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03章 格里菲斯天文台

第303章 格里菲斯天文台

    “你在洛杉矶?”娜塔莉惊喜的问张晨。

    张晨看了看前面的甘杰和勒庞,收音机的声音有点大,“是啊,怎么了?”

    娜塔莉开心道:“我也在,你来做什么?”

    张晨敲了敲甘杰的后背,让他把收音机的声音调小一点,“马里布有一家安保公司,我想去看一看。你呢?你家好像不在洛杉矶吧?”

    娜塔莉格格笑道:“我是本次英特尔科学奖的形象大使,也入围了英特尔科学奖,可惜只是进了半决赛,没进决赛。今天是来参加颁奖典礼的。对了,我住在富兰克林大道和西北大道交口的ferrini酒店,你们也可以住这里。轮到我致辞了,拜拜,一会儿把地址发给你。”

    还没等张晨说什么,娜塔莉就挂断了电话。

    张晨倒是蛮惊讶的,英特尔科学奖大多数人都不太熟悉。但张晨毕竟在斯坦福待了两个月,很多课不是白上的。

    这个奖有小诺贝尔的称呼,专门颁发给那些“有可能在科学领域做出巨大贡献”的高中生。

    时至今日,有五位诺贝尔奖得主曾经获得过英特尔科学奖,还有一位菲尔茨奖。

    反正住哪儿都是住,张晨把地址念给甘杰,让他往ferrini酒店开。

    洛杉矶市区的路非常堵,甘杰走走停停一个小时,终于找到了这家ferrini酒店。

    张晨瞅了一眼这酒店就皱了皱眉,倒也说不上太差,可也就是后世国内精品快捷酒店的水平。

    娜塔莉怎么住在这儿?

    既然已经到了,几个人也不想再换地方,把车停好,办入住。

    刚刚吃完饭,娜塔莉的电话就到了,“hi,你到了吗?我也刚刚回到酒店,要不要出去走走?洛杉矶的夜景很漂亮的。”

    张晨想了想,“好,我们大堂见。”

    张晨找了件外套套在身上,现在晚上已经有些冷,大概十四五度的样子。不过洛杉矶冬天的气候比旧金山好很多,至少没有那么多的雨水。

    但空气质量比旧金山就要差得多了,张晨突然有种回到滨城的感觉,远远望去,洛杉矶的能见度似乎和滨城也差不了太多,夜空中也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霾。

    没一会儿,娜塔莉也蹦蹦跳跳的来到酒店大堂。

    娜塔莉没有做多余的装扮和掩饰,只是戴了一顶棒球帽,仍然穿着长袖体恤和牛仔裤。

    之前两人虽然在电话中表现的都很自然,但彼此心知肚明,还是有些尴尬。

    两人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娜塔莉正了正头顶的棒球帽,“ok,我们出发吧。”

    张晨挑挑眉:“出发?去哪里?我怎么感觉又在被你牵着鼻子走?”

    娜塔莉走在前面,蹦蹦跳跳的:“牵着鼻子走?怎么牵?”

    张晨这句话完全是用英语直译的,“在以前,东方的耕作主要靠牛,为了让牛听话,农民会被牛鼻子上穿一个铜环,这样拉着铜环,牛就会按照人牵着的方向行走。”

    娜塔莉皱皱眉,露出一个不忍心的表情:“残忍。”

    张晨耸耸肩:“恰恰相反,由于牛是主要生产工具,甚至是一户农民最大的财富。所以牛平时得到的待遇非常好,平时吃的是精细草料,牛如果生病了,农民会比自己生病更加着急,而且也不会让牛过分出力,怕把牛累坏了影响寿命。”

    “在东方的乡村中,一头牛从三岁开始要为一户农民效力二十多年,也就是说,它的寿命至少能有接近三十年。西方现在都是机械化生产,牛都是养来吃的,甚至还有三个月的小牛肉,这些牛肯定是不穿鼻环的,但从出生到死亡,他们只有三个月到三年的寿命,死后的骨头还要被磨成粉,做成饲料喂食给同类。今年爆发的疯牛病,就是这个原因。”

    娜塔莉看着脚尖:“我父亲是医生,有一次他带回家一只小鸡,很可爱,我喂了它两天,然后我父亲说这只小鸡是用来做激光手术实验的,我当时什么都不懂,还很感兴趣的看父亲如何做实验。当小鸡临死的时候,我看到它惊恐的眼神,才意识到他们也都是生命,所以我才开始吃素。”

    张晨不太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和老外探讨动物权利纯属自讨没趣,双方的价值观根本不同。

    张晨看了看周围,“呃,咱们到底是要去哪?用不用我叫司机开车?”

    娜塔莉抬起头,笑道:“不用,这里有穿梭巴士。”说着拉张晨上了一辆十几个人的小巴。

    车上大部分人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兴奋之情,也有几对情侣挤坐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张晨坐下后,不经意问道:“这巴士是去哪里的?”

    娜塔莉把手指放到嘴边“嘘”了一声,张晨只好不再追问。

    小巴沿着好莱坞山一路开上去,虽然好莱坞山不高,但张晨还是感觉耳压有轻微的变化。

    张晨歪着头瞅了瞅娜塔莉,不得不说,现在的娜塔莉波特曼是最漂亮的时候,中等长度栗色的小卷发扎在脑后。

    虽然肤色不算特别白,但也闪耀着健康的光泽和细腻,脸上稍稍有一些婴儿肥,反而让她比成年后多了一分俏皮纯真。

    眉眼之间的精致和深邃让每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为之沉醉,张晨自然也不例外。

    娜塔莉看着张晨笑了笑,“你在想什么?”

    张晨耸耸肩:“我有点后悔那天没有配合你演下去,好像错失了一些美好的东西。”

    娜塔莉抿嘴笑了笑,正想说些什么,小巴一个刹车停了下来。

    车上的人鱼贯而出,有的人拿出相机拍照。张晨环视了一圈,发现这是一大片草坪,很像个公园,不远处有三个连成一体的圆顶建筑,而地下装了不少射灯,把这栋建筑在夜里映衬得很明亮。

    娜塔莉双臂张开,伸展了一下腰身:“这是格里菲斯天文台,漂亮吧?。”

    张晨还是第一次来天文台,好奇的四处打望,不知道是不是入围英特尔科学奖的原因,娜塔莉的心情明显不错,“我住那家酒店,就是因为那里是距离格里菲斯最近的酒店,穿梭巴士十分钟就能到达。在洛杉矶,这是我晚上最喜欢来的地方。你感觉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