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91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第291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冬天的旧金山,晚上气温还是蛮低的,娜塔莉快步走在前面,咬着嘴唇,心乱如麻。

    掩藏在自己心中多时的秘密一下子被人揭穿,娜塔莉的第一感觉就是羞耻。

    演完这个杀手不太冷后,有些影评和粉丝也都yy她和让雷诺两个人是否是真的产生感情。

    但娜塔莉太早熟了,早熟到她在小小年纪就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把角色的情感带入到生活中,会是多大的丑闻,甚至会毁掉自己的一生。

    因此她竭力把这份感情压抑在内心里,同时推掉所有的类似角色,比如《洛丽塔》。并且用自己精湛的演技欺骗所有人,包括她自己。

    一旦在心里感觉到这种感情的冲动,娜塔莉就把精力全部投入到演戏和学习中,逼着自己忙碌,让自己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问题。

    而在戏外,她更是竭力结交与自己同年龄的朋友。甚至在去年,还交往过一个十五岁的小男生。但同年龄段的男孩子,实在太幼稚了,幼稚到她难以忍受。

    直到那天在斯坦福碰到张晨。

    张晨虽然比她稍大,但也基本算是同年龄,为人处世却让她感觉到和成人差不多。

    而且张晨所取得的成就,也让大多数成年人都要仰望。娜塔莉虽然对张晨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但深思熟虑后,觉得可以尝试交往一下。

    说不定能解开自己心中的疙瘩呢?

    但没想到,自己心中极力隐藏的秘密却被张晨一口道破,而且还说的如此笃定。

    卡斯特罗剧院距离九曲花街很近,娜塔莉在前面走,张晨跟在后面,没多久就到了九曲花街的一个山坡上面。

    张晨气喘吁吁的道:“娜特,你走的太快了。”

    娜塔莉心头一慌,又加快了脚步,旧金山有些地方和渝州有点像,城市里面也有不少未经开发的空地,植被非常茂密。

    娜塔莉脚步一滑,踩到一块滑腻腻的石头上,失去平衡,眼看就要从山坡上滚下来。

    张晨连忙伸手一拉,把即将跌倒的娜塔莉拉住,对惊魂未定的娜塔莉道:“娜特,别紧张,我不会和任何人说!”

    娜塔莉蹲靠在一颗樱桃树的树干旁喘着气,张晨也走到她身边坐到了地上。

    娜塔莉突然低声问道:“你怎么猜出来的?”

    张晨脱口而出:“蒙的。”

    娜塔莉以为张晨在敷衍她,猛一扭头,板着脸双目直视张晨。

    张晨苦笑两声:“真的是蒙的,只不过你我之间的关系太过莫名其妙了。”

    张晨没和娜塔莉说的是,他突然想到娜塔莉后世的老公也是在拍《黑天鹅》时遇到的,两人同样是因戏生情。

    有了这条线索,加上和娜塔莉认识这么久发现的蛛丝马迹,再猜现在这个刚刚十六周岁少女的心事,就不难了。

    娜塔莉也蹲坐在地上,双手捂脸,声若蚊讷:“zack,对不起。”

    张晨斜靠在草地上,双肘拄地,看着天上的星星:“娜特,没什么对不起的,其实我要感谢你。”

    娜塔莉缓缓看向张晨,目光中有些迷茫:“感谢我?”

    张晨轻笑一声:“是的,其实我搞不清楚的,不止是你对我的感觉,还有我对你的感觉。”

    张晨停顿了一下,把双手枕在头下,仰望着天上的点点星辰,“我有喜欢的人,但又感觉自己情不自禁的被你吸引,这件事情让我很困扰,也让我开始怀疑我对爱情的态度是否太过人渣,太没责任心。”

    娜塔莉惊讶之色渐渐消去:“于是我成了你的试金石?”

    张晨想了想:“算不上,只不过,在我发现你并不喜欢我的时候,我当时悄悄松了一口气。接着,我就意识过来,我对你的感觉,可能更多是被你身上的光环吸引。”

    娜塔莉做出一个伤心的表情:“你这么说不怕我伤心吗?”

    “哈哈,怎么会,娜特,你可能不知道自己多么有吸引力。我现在都能回想起当我觉得你对我有感觉的时候的那种飘飘然。”

    娜塔莉也学着张晨的样子躺在山坡上,“刚刚在电影院里你和我说那些话的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

    娜塔莉把头偏向张晨一边,“在我演那部电影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女孩,什么都不懂。但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专业演员,我开始明白这种角色中的移情非常普遍。但我就是难以把这段感情彻底忘记,它就像心里的一道伤疤。每次快要愈合的时候就会痒起来,忍不住去抓,直到把这道伤疤抓的血肉模糊,却始终无法痊愈。”

    张晨笑道:“给你讲个故事,在华夏,有个导演拍了一部gay片。可是他选的两个演员都是直男,两个演员从一开始不适应到适应,从扭扭捏捏到干柴烈火。拍完了这部片子,导演把其中饰演0号的一房叫到自己跟前。让他几年之内不要再见那个1号,因为导演发现演0号的直男拍这个片的时候有变弯的迹象。”

    娜塔莉大感兴趣,咯咯笑道:“然后呢?1号和0号在一起了吗?”

    张晨摇摇头,“不知道,也不知道后来两个人再见面时的真实心情。没过几年,两个人就分别结婚、生子,有了各自的家庭。从旁观者的角度看,他们应该是从这段扭曲的感情中走出来了吧。”

    娜塔莉咂咂嘴,“太遗憾了。”

    张晨扭头看看她:“要是被一部电影掰弯了两个直男,那才是遗憾吧?”

    娜塔莉争辩道:“也有可能是真爱啊,真正的爱情是不分性别、种族和年龄的。”

    张晨笑了笑:“有一种说法,我虽不是完全赞同但也觉得有些道理:无论男女,爱情的保鲜期最多只有36个月,一般两个人天天腻在一起,到18个月的时候,即使之前再浓情蜜意,也没有爱情了。如果还继续在一起,说明是责任、习惯、亲情、社会舆论等等方面共同作用的影响,而没有爱情。”

    娜塔莉拿着一根枯草在自己的指间转来转去,张晨看了看她:“如果你觉得自己始终无法走出来,我倒是有个办法,一定有作用。”

    娜塔莉歪了歪脑袋:“什么办法?”

    张晨缓缓道:“去告诉他,然后真正和他在一起。”

    娜塔莉吓了一跳:“这不可能!太荒谬了!”

    张晨笑了笑:“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人越是想,华夏有句古语: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如果你对一个人念念不忘,那么,想要忘记他的最好办法就是再和他在一起一次。因为到时候你会发现,你所念念不忘的,未必是这个人,你所喜欢的,也未必是这个人,忘不了的,是自己喜欢他的那种感觉。”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