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98章 政变

    张晨沉吟道:“也就是说,行凶者并非是为了钱。”

    虽然在电话中张晨看不见,但罗杰仍旧点头道:“所以警方推测应该是帮派内斗导致的暗杀,据唐人街的警察说,蔡祺由于强行在帮派内部搞改革,得罪了不少人,目前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

    正在聊着,罗杰突然道:“zack,我这里有电话,可能又是紧急新闻,我闲下来给你打电话。”

    唐人街一间地下台球室中烟雾缭绕,虾仔叼着一根烟眯着眼正聚精会神的打桌上最后一个九号球。

    “啪!咚!”9号精准的进洞,虾仔身旁的妖艳女子扭着水蛇腰娇嗔道:“虾哥,你一点都不让着人家~”

    虾仔面无表情的在女子屁股上捏了一把,让她先回避一下。看女人走了,才转身问烂仔成旁边的两个大汉,“解决完了?没被人看到吧?”

    两人忙道:“没有,我们全程都蒙着脸,街上人多,反而利于脱身,没人看见我们的脸。”

    虾仔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好,我不会亏待你们。”

    说罢叫过烂仔成:“叫另外三组兄弟再过十分钟也开始动手,完事后,让他们直接去码头,那里有船接应,让他们先去大陆躲一阵子,以后风头过了再把他们接回来。”

    “对了,每人给一万美金的安家费,这笔钱省着点用,在国内至少够用一年的。一年之后,再把大家接回来,申请绿卡。”

    两个大汉面露喜色:“多谢虾哥,多谢虾哥!”

    虾仔挥挥手,两名大汉屁颠屁颠的退了下去,外面有人接应他们,把他们直接送到码头。

    看四周无人,烂仔成担心道:“大佬,我们这次内四堂杀掉三个堂主,连大龙头也杀了,以后要是被人知道……”

    “被人知道?”虾仔冷笑了一声,“烂仔成,你从粤海来三藩好久了?”

    烂仔成想了想:“87年来的啦,当时以为三藩遍地是黄金,找蛇头,当猪仔,在集装箱里差点活活闷死啊。”

    虾仔点点头,“我是76年从香江来的,是当时香江的大佬介绍我到的这边,当时正是香江heishehui最辉煌的时候,刚成立的廉署署长都被搞死了。我来到这边后,觉得,哇,这边的帮会好高级,打的口号是驱逐鞑虏、反清复明,大多数人还都有正当身份,做的都是正经生意。”

    虾仔慢慢回忆:“当时年纪小,才十几岁,一心想要出头,凭借能打敢拼,终于当了个小头目,手下有两三个弟兄。最险的一次,我一把砍刀对付对方十三个人,哇,居然没被砍死,反而杀了对方四个人,一战成名。”

    “本以为可以就此扬眉吐气,可没想到,大佬非但没奖我,反而说我脑子里都是大便,做事不懂得动脑,说这一下他至少要赔二十多万美金。”

    “我当时就不服气,难道我被对方活活打死就对了?后来,我也让自己尽量学这边的规矩,逐渐的,升到了现在这个位置。手下也带了你们这一百多兄弟。”

    “帮里不让碰毒,ok,没问题,那抓到是杀头的罪名,但好歹还有保护费可以收,还有黄和赌。但蔡祺上位后,连黄和赌也不能碰,商户一投诉,就不能收保护费,我们兄弟们吃什么喝什么?”

    “内四塘外八堂,一个个搞贸易的搞贸易,开公司的开公司,全都干的风风火火,何曾想过我们这些红棍兄弟?”

    “这次我进去后,看了两本书,才恍然大悟,原来错的不是我,而是他们!他们高高在上,早就忘了下面兄弟的辛苦,早就忘了我们社团的根基是什么!抱着什么洪门三十六誓,洪门十诫,好像忘了自己到底是干什么的,每天道貌岸然的盘剥兄弟们的血汗钱!”

    “他们似乎忘了,洪门最初是做什么的!?你们大陆那位伟人都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现在他们连我们这些枪杆子都不看中了,洪门在他们手里,迟早完蛋!”

    “蔡祺和内四堂的人一心想要改革,什么是改革?成立公司!成立公司后,他们就能捞更多的好处,而我们呢?我们能干什么?到时候就会被他们一脚踢开,连臭鱼都不如。”

    “我当这个大佬,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你们啊!你知不知道。如果不这样做,成立公司后,我肯定能当个经理,但你们呢?”

    烂仔成感动道:“大佬,我明白了,烂仔成这条命以后就是大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虾仔双眼凶光闪动:“好,一会儿剩下的三组弟兄传回消息后,马上让手下的兄弟控制所有堂口,许进不许出。然后通知所有堂口话事人,来总堂开会!这帮老家伙太平日子过惯了,已经忘了血是什么滋味了。”

    虾仔露出意思狞笑:“既然忘了,就让他们好好回忆回忆!”

    烂仔成郑重道:“是!”

    随后烂仔成突然想起一事,“对了,大佬,报警抓你的那几个人要不要也一起对付?”

    虾仔摇头道:“先不要节外生枝,当务之急是尽快掌握堂里和帮里的大权。等我们彻底稳固后,再做打算。到时候控制了整个唐人街,再收拾这些不长眼的!”

    没过多久,张晨就接到罗杰的回电,罗杰在电话里只是匆匆说了一句:“我马上直播,快看电视。”便挂断了电话。

    张晨回到客厅,之间罗杰巴罗斯又回到荧屏上:“各位,最新得到的消息,刚刚几乎同一时间,唐人街又发生三起枪杀案,被害人都有华人帮会背景,警方正在全力缉拿凶手,下面由旧金山警察局的的凯恩斯警官为大家介绍情况。”

    张晨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掏出电话打给陶志文:“文哥,是我,张晨。对,我又回美国了。嗯,长话短说,我有点事情问你。你看到刚刚唐人街的新闻了吗?啊,对,cnn正在直播,罗杰巴恩斯采访的那个。”

    “嗯,对,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这四个被害人的背景?”

    陶志文作为旧金山的本地华人,两口子又都是记者,即使他不知道,他老婆沈明洁也会知道。

    陶志文把几个人的背景情况跟张晨说了一下,张晨拿纸笔记录了一下,“也就是说,这几个人都是洪门的,而且都是洪门内四堂的是吧?”

    陶志文点头道:“对,所以应当是内斗,连蔡祺都被杀了,可能是有人想要抢班夺权。就看未来几天谁上位了,谁上位估计就是谁干的。最大受益者嫌疑最大吗。”

    张晨若有所思:“好,我知道了。”

    陶志文奇怪道:“你问这个干嘛?难道还跟你有关系?”

    张晨否认道:“怎么可能?我就是好奇,对了,我还有事,回头当面聊啊。这次回来给你和嫂子带了点小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