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05章 不朽

    吃早餐的时候张晨特意环视了一下餐厅,没有看到娜塔莉。

    娜塔莉纵然努力表现的成熟和理智,但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女生,有时候难免也会犯一些幼稚病。

    昨晚两人一路都没说话,回到酒店,各自回房。

    张晨早上才发现,自己的外套还在娜塔莉那里,想了想,还是没去找她要。

    张晨摇摇头,算了,再见面也是尴尬,狼吞虎咽的吃着盘子里的冷餐肉。

    甘杰和勒庞两个人已经吃好了早餐,去检查车况和checkout,张晨也急着出发,吃得很快。

    一杯柠檬水递到他餐桌上,张晨还以为是服务生,刚说了声谢谢,抬头一看,居然是娜塔莉。

    娜塔莉若无其事的坐到他对面,“你今天要去哪?马里布?”

    张晨看了看娜塔莉,点点头:“对,去那边的一个安保公司看看。”

    娜塔莉拿了一盘蔬菜,撒的橄榄油调制的沙拉酱。

    娜塔莉吃了一口沙拉,“哪家安保公司?”

    张晨皱了皱眉,又从自己盘子里给她匀过去一个煎蛋。“benital。”

    娜塔莉厌恶的撇撇嘴:“我不吃鸡蛋。”

    张晨把嘴里嚼着的肉丸咽下去:“如果你还想长高,每餐必须补充一定量的动物蛋白,鸡蛋和牛奶是最好的蛋白质来源,而且,哪怕在佛教中,这两样也属于素食。”

    张晨把最后一口面包也放到嘴中:“我可以保证,如果你继续保持你目前的饮食习惯,你的身高就会固定在5尺3寸。”

    娜塔莉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吃了口鸡蛋。

    “我吃好了,你自便。”张晨站起身,准备要走。

    娜塔莉突然道:“我也要去。”

    张晨转过身:“大小姐,我是去做正事。”

    娜塔莉挑了挑眉:“benital不是一家以色列公司吗?我也是犹太人,说不定能帮上忙呢?”

    张晨看的心中一跳,这个年纪的娜塔莉的魅力几乎无可阻挡。

    舔了舔嘴唇,张晨仍旧坚定道:“还是算了吧,你是明星,万一传出点绯闻就不好了。”

    娜塔莉擦擦嘴,从旁边的椅子上拿起自己的双肩背包:“我也吃好了,走吧,你的车在哪?”

    张晨看人家都已经收拾利索,房都退完了,这是有备而来,无奈道:“好吧,不过今天有可能回不来,下午还要去卡尔斯巴德的训练基地。”

    娜塔莉耸耸肩:“没关系,明天周末,只要周日能回来就可以。”

    张晨也学着娜塔莉的样子耸耸肩,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停车场。

    娜塔莉换了件t恤,但仍旧带着昨天的棒球帽,甘杰和勒庞看到张晨身后跟着一个帽檐压的很低的女孩儿,都相视一眼,艹,够花的,才一晚上功夫,就领个小女生出来。

    勒庞是法国人,很有绅士风度,想要主动接过娜塔莉手中的背包放到车后面,娜塔莉笑着说了声谢谢,但没有把背包给他,表示里面有随身物品,放后座就好。

    勒庞看到了娜塔莉的脸,浑身一震,紧张道:“请问是演马蒂尔德的娜塔莉小姐吗?”

    这个杀手不太冷其实更像是一部法国电影,导演、男主角、摄影,除了女主角和反一号以外,几乎整个制作团队都是法国的。

    而这部电影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法国的电影最高奖项凯撒奖。

    身为天生热爱电影的法国人,勒庞自然看过这部电影,而每个看过的人,没有不会为娜塔莉在其中展现出的惊人魅力吸引的。

    张晨给娜塔莉拉开车门:“娜塔莉是我的好朋友,她会和我们一起去马里布和卡尔斯巴德,她是明星人物,要注意保密,不要乱说。”

    勒庞深吸一口气,虽然蛮激动的,但毕竟老板在旁边,还是止住了继续搭话的念头,只是通过后视镜偷偷观察。

    娜塔莉从背包里拿出张晨的外套,“哦,对了,你的外套还在我这里,还给你。”

    张晨顺手接过,也扔到商务车的第三排座椅。勒庞和甘杰在后视镜看到后,心里都是一颤,看来这俩人关系不单纯。

    张晨在车上拿了一本书静静地看,娜塔莉也在看书,一时间车内只剩下风噪声和沉闷的引擎声。

    十几分钟后,娜塔莉侧头问张晨:“你看的什么?”

    张晨把书翻过来,给娜塔莉看了看封皮,《tohaveortobe》(占有还是存在)。

    娜塔莉摆了个wow的口型,“你也会看这类心理学的书籍?”

    张晨笑了笑:“做投资,比起技术,更重要的是研究人的心理。从某种意义上说,心理学是所有社会科学的基础。”

    娜塔莉拿过张晨手中的书随手翻了翻:“我非常喜欢弗洛姆对占有式生活方式的批判,人在不停tohave(翻译成占有总是不准确)的同时,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保卫这些占有物,无形中,人反而丢失了本我,变成被占有物占有。”

    张晨笑了笑:“作为佛洛依德的信徒,佛洛姆太喜欢用本我超我这套理论去解释所有的社会心理。其实他的理念在几千年前就有人提出过,在佛教中,贪嗔痴慢疑被称为五毒,弗洛姆说的就是贪的范畴。而在犹太教中,也有七宗罪的说法,贪婪也是其中一项。”

    娜塔莉奇怪道:“你不认可弗洛姆的理论?那为什么看的这么认真?”

    张晨摇头道:“谈不上不认可,只不过,我认为任何心理学理论,都不可能完整论述人的心理成因,我更加看重的是各种理论中的实用性。”

    张晨扬了扬手中的书:“就像这本书,通过弗洛姆的描述,我作为一个东方人,能够从中了解到西方人特有思维是如何形成的,心理成因又是什么。”

    “我是搞投资的,最关键的就是要和人打交道,多学一些总没有坏处。”

    娜塔莉叹了口气:“你这就是典型的占有心理,在用功利的心态在读书。人占有的越多,会越失去本我,会更加难以抵抗对死亡的恐惧。因为你会怕失去,怕失去财富,怕失去生命,会用全部的精力去保卫这一切的安全,却忽视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张晨想了想:“娜特,你打过俄罗斯方块吗?”

    娜塔莉懵然点点头,不知道张晨为何会提起这个话题。

    张晨用手在空中比划着,“俄罗斯方块是不会被通关的一款游戏,游戏的唯一结局就是死,但死和死也是不同的,因为你死亡的时候分数的高低不同。而得到游戏分数前十的玩家,可以在游戏历史纪录中输入自己的名字,每个用这台游戏机玩这个游戏的玩家都能看到你创造的纪录。”

    “人生其实就是这场游戏,也许最终结局都是一定的,但每个人在结局时得到的分数是不同的。有些人的成就被世人铭记,而大多数人,可能死后没有两年,这个世界上能记住他的也就只有他的直系亲属,再过几十年,可能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也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我曾经听过这样一种说法,一个人一生中会死三次,第一次是脑死亡,意味着生理意义上的死亡,第二次是葬礼,意味着社会意义上的死亡,第三次是遗忘,这世上再也沒有人想起你了,那就是完完全全地死透了。”

    “无论是对财富的追求还是对艺术的追求或者对知识的追求,彼此间并没有搞下之分。弗洛姆通过写书,让更多人记住了他而获得不朽,而我,希望通过财富来获得不朽,而你,也一定能通过自己的表演,在电影中获得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