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96章 资本没有道德

第296章 资本没有道德

    巴菲特早就人老成精,略一思索,就知道张晨说话不尽不实。

    但他也无意深究,今天他来和张晨吃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对张晨本身非常感兴趣。

    在巴菲特四十多年的投资生涯中,还从没见到过哪个富豪在不到十八岁时白手起家能做到这一步的。

    当然,世界不同了,时代也不同了,各种金融产品的诞生、新技术的诞生,尤其是互联网的诞生,使造富的速度越来越快。

    缔造一个亿万富翁的时间,从洛克菲勒时期的几十年变成了现在的几个月。

    大批资本新贵诞生在华尔街,诞生在硅谷,诞生在西雅图,诞生在威斯康辛,甚至诞生在班加罗尔。

    这个zack会是昙花一现的资本流星,还是未来笑傲江湖的资本大鳄?甚至巴菲特都没有办法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

    巴菲特并不傻,相反,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精明的人之一,想从他手中占便宜,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巴菲特并非对旅行者集团的动向一无所知,他也察觉到市场上暗流涌动,似乎要有大事发生。但旅行者集团即使收购所罗门兄弟,对于他来说意义也不大。

    他在纽约的住所和桑迪韦尔本来就是邻居,桑迪韦尔更是多次主动邀请他加入旅行者集团的董事会,但都被巴菲特拒绝了。这个对张晨来说最有诱惑力的位置,对巴菲特没有任何吸引力。

    张晨和贝兰克芬测算过,这次交易后,如果桑迪韦尔在一年内完成对所罗门兄弟的收购,这笔交易火种源大约会亏掉4500万美金。

    这一切,都是为了花旗。

    桑迪韦尔收购所罗门兄弟,一定不会是纯现金收购,必然是现金+股票的方式同所罗门的董事会达成协议。那么,身为所罗门兄弟第一大股东的火种源,在谈判中极有可能争取到旅行者集团一个董事会提名权。

    并且,届时这10%的股份,将折换成为超过3%的新旅行者集团的股份,虽然不是第一大股东,但一定是前十大股东了。火种源的持股,甚至比桑迪韦尔本人都要多一倍。

    桑迪韦尔也仅仅只有700万股旅行者集团的股票,价值不到四亿美金。

    即使蝴蝶效应的风暴太过猛烈,导致旅行者没有收购所罗门,或者没有同花旗合并,张晨也不会亏太多。

    从长远看,明年开始,美国的次级贷款和再保险业务会迎来发展的黄金十年,直到08年次贷危机爆发,这两块业务都会是金融业最主要的利润增长点。

    而所罗门兄弟所积累的底蕴,面对这种变化,顺着清风扶摇而上也非常容易,如果火种源能在董事会掌握更多的话语权,干脆就自己经营,再挖几个前世的大牛,比如现在和桑迪韦尔已经渐生龃龉杰米戴蒙,再加上贝兰克芬,所罗门兄弟有极大地可能性涅槃重生。

    但这样赚钱未免太慢了,低买高卖,逢低吸筹才是王道。

    巴菲特没有继续追问,他知道即使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今天只是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顺便来吃个牛排。

    巴菲特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这次我来见你,除了生意上的事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写的那篇东南亚金融风险的论文,我昨天刚刚看过,很精彩。很难想象你论文中预测的事情现在就在发生。最近华尔街有很多机构都在跟风去东南亚淘金,既然你早就预判到了这次危机,为什么不趁机做一单?要知道,十亿美金的进出,短短几个月,获利就不会少。”

    张晨随口答道:“我知道,但我不会去做。”

    巴菲特好奇:“为什么?”

    张晨笑了笑:“资本没有道德,但资本家有。”

    巴菲特愕然,没想到从张晨嘴里听到这样一个答案。

    张晨继续道:“东南亚的这次金融危机,是西方世界对亚洲新兴经济体的一次财富洗劫,是不道德的。即使赚了钱,但亏了良心,这种事情我不想做。”

    “当然,我也没有那么高尚。如果世界上只有这一种赚钱方法,可能我也会妥协。但现在赚钱的机会多得很,回报率和风险都要比这种毫无下限的暴力洗劫强得多。所以,这种钱不赚也罢。”

    巴菲特莞尔一笑:“可毕竟是东南亚国家自己的金融系统的问题,才导致危机的发生,如果说责任,可能他们政府的责任岂不是更大?”

    张晨摇头道:“沃伦,举一个例子。你会和贝尔福特打交道吗?”

    巴菲特头摇的像电风扇:“不不,当然不会,他是个恶棍,他让太多的家庭陷入了悲剧的境地。”

    贝尔福特是华尔街之狼,他的公司在华尔街臭名昭著,专门从事垃圾股票的销售,被他骗的倾家荡产的人比比皆是。

    毒品、滥交、欺诈、为了金钱可以交易自己的灵魂,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这就是贝尔福特。

    贝尔福特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但现在,贝尔福特仍然在华尔街大赚特赚,过着纸迷金醉的奢侈生活,要等到几年之后才会被绳之以法。

    张晨笑了笑:“西方资本在东南亚做的,和贝尔福特其实没有根本性的差别。的确,东南亚政府就像被贝尔福特欺骗的那些人一样蠢。但这次众多对冲基金在东南亚的金融洗劫,受害者会是贝尔福特欺骗人数的成千上万倍,会有数千万的家庭陷入贫困,数百万人无家可归。”

    “就像我刚刚说的,资本没有道德,但资本家有。面对这种人间惨剧,如果始作俑者仍旧认为不是自己的错。这种人不是傻,就是坏。显然,他们不傻。”

    巴菲特沉默了一会,“我已经很久没在资本领域听到过这种话了,说得很好。”

    张晨笑了笑:“沃伦,这只是小孩子的胡言乱语。”

    巴菲特哈哈大笑:“ok,我喜欢和胡言乱语的小孩子合作。”

    巴菲特举起可乐,“干杯。”

    张晨明白巴菲特这是已经点头同意这笔交易,心中大喜,拉上贝兰克芬以及阿吉特,同样举起可乐:“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