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93章 建文帝

    王道林客气道:“蔡爷也是心急,这两天给您公司打电话也都说您不在,于是我们兄弟几个只好在这儿等您,跟您当面说一声。”

    张晨冷笑道:“那我要是不去呢?”

    张晨边说话边观察周边环境,不动声色的朝边上挪了两步。

    王道林呵呵笑道:“就说您是误会了,我们合盛堂现在做的都是正经生意,但堂里人多,难免会有不知检点的弟兄。如果您不去,我们也不会勉强,这是蔡爷的名帖,您什么时候想来合盛堂看看,蔡爷随时欢迎,如果您不来,我们也不勉强。只不过蔡爷吩咐兄弟们,务必要让小张先生感受到合盛堂的诚意。”

    张晨结果名帖,好奇的看了两眼,这蔡爷的名片还挺特别,完全是民国初年名帖的形式,红底青边,三折两开。

    张晨挑了挑眉,“诚意?什么诚意?”

    王道林挥了挥手,后面的人递过来一个小木盒,和烟盒差不多大小。

    王道林把木盒双手递给张晨,“这就是诚意。”

    张晨打开木盒,不由得吓了一跳,里面是一根人的手指头!

    断口处的血虽已凝结,但骨肉尚算饱满,应该就是这两天切下来的。

    张晨眼皮跳了两下,缓缓合上盒盖,“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王道林仍旧是那副低眉顺眼的模样,“虾仔不知好歹,得罪了小张先生和汤小姐,当时他用哪只手指指的您,这里就是哪只手指。您看这诚意够了么?”

    要说心如止水,面不改色,是不可能的。

    毕竟两辈子加一起,张晨还是第一次看到一根血肉模糊的手指头装在盒子里呈现在自己面前。

    “虾仔保释了?”张晨若无其事的问道。

    “对,其实他的问题不大,只不过案底太多,所以麻烦点,昨天刚刚保释出来。”

    张晨想到盒子里的那根手指昨天还在人手上,忍了忍恶心,“我明白了,我会找时间去拜访蔡先生。”

    王道林微笑道:“蔡爷到时一定扫榻相迎。”说罢挥了挥手,带着一人坐进了路旁的一辆林肯轿车。

    张晨高声道:“等等!”

    王道林又从车里下来,“您还有什么事?”

    张晨把木盒扔给王道林,“把这个带走。”

    王道林一愣,笑了笑,点头致意,才又上车扬长而去。

    张晨把玩着手中的名帖,蔡祺,五洲洪门致公总堂大龙头。

    五洲洪门?名头不小,王道林不是说什么合盛堂吗?怎么又出来个五洲洪门。

    张晨把名帖揣了起来,继续跑步。

    旧金山,唐人街,合盛堂。

    “那个张晨说什么?”身穿一身西装,打着领带的蔡祺端着盖碗茶端坐在太师椅上,怎么看怎么不协调。

    王道林恭敬道:“他说会来拜访蔡爷。”

    蔡祺嗯了一声,“没说什么时候?”

    王道林摇头道:“早上人多眼杂,没说太多,我一会儿就接着打电话约时间。”

    蔡祺点点头,“尽快。”

    王道林犹豫了一下,仍旧说道:“蔡爷,有点事情我不太明白,如果这小子有背景,他把咱们人弄进去,咱们最多也就是不找回这个场子。可咱们现在上赶着给一个小屁孩低头,是不是太掉洪门的价了?”

    蔡祺重重的哼了一声:“鼠目寸光!”

    看王道林仍旧有些不服气的样子,蔡祺叹道:“老王,如今不同以往了啊。自打前年老龙头过世,咱们在唐人街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你想想,警方这两年扫了咱们多少次?折进去多少人手?光是律师费咱们去年就花了接近三百万!”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自打我接了合盛堂的当家和洪门龙头,就得时时刻刻为整个五洲洪门着想。但这个摊子太大,也太烂了。”

    “洪门说起来全世界几十万弟兄,但组织松散,真正的核心不足千人。而且内耗不止,几大堂口内部纷争不断,咱们合盛堂作为最大的堂口,有过多少次危机?去年支持我们的华裔议员陈豪生现在也栽了,世界不是以前那个世界,洪门也不是以前的洪门了啊。”

    “我当上龙头的那天开始,就和大伙儿说过要带着洪门转型,不转型,洪门唯有死路一条!以前洪门的组织架构,只有乱世的时候才能乘势而起。而现在,世界大同,越来越没有我们的生存空间了。”

    “你看看现在唐人街的年轻人,还有几个愿意加入帮会的?如果我们不转型,不出十年,洪门就面临断代!洪门三百余年的历史,又怎么能亡在我们手里?”

    “你以为我是跟一个毛头小子低头?我这是告诉大伙儿,不能再用过去老一套来捞钱!谁惹了事,违反了规矩,谁就要受罚!”

    “洪门三十六誓,第三十一誓怎么说的?不得以洪家兄弟众多,仗势欺人,更不得行凶称霸,须各安分守己,如有违背,死在万刀之下。现在只是断了虾仔一根手指,已经算是轻饶了!”

    王道林摇摇头:“龙头,我还是觉得咱们这次太软了。会让其他的兄弟心生不服,现在本来就是多事之秋,如果不能安抚人心,我怕咱们合盛堂以后在洪门权利不彰。”

    蔡祺哼了一声:“谁敢?现在内八堂外八堂中过半数都同意要把洪门朝ngo方向转型,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明目张胆的做事。虾仔这是拆大伙儿的台!”

    蔡祺停顿了一下:“而且,他这次运气也确实不好,对方有高盛的高管,还有著名的大律师,和政府上层过往甚密。再加上这个张晨和汤小姐,背景都很深厚,不说那个汤小姐在国内的背景,就说叫张晨的这小子,年纪轻轻,身家上亿,和参议员也有交往,我们想要转型,离不开这种人的支持。和他们打好关系,对我们洪门来说,有利无害。”

    王道林争辩道:“可是……”

    蔡祺挥了挥手:“没什么可是,这件事就这么办了!”

    王道林心有不甘的抱拳告退,龙头啊龙头,你光想着转型,就没想过人在洪门,丢了兵权,丢了人心,你也就丢了小命么?

    蔡祺上位之前,曾经是合盛堂的白纸扇和钱袋子,受过高等教育、有注册会计师执照的蔡祺,很早就看不惯洪门内部的一些做法。

    外斗外行,只知道窝里横,在唐人街欺行霸市,部分堂口甚至黄赌毒全占,自从前几年警方加大了打击力度,洪门整体已经元气大伤。

    众人推他上位,也是因为看到了洪门和合盛堂目前的困境,改革派的声音愈发响亮,因此在外八堂毫无影响力的蔡祺,才能接任合盛堂堂主和洪门龙头的位置。

    上位后,蔡祺大力推动洪门转型。这么做倒不是不对,现在全世界的heibang都看到了世界形式的变化,都在转型。就连显赫一时的大圈帮,最近都已经销声匿迹,逐渐转入地下,日子越过越苦。

    但蔡祺毕竟不是从底层摸爬滚打出来的,顶着一个合盛堂堂主和洪门龙头的名头,对下面人的实际掌控力却是几任龙头中最弱的。

    合盛堂作为唐人街最大的堂口,本身武力不弱。虾仔虽在合盛堂地位不高,但却是真刀实枪拼杀出来的,十几岁来美国,到现在二十年了,光是坐牢就坐了十多年,深得合盛堂下面人的敬服。

    现在蔡祺非但没为虾仔出气,反而借帮规处罚了虾仔,一个不好,就会人心尽失,到时候群雄并起,到时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王道林心事重重,洪门自清初的宗旨就是反清复明,现在王道林倒是觉得,蔡祺很像明朝一个皇帝。

    建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