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08章 深度合作(最后一天了,求月票!推荐票!书单!)

第308章 深度合作(最后一天了,求月票!推荐票!书单!)

    听到彼尔德的话,张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真和娜塔莉说的一样,这些犹太人真的是狮子大张口。

    一百五十万美金一年?二十年后扎克伯格的安保费用也才一百五十万,现在这个年代,美元还能被称为美金,贝尼塔尔敢张嘴就喊出一百五十万美元的高价,实在是勇气可嘉。

    张晨微微笑道:“克里斯蒂安,我之前同约瑟夫说过,今天不谈收费问题,我们会做一个招标,以相同的标准向各个安保公司发出招标邀请,如果你们有什么好的方案建议,可以向我的行政部门提出,我们会在招标方案的确定上予以考虑。”

    彼尔德夸张的摇摇头:“不,zack,招标并不是一个好的建议。对于你们来说,最大的利益就是尽可能确保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在这方面,不是用数字标准可以衡量的。如果招标,各个公司会首先从成本上进行考虑,势必会削弱实际的安保效果。”

    张晨呵呵道:“securicor、group4falck、北桥,甚至同样是你们以色列的isf,我相信在专业性上同你们相比并没有太大差别,甚至其雇员人数远远超过贝尼塔尔。”

    彼尔德心中肉疼,如果张晨坚持招标,大量安保公司都会蜂拥而至,这口肥肉说不定也就变成了鸡肋。

    彼尔德眼珠转了转:“贝尼塔尔在前年刚刚被以色列国际安全学院收购,我们的员工基本素质是行业中顶尖的。要知道,我们几乎所有员工都获得了国际安全学院的b级以上认证,其中a级认证超过10%,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安保公司的人员资质水平都要高。”

    张晨嘿嘿一笑:“你们去年的营业额是一千五百万美元,看上去不少,但其中55%的收入来自于咨询服务,也就是通过你们的渠道,为国际安全学院提供人员培训方面的支持,而私人安保业务,总收入也仅仅只有不到七百万美元,利润额不会超过一百万。如果按照你刚刚收费方案,你们也就只有十个客户,我实在看不出来你们的经验和能力又如何丰富。”

    彼尔德面色一变,无论是贝尼塔尔还是国际安全学院,都不是上市公司,没有披露财报的义务,张晨是怎么知道他们具体收入的?

    张晨笑了笑:“我是idg的合伙人之一,idg旗下的idc的情报能力你们应该知道,了解一些这个行业中的情况并不难。”

    彼尔德露出一副冤枉的表情:“zack,你误会了,可能确实150万美元的这个收费高了一些,但这只是一个初步报价,其中涵盖了你和你家人的综合安保服务和硬件的供应及维护。”

    张晨扬了扬眉,“克里斯蒂安,我们不要捉迷藏了,虽然我不了解这个行业的具体情况,但150万美元一年是不可能的,你们最好重新拿出一份有诚意的方案。”

    “不过,”张晨笑了笑,“我这里还有一份方案,你们可以考虑一下。”

    彼尔德提起精神:“什么方案?”

    张晨轻松道:“一千万美元,70%贝尼塔尔的股份,其中10%作为管理层股份。”

    彼尔德张口结舌,他怎么也没想到面前这个华夏小子居然想要收购贝尼塔尔。

    “zack,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彼尔德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道。

    张晨看着彼尔德,“当然没有,我是认真的。”

    张晨想要收购贝尼塔尔,当然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和火种源提供安保服务这么简单。而是希望通过这次收购,进入军事承包商领域。

    现在是和平年代,军事承包商都没什么生意,最大的业务也不过是几个国际热点地区的安保业务。但张晨知道,和平总是会结束的,911之后,各国的私人军事承包商异军突起,从各国政府都拿到了大笔订单,整个行业的的业务规模短短几年中扩大了几百倍。

    比如最有名的黑水,短短三年,营业额扩大近千倍。而黑水,在军事承包商领域,并不算是顶级公司。

    现在规模最大的安全公司,除了集保这种主做安防设备的硬件供应商之外,营业额超过一亿美元的屈指可数。而在十年后,就有营业额超过百亿美金的巨无霸诞生。

    如果想要收购一家私人承包商,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而贝尼塔尔,则是最好的选择。这家公司实际是以色列国际安全学院的子公司,而以色列国际安全学院在全世界范围内,在安保领域具有绝对的权威性。科索沃战争之后,它所颁发的认证,就会被全世界认可。

    而以色列国际安全学院的背景,又会在西方世界减少很多麻烦,至少在获得美国政府的订单方面,会起到积极作用。

    张晨心中还有一个隐隐的顾虑,随着自己的财富越来越多,如果没有足够的武力保卫财富,会不会到最后落到和沈万三一样的下场,谁都不好说。

    所以,他迟早都要进入私人武装这个领域,而如果现在不未雨绸缪、提早布局,到了99年科索沃战争爆发后,再想搞一支私人军队,难度就太大了。

    彼尔德不可思议的摇摇头:“我只是美洲区的副总裁,没办法对你的方案作出答复。不过,我认为这实在太疯狂了。”

    张晨呵呵笑道:“没关系,你可以把我的提议向摩尔萨大卫汇报。我下周回华夏,预计圣诞过后会再来美国,到时候可以详谈。”

    摩尔萨大卫是国际安全学院的院长,同时也是贝尼塔尔的董事长,此人曾经是以色列军方的高级官员,退休后搞了这个国际安全学院。

    这其中隐藏着多少猫腻,可想而知。

    张晨拍了拍彼尔德的后背,“不管怎样,我回华夏期间,火种源还是会对这次的安保进行招标,你们好好准备吧,我还是希望能和你们在业务上有合作的。”

    彼尔德现在哪里有什么心思继续谈什么招标的事情,他虽然是个副总裁,但年收入也仅仅是十五万美元都不到,每年扣掉税,实际到手也就十万出头。

    刚刚张晨说会给管理层10%的股份,他心里就琢磨开了。虽然他是所谓美洲区的副总裁,但根本没有什么美洲区总裁啊,名义上是摩尔萨大卫自己兼任的,之所以虚拟出一个总裁来,是小公司通用的手段,为的是夸大公司规模和在同客户谈判中能留下更大的余地。而自己作为美洲区实际意义上的老大,怎么也能拿到5%吧?

    至于摩尔萨大卫是否会卖掉贝尼塔尔,彼尔德实在难以判断。但现在整个行业都不景气,连带国际安全学院的业务都是半死不活的,依靠给各家安保公司培训苟延残喘。

    只要以色列军方不反对,也许摩尔萨会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