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95章 巴菲特的牛排

第295章 巴菲特的牛排

    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是希尔顿集团管理,作为世界上最知名的酒店,华尔道夫完全可以不加“之一”这两个字。

    这家一百多年历史的酒店,下榻过超过数百位不同国家的政要,甚至晚清时代的李鸿章都曾经入住华尔道夫。

    华尔道夫酒店的普通房间并没有贵的离谱,仅仅只要不到四百美金,比旧金山很多酒店都便宜。但它的塔楼总统套房,每晚价格甚至超过一万美元。

    花一万美元感受一下艾森豪威尔或者肯尼迪住过的房间,还是值得的。至于李鸿章的房间,是花多少钱都住不上了,因为改建,最早的华尔道夫三十年代就拆了。

    但由于这种房间需要提前预定,现在这些年又是美国国力最强盛的时期,花钱大手大脚的人太多,不排上十天半个月根本轮不上,张晨只好老老实实的定了个普通大床房。

    张晨这是第三次来纽约,却是第一次来九十年代的纽约。

    和二十年后没什么两样。

    站在华尔道夫二十楼的房间往外看,窗外就是这个星球上最亮的城市夜景。纵使华尔道夫的低层区没有大大的落地窗,也仍然能够将这个城市的夜景一览无余。

    中央公园、帝国大厦、克莱斯勒大厦、ge、花旗、大通,当然,还有还没被撞毁的世贸中心。

    也不知道今生还会不会发生9.11。

    也许还是会发生吧,毕竟拉登袭击美国也算是历史的必然。

    上百栋超过二百米的高楼拥挤在这片不到六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纽约,曼哈顿,华尔街。

    世界经济的中心。

    看到楼外璀璨的灯光,张晨不禁想起前世第一次住沪市ifc的丽兹卡尔顿看窗外的外滩夜景时的情境。

    张晨当时想,如果在外滩这么多摩天大楼中,其中一座能是自己的,那也算没白来世上一遭。

    当天和张晨一起入住的同事直翻白眼,说你想瞎了心了吧。

    想到往事,张晨轻轻笑了笑,也许今生,自己不止可以在外滩或陆家嘴能拥有一座摩天大楼,甚至能够在曼哈顿这世界经济的核心拥有一片自己的天下。

    张晨从来没有觉得野心和欲望是个坏东西,强大的野心和强烈的欲望能够将人们的潜能激发出来,可以让一个人竭尽全力地去实现自我的超越。

    当你有足够强烈的欲望去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那么,前进路上所遭遇的一切艰难、阻扰、障碍以及挫折都不会成为你的对手。

    在这个时候,你的欲望有多大,克服困难、战胜阻扰的勇气和力量就有多大,从这种意义上说,欲望本身就是一种力量。

    我要做华尔街之王,要做资本之王!

    重生带给张晨的是机会,而能否抓住更多的机会,还要靠张晨自己的努力,而坚持努力的根源,就是这份野心和欲望。

    到死的那一天,这天下谁都带不走。

    但至少到死之前,这天下都是我的!

    张晨之所以住在华尔道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里距离和巴菲特约的午餐地点很近,走路五分钟就能到。

    smithwollensky是一家连锁牛排馆,旗舰店就位于位于纽约曼哈顿中城,49街和三大道交口,就在华尔道夫酒店旁边。

    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中城,整间餐馆只有上下两层,外观风格在曼哈顿这种商务区非常独特,布满了绿白相间的网格条纹,显得风格比较轻快。

    张晨还保持着旧金山的生物钟,一觉睡到了纽约早上九点,起床洗漱,去健身房撸铁,锻炼完再回房间洗个澡,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张晨和贝兰克芬提前十五分钟到达了餐厅,虽然才十一点半,但餐馆中已经有不少人。

    趁巴菲特和阿吉特贾因还没来,张晨翻了翻菜单,这里午餐有牛排商务餐,一份大概60美金左右,在曼哈顿不算贵,但也不算便宜。

    “hi,劳尔德!”阿吉特贾因在门口冲贝兰克芬和张晨挥了挥手,侧身一让,身后出现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是股神——沃伦巴菲特!

    纵使重生后已经见过太多世界上的顶尖人物,但能够见到这位活着的投资界传奇,张晨心里还是有些小紧张。

    要知道,后世每年一度的巴菲特慈善午餐拍卖,最高甚至拍出了三百万美元的高价,而现在,张晨就在这间牛排馆即将和巴菲特共进午餐。

    张晨站起身来,迎了两步,阿吉特贾因介绍道:“沃伦,这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zack。”

    巴菲特微笑着主动伸出手来,“阿吉特告诉我你很年轻,现在我才知道你比我想象中更年轻。”

    张晨稍稍欠身,礼貌的握着巴菲特的手,“巴菲特先生,能见到你很高兴,我没想到你真会来。”

    巴菲特呵呵笑道:“虽然我已经六十六岁了,但只要还能动,就不想停下脚步。”

    这间餐厅巴菲特经常光顾,是他在纽约最喜欢的牛排馆,其中不少熟客都在餐馆中见过巴菲特,就算没见过的,在曼哈顿也不会有人不认识巴菲特这张脸。

    众人都好奇的把目光投向张晨这一桌,能和巴菲特共进午餐的人,自然不会是普通人。

    巴菲特预定的作为就在餐厅的主厅一角,还好这里的餐桌间距比较大,不虞被其他食客听到众人的对话。

    巴菲特点了一份菲力牛排的商务套餐,张晨则点了份porterhouse牛排。

    巴菲特见状伸出大拇指:“我以前也会点porterhouse,比起菲力,这里的porthouse做得更好。但现在年纪大了,吃porthouse有些费力。”

    张晨笑道:“我比较喜欢吃有嚼劲的。”

    巴菲特呵呵笑道:“年轻人总是喜欢挑战,但到我这个年纪,就会越来越保守。”

    张晨恭维道:“您买通用动力的行动可是一点都不保守,这已经是投资界的经典案例。而伯克希尔每年20%以上的增速,更是一点都不保守。”

    巴菲特哈哈笑道:“还是老了,如果是十年前,我可能不会卖出所罗门兄弟的股份。”

    张晨微笑道:“不,如果是十年前,您会更快的卖出,因为当时在高位。”

    巴菲特感叹道:“是啊,十年前正是所罗门兄弟最辉煌的时候,每年的净利润超过十亿美元,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投资银行。”

    巴菲特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不过,为什么你会选择买所罗门的股票呢?现在大家都不看好它们未来的表现,就连我,这三年中也减持了两次。而且,伯克希尔清仓所罗门的消息公布后,他们的股价会承受更大的压力。”

    基本上,火种源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敲定了这笔交易,今天的见面,更像是对这次交易行为的二次确认,只待巴菲特彻底点头,交易就能完成了。

    张晨笑了笑:“我承认,短期内可能所罗门兄弟的行情仍旧不看好,但他们的核心业务和我的火种源是有互补性的,如果我能够成为第一大股东,对董事会就会有足够的影响力。通过所罗门兄弟所擅长的债券业务,可以大大增强火种源的融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