,已经算是国内最有潜力的一群高技术人才。

    回到宾馆,张晨洗了个澡,掏出电话给汤淼淼打了一个。

    汤淼淼此时刚刚到家,这也是她这半年来第一次回家。

    此前汤淼淼因为华仲兆的事情和母亲搞得挺不愉快,她母亲宋豫湘性格强势,对她和汤连松都比较严厉,这次汤淼淼回来,虽然宋豫湘表现出了主动的姿态,除了让阿姨做了一桌子的菜,更是自己亲自下厨,给汤淼淼做了一份她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西红柿炒鸡蛋。

    汤淼淼也装作没事人一样,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

    正在这时,汤淼淼的电话响了,汤淼淼拿起电话一看,是张晨。

    汤淼淼若无其事的走到自己房间接起电话,宋豫湘冲汤淼淼的房门对汤连松努努嘴,“欸,你说淼淼会不会在美国谈恋爱了?”

    汤连松停下筷子:“应该不会吧?我前些日子刚去美国,没发现什么特殊情况啊。有个女孩儿和她住一起,就是那个小苏,苏阳教授家的女儿。”

    宋豫湘考虑了一下:“不对,我觉得肯定有情况,华家那小子不是在旧金山吗,是不是他俩在美国谈上了?”

    汤连松摇摇头:“上次在领事馆的酒会上看到华家那小子了,淼淼是真不喜欢他,你就别把他们两个往一块儿扯了行不?”

    宋豫湘瞪大眼睛:“怎么是我把他们往一块儿扯?这不是老爷子发的话吗?”

    汤连松心里一阵腻歪,“我知道你和华文戈交情不错,当年他也确实有点冤。但他家小子真的没法和他比,虎父犬子,根本配不上咱们家淼淼。”

    宋豫湘当年插队的时候和华文戈在一个地方,华文戈是当时她们这群小姑娘心中的白马王子,虽说过去那么多年了,宋豫湘未必还会对华文戈有什么旧情,但如果没有年轻时这份好感,宋豫湘又怎么可能会一个劲儿的撺掇汤淼淼和这么个纨绔子弟交往。

    宋豫湘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我也是为这个家好你知不知道?我爸的话咱家人谁敢不听?再说了,仲兆这孩子你我也都见过,哪里不好?淼淼是我亲生女儿,我还能害她?”

    汤连松心头火起,他当年也是选调的工农兵大学生,分配工作后认识的宋豫湘,家庭成分比宋豫湘好得多。当时宋家老爷子还属于被打倒在地的那批人,宋豫湘在单位没少被人欺负。

    汤连松当时看宋豫湘可怜,明里暗里经常帮忙,一来二去,两人就谈起了恋爱,也就是这个时候,宋家老爷子被平反,又走上了领导岗位,汤连松也就半推半就的和宋豫湘结了婚。

    可婚后,随着宋老位置越来越高,宋豫湘的脾气也越来越大,对他也越来越颐指气使。他也承认,这几年仕途的发展也多亏了宋豫湘,但谁愿意在家里天天对老婆低声下气啊。

    汤连松强忍怒火:“女儿刚回来,我不想和你吵,总之,这件事我不同意!”

    宋豫湘眉毛倒竖,刚想说话,汤淼淼就回到了餐厅。

    宋豫湘给汤淼淼盛了一碗黄豆猪脚汤,“淼淼,在美国怎么样?习惯吗?”

    汤淼淼喝了口汤:“挺好的,每天学校别墅两点一线,周六日去公司加班,能学不少东西。”

    宋豫湘敏感的抓住汤淼淼话中的细节,“去公司加班?什么公司?”

    汤淼淼若无其事道:“我周六日在一家投资公司兼职,学以致用吗。”

    宋豫湘看了一眼汤连松,“你一个人在美国,遇到事情不要自己扛,你华伯伯在那边很多年了,有事情可以找他,我不是要你一定和华仲兆交往,但有个照应也不错。”

    汤连松皱皱眉,刚想说话,汤淼淼就平静道:“不用了,我和华仲兆不可能,他就是个人渣。”

    宋豫湘气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汤淼淼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从自己的行李里面拿出张晨给他的那盘录音。

    “你们自己听。”汤淼淼把录音带甩给宋豫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