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99章 绝地逃亡

第299章 绝地逃亡

    大飞屁滚尿流的从其记餐厅后门钻了出来。

    想到刚刚听到的一切,即使现在是冬天,大飞背上都是一片湿冷。

    “怎么就这么倒霉呦,早知道和华仲兆一起被抓进去得了。”大飞心中叫苦。

    打高尔夫那天大飞运气不错,由于机灵,躲的远,就没被警察抓走。

    他怕警察把他抓走后,有了犯罪记录会吊销他的绿卡,于是这几天他就没敢在市面上露头。

    这两天他听说虾仔已经被保释出来了,但却被执行帮规切了一个手指头,大飞心下稍安,看来警察也不会一直盯着自己了。憋了几天,就想出去转转。不过还是得躲着点虾仔,别触霉头。

    到了平时打球的台球厅,刚打了两杆,就听到虾仔的声音。

    虾仔被抓进去和他脱不了关系,而虾仔又是有名的心狠手辣,大飞一听虾仔的声音,就差点尿了。要是让虾仔见到自己,自己这小命保得住保不住不说,这手指头肯定是要赔给这魔头了。

    情急之下,大飞看到旁边有个衣帽柜,空间虽小,但也能藏一个人,大飞咬咬牙,躲进了衣帽柜里。

    最初虾仔只是带着其记餐厅老板的二女儿阿凤一起打球,大飞大气也不敢出,就盼着虾仔欲火焚身,赶紧带上这阿凤去楼上的炮房,自己好能尽快脱身。

    但没想到,虾仔非但没去炮房,反而和手下密谋了一个这么骇人听闻的计划!

    大飞拼命捂着嘴,才能制止住自己的牙齿发出嘚嘚的声音。他知道,这时候如果被虾仔发现,可就不是一根手指能解决的问题,要的是自己的小命!

    感觉过了很久很久,大飞听到外面已经没动静了,把衣帽柜的柜门轻轻推开一条缝,往外看了看,确实没人了。

    大飞小心翼翼的从衣帽柜里钻出来,时间太久了,手脚都是麻的。

    大飞缓了几秒钟,蹑手蹑脚的就要往外走,正在这时,吱呀一声,地下室的门开了,大飞吓得一哆嗦,定睛一看,正是阿凤。

    大飞吓得魂飞天外,要是虾仔和阿凤在一起,自己可就死定了。

    阿凤疑惑的看了看大飞,这人看着面熟,应该是熟客,但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刚刚走的时候明明没人啊?

    大飞看阿凤只有一个人,内心交战,是不是杀人灭口。

    但想了想,自己也没这个本事,还是赶快脱身,看样子阿凤也未必知道刚刚虾仔他们在谈什么事,于是干笑两声,“刚刚去了趟厕所,马上走,马上走。”

    阿凤疑惑着也没阻拦,大飞出了餐厅后门就一路狂奔,一直跑到联合广场才算心下稍安。

    大飞站在广场边,看着车来车往,双腿仍旧颤个不停。

    “不行,得赶紧回去拿绿卡、拿护照!其他什么都不拿了,赶紧搬家。”大飞打定主意,叫了一辆出租,直奔自己的住所。

    从家里拿了必要物品后,大飞锁好门,刚刚下楼打上车,就看到几个人鬼鬼祟祟的来到自己家门口,大飞仔细看了看,应该是虾仔的人,不由得更是害怕。

    旧金山的出租车司机大多是巴基斯坦人,和华人一向没什么接触,大飞相对比较安心,让司机过跨海大桥,往奥克兰方向开。

    到了奥克兰,大飞本想去投奔自己国内的老乡,但在门口就吃了一个闭门羹。

    老乡不在,而且两个月前就搬走了。

    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大飞一个人走在奥克兰的街道上,周围都是醉醺醺的黑鬼,大飞缩了缩脖子,又冷又饿又怕。

    天下之大,何处是我的安身之处啊。

    回国?现在自己连一张机票都买不起,怎么回国?

    想到回国,大飞眼前一亮。

    但这人会帮他吗?自己以前虽然没直接得罪过他,但自己以前毕竟当过华仲兆的跟班,要是他不答应怎么办?

    大飞咬咬牙,不管了,是死是活也就是这一条路了。

    “hey,taxi!”大飞又拦了一辆出租车,他倒是谨慎,只让司机开到奥克兰国际机场,又在机场找了辆去圣何塞的小巴,中途在山景城下了车。

    从山景城到帕拉奥图,走路也就是四五公里,大飞没钱再打车,连走带跑半个多小时,来到汤淼淼的别墅门口。

    帕拉奥图的别墅区晚上很安静,也是治安最好的地段之一,有24小时警车巡逻。

    美国政府现实的很,哪里交的税多,自然就往哪里投入警力,至于那些贫民窟,抱歉,可能报警后两个小时都没有警察到来。

    大飞正犹豫着,他鬼鬼祟祟的身影早就被旁边巡逻的警察注意到了,看他蹑手蹑脚的往别墅方向走,三个警察猛地窜出来,三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不许动!(freeze)”

    大飞吓得一哆嗦,高举双手。其中一个警察从腰后取出手铐,另外两个警察仍然用枪口对准大飞。

    大飞都快崩溃了,叫道:“我不是坏人!你们抓错认了!我是来找人的!”

    警察压根不理他的叫喊,把他反手铐住,收起枪,才问他:“你这么晚在这里做什么?”

    大飞连忙解释:“我是来找人的,就是这栋房子,看到没?找这栋房子的主人。”

    警察从他身上搜出绿卡、护照、驾照,用手电照着对比了一下真人,“你认识这里的主人?”

    大飞连忙点头:“认识!认识!”

    张晨在楼上卧室里听到外面有动静,把窗帘拨开,透过窗子一看,门外几个警察装束的人好像在自家门口抓着一个弯腰驼背的人在盘问。

    看身影挺眼熟。

    张晨穿着睡衣下楼,推开别墅门,“几位警官,发生了什么事?”

    大飞一见张晨,叫道:“张先生,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是坏人!我有重大的事情跟你说!你一定要救救我!”

    张晨沉吟了一下,认出来这就是当天在华仲兆身边的那个跟班,但他怎么知道自己的住址的?

    警察客气的问道:“先生,你认识他吗?我们在你家门口看到他行为鬼祟,正准备带回警局盘问。”

    大飞看张晨没说话,连忙用中文道:“张先生,我真的有重要的事!关于虾仔的!他要杀我!”

    张晨心头一震:“虾仔?就是那天你叫来的那几个人的头目?”

    大飞拼命点头:“对,对,我无意中发现他密谋要干掉洪门的高层,而且还要对您不利,给您通风报信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