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13章 利益交换

第313章 利益交换

    “hey,芭芭拉,好久不见。”张晨带着汤淼淼远远的对芭芭拉鲍克塞打了个招呼。

    芭芭拉手持一把修枝剪细心的剪掉一颗高藤,现在正是修建葡萄藤最好的季节,为了保障出产葡萄的质量,往往要在冬季葡萄藤自然落叶后到春伤这个阶段将葡萄藤多余的枝蔓减掉。

    张晨之所以在纳帕山谷请陶志文夫妇吃饭,除了想要体验一下目前名声不彰的传奇大厨托马斯盖勒的厨艺,更主要的是要来见一见芭芭拉鲍克塞。

    芭芭拉十几年前就在纳帕山谷买了一个小酒庄,仅仅只花了三十万美元,时至今日,光是这片葡萄园的价值就不在两百万美元之下,不得不让人佩服芭芭拉当年的眼光。

    芭芭拉摘下头顶的草帽,指挥工人继续修剪,满面笑容的对张晨道:“我这里正缺工人,你来帮忙再好不过了。”

    张晨知道芭芭拉在开玩笑,耸耸肩:“只要你不介意明年的葡萄减产,我完全没问题。”

    芭芭拉哈哈大笑,“我可不忍心让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干这样的粗活。”

    张晨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伊芙琳。”

    汤淼淼乖巧道:“芭芭拉夫人,见到你很高兴,zack跟我提起你很多次。”

    芭芭拉鲍克塞笑眯眯的,“真是可爱的女孩,zack,你找女朋友的眼光比你的赚钱眼光还要好。”

    说罢,芭芭拉扔掉手里的修枝剪,带着二人来到酒庄长廊下的一张茶桌旁坐下,“上个月你介绍的那批华夏的考察团已经把友好城市的提议提给了威利,威利已经签了市长令,同意和滨城展开友好城市的谈判。”

    威利布朗是旧金山市市长,同时也是旧金山第一个黑人市长。

    张晨点点头笑道:“我听威廉姆说过了,很感谢你的帮忙。”

    芭芭拉喝了一口红茶,“不算帮忙,旧金山华人比例本来就高,滨城又是华夏吞吐量最大的港口之一,旧金山对华夏的航运,很多都要经过滨城港,双方在经济上有很强的互补性,如果能够扩大合作,对彼此都是好事。”

    张晨点点头:“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如果没有你的引荐,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对了,前两天我让劳尔德以火种源资本的名义向blc捐了六十万美元。”

    blc是加州的一个非盈利机构,火种源其实也可以直接捐钱给民主党,但张晨早就养成了做事留一手的习惯,还是找了一家非盈利机构过了一手,这样就没人能查得出来这笔钱的真正出处是哪里。

    联邦参议员六年一个任期,98年是她的选举年,虽然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但竞选资金的筹措工作却是要提前开展的。

    纵然选举法对于政治献金有严格的规定,这些政客也能想到无数种办法规避选举资金的筹措限制。

    非盈利机构就是其中一种。

    芭芭拉不动声色的唔了一声,指着眼前的葡萄园道:“今年冬天的天气不错,如果明年春伤后仍旧是好天气,又会是一个丰收年。”

    张晨笑道:“这几年加州的天气一直都不错,酿出来的酒也不会差。我建议这两年酿的酒可以存起来,以后肯定会升值。”

    芭芭拉和张晨相视一笑,彼此都心照不宣。

    “吱~~~”一辆七十年代的老皮卡停在长廊边,一个三十出头的男青年从车上跳下来,“妈,抱歉,我来晚了,这是乔丹娜,我跟你提起过。”男青年指着刚刚从皮卡上下来的一名二十多岁的辣妹向芭芭拉介绍,顺便微笑着向张晨和汤淼淼点了点头。

    “zack,这是我的儿子道格,此前在波士顿咨询公司外派到华夏工作过一段时间,上次我去华夏,就是去看望他。”芭芭拉向张晨介绍道。

    道格一看就是经常运动的类型,皮肤被晒成了古铜色,看上去满阳光的,“hey,zack,经常听母亲说起你。”

    今天张晨和芭芭拉的见面,主要是为了华夏家电反倾销的事情,此次反倾销实际是中美两国96年初的政治冲突在贸易领域的延续,而戴安娜费恩斯坦恩的选举年是在明年,她此时抛出对华夏反倾销调查的提案,主要还是为了在明年的选战中拉拢州议会中的反华派议员。

    道格主动聊起反倾销的话题,“zack,最近我也做了一些调查,华夏家电的倾销问题是现实存在的,很难在议会中做出有效反驳。”

    芭芭拉拿起茶桌上的草帽,“你们年轻人多聊一聊,我去继续修剪葡萄藤。”

    道格拍了拍乔丹娜的屁股:“宝贝,你过去帮帮忙。”

    道格看到汤淼淼仍旧没走,略略皱了一下眉,张晨给汤淼淼又倒了一杯茶,“伊芙琳的父亲是粤海外经贸委的副主任,这次反倾销如果彻底成立,粤海的家电厂商会损失惨重,对她父亲也有一些不利影响。”

    道格作为芭芭拉唯一的儿子,芭芭拉把很多具体的操作都交给道格来做,一方面避免自己的政治风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锻炼道格。

    道格毕竟在华夏待过一段时间,很快就明白张晨的意思,抱歉的对汤淼淼点了点头,随后对张晨道:“费恩斯坦恩在华盛顿的影响力比我母亲还要强一点,而且这几年两个人配合的一直很好,母亲不会主动挑起事端,破坏平衡。”

    张晨微微颔首:“费恩斯坦恩要的是议会选票,确实不会轻易让步。但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操作余地,甚至操作起来难度并不会太大,也不会给芭芭拉带来任何风险,破坏她和费恩斯坦恩的合作。如果运作得当,甚至能让芭芭拉得到更多的好处和政治资本。”

    道格饶有兴趣的看着张晨,他对这个还不满十八岁的少年确实很感兴趣,而面见之后,更是让惊讶于张晨的老道。

    张晨继续道:“反倾销税的征收,从实际操作来说,并不是一刀切的征收标准。你在华夏待过一段时间,应该有所感觉。目前华夏的制造业企业,虽然出口业务很多,但对国际贸易并不在行,对于如何处理这种贸易争端,更是毫无概念。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他们都不知道要来美国应诉。”

    道格惊讶道:“不可能吧?如果不来应诉,就会自然败诉,他们难道不要美国市场了吗?”

    张晨耸耸肩:“没什么不可能,因为他们还没有吃过苦头。华夏现在的商业秩序只是初步建立,很多企业主都没有基本的法律观念也不懂国际贸易中的商业准则。”

    道格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他在波士顿咨询公司外派华夏期间,对这些感受很深,不用说企业,就算是各地政府,都没有几个真正能搞明白外贸应该怎么做的。

    张晨继续道:“所以,我们所求的,只是针对粤海的家电厂商网开一面,伊芙琳的父亲会组织粤海的家电厂商集体应诉,我在美国给他们找合适的律师代理这个官司。而其他的公司,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我们毫不干涉。这样的诉求,芭芭拉只需要和费恩斯坦恩达成默契,共同对贸易委员会施压,很容易就能做到。”

    道格听后哈哈大笑,“是的,这确实是一个可行的方案,费恩斯坦恩应该会同意。”

    “但是,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