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94章 我要上位

第294章 我要上位

    旧金山,华盛顿街

    虾仔赤裸着上身,靠在床头,左手的香烟已经燃到了尽头。

    虾仔出神的看着受伤的右手,绷带上渗出的几团血迹已经变得暗红。

    砰砰砰,有人砸门。

    虾仔翻身下床,开门一看,正是自己手下的几个小弟。

    “虾哥,没事吧?”几个人蜂拥而入,关切的问着虾仔。

    虾仔又点了一根烟,给几个手下也都散了一圈,“没事,死不了。”

    其中一个小弟愤愤不平道:“蔡爷也太不公平了,虾哥你为堂里出生入死,身为当家红棍,居然这么点小事就被断指,兄弟们都为你鸣不平呢。”

    虾仔沉默的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吐了几个烟圈:“好了,没大事,烂仔成,这两天堂里情况怎么样?”

    最先说话的那个小弟就是烂仔成,闻言有些泄气道:“这两天堂里一天一个指令,口子越来越紧,又有两个弟兄被执行帮规,虽然都不严重,但大伙儿的心气受到很大影响。”

    虾仔眯了眯眼,烂仔成看老大没说话,大着胆子继续道:“如果在这么下去,人心可就真的散了。蔡爷每天喊变革,可也要给大家活路啊,这么多弟兄,吃什么!?喝什么!?”

    虾仔轻蔑的一笑,变革?

    吐了个烟圈,虾仔开口道:“这几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众人安静下来,虾仔闭着眼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们是不是觉得刀俎最厉害?”

    众小弟面面相觑,不知道虾仔在说什么。烂仔成大着胆子道:“对啊,刀切肉,当然刀比肉厉害。”

    虾仔睁开眼,“刀始终只是刀,可以切肉,也能砍人,就看握在谁手里,厉害的不是刀,而是人。”

    众人仍旧面面相觑,更不明白虾仔什么意思。

    虾仔深吸一口烟,把还剩半截的烟蒂狠狠地在烟灰缸中按灭。

    “我要上位!”

    蔡祺断了虾仔一指。

    张晨心中明白,这是蔡祺对自己的示好,同时也是警告。

    他打心眼里不愿意同这类人接触,从本质上说,就不是一类人。

    如果想要自保,他宁可自己搞个安全公司,申请正式的执照,再找几个以色列的雇佣兵,比这些乌合之众靠谱得多。

    洪门固然有传统,但近几十年已经远非当年的洪门。

    正如同蔡祺说的,洪门的架构是为乱世设计的,一旦世道乱了,洪门就会顺势而起。而如果是太平盛世,洪门的势力反而会越来越小。

    而且,洪门当年设立的宗旨是反清复明,清末时的宗旨又是驱逐鞑虏,那时候还能聚拢一群仁人义士,就连国父孙中山都加入过洪门。

    但现在,前两条宗旨早就不再适用,洪门愈来愈向真正的heibang靠拢,成员良莠混杂,加上组织结构松散,成员间各自为政、相互攻讦,让连续几任洪门龙头都头痛不已。

    张晨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见见蔡祺,毕竟对方释放出了善意,双方也没什么深仇大恨。

    但这一切,还是得从纽约回来再说。

    火种源五千万美金收购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的所罗门兄弟股票的事情,阿吉特贾因已经汇报给了沃伦巴菲特。

    五千万美金说起来不少,但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一家管理一千亿美金资产(不是他有一千亿,是管理一千亿)的公司,如果事事都要巴菲特出面,那他一年到头也不用干别的了。

    因此,这种规模的生意,除非对方是他的老朋友或者地位较高,否则巴菲特根本就不会出面。

    但所罗门兄弟不同,不说巴菲特在此这家公司身上的折戟沉沙,他也毕竟当过所罗门兄弟的董事长,对这家公司还是有感情的。

    因此,巴菲特倒是抽出来一点时间见一见这个买家。

    阿吉特贾因帮张晨和贝兰克芬定了本周二中午在曼哈顿的午餐,虽然伯克希尔公司地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但巴菲特一年中,至少有一到两个月要在纽约,毕竟这里有曼哈顿,有华尔街。

    如果说世界上只有一个资本中心,那这个中心就是华尔街。

    前世张晨看过巴菲特的一些报道,当时张晨记得有一篇报道说巴菲特一生只买过一套房,位于奥马哈。没有院墙没有大门,仅价值四十万美元,老婆花一万五千美元重新装修,还被巴菲特批评什么的。

    重生后,张晨层次变了,才知道,也许巴菲特名下确实只有这一套房,但不代表他只有这一套房产啊,其他的房子都是用名下基金会买的,这tm不是和自己买一样吗?

    而且还避了税。

    至于说装修,就更扯淡了,奥马哈的房产他们一家几口人一年到头住不了几天,不装修不请保安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就如同李嘉诚,都说他带石英表,实际上李首富是百达翡丽最大的私人收藏家。媒体之所以这么报道,无非就是树立良好的价值观罢了,营造一种你看人家这么有钱,也不乱花钱,所以才能有钱的假象。

    道光皇帝还穿带补丁的龙袍呢,一个补丁要花二百两银子。

    不过巴菲特在纽约的确没有办公室,因为他不需要。

    身为十余家华尔街巨头的董事,巴菲特又何必在纽约单独设一个办公室呢?

    这次定的是美国航空的航班,从旧金山直飞纽约,张晨和贝兰克芬周一上午十点出发,到了纽约就已经是晚上八点,除了六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旧金山和纽约还有3个小时的时差……

    来拉瓜迪亚机场接他们的是贝兰克芬的夫人劳拉雅各布,劳拉是个身材高大的东欧女性,长着一头褐黑色的长发,面色严肃,不苟言笑。

    贝兰克芬热心的给张晨介绍了自己的妻子,劳拉是一名律师,在纽约一家专门做非诉业务的律师事务所工作,虽然算不上非常有名,但能在纽约商界立足的女性律师,已经足够成功。

    劳拉把张晨送到华尔道夫酒店,行了个贴面礼,就拉上自己的老公回家。

    看到劳拉高大丰满的体型和高耸的颧骨,张晨开始理解贝兰克芬为何年仅四十出头就快全秃了。

    难怪来加州后,贝兰克芬面色都比张晨刚见他时好了很多。

    张晨还没找贝兰克芬谈,他还在想火种源架构调整的事情。

    现有的架构,很难发挥出贝兰克芬的潜力,让这个高盛历史上第二优秀的总裁为自己当管家,总是有些浪费。

    但如何调整才能既保证自己可以临时调用火种源的资金,又保证贝兰克芬能有足够的资金自主权,是个两难的问题。

    这个问题如果得到解决,张晨预感火种源会更上一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