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76章 录音的祖宗

第276章 录音的祖宗

    贝兰克芬主动道:“是我报的警,这位警官,我们在这里打球,但这几位先生无缘无故干扰我们打球,并对我们进行了人身威胁。”

    胖警察看了一眼贝兰克芬,作为一名从警20多年的资深警员,到了现场只是略一观察,就能猜到到底怎么回事。

    胖警察掏出自己的警官证:“我是sfpd的警官卡尔劳伦斯,请出示你们的证件。”

    除了张晨外,众人都是有驾照的。而张晨出门也没带护照,胖警察看了张晨一眼,贝兰克芬忙道:“我是火种源资本的总裁,zack先生是火种源的所有人及所罗门兄弟公司的董事。”

    克莱顿向前一步:“我也可以证明zack先生的合法身份。”

    胖胖的劳伦斯看了看克莱顿,克莱顿微笑道:“我是萨利文克伦威尔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杰伊克莱顿,我可以证明zack先生的身份。”

    卡尔劳伦斯皱了皱眉头,萨利文克伦威尔?没听说过。不过律师什么的最讨厌了,尤其对于警察来说。

    阿吉特摸了摸突突的脑门,整理了一下衣领,“我也可以为zack先生证明,我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董事阿吉特贾因。”

    比起萨利文克伦威尔这种只有专业人士才知道的律所,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名声就要大得多了。

    卡尔劳伦斯不由得多看了张晨几眼。

    华仲兆听了二人的自我介绍,不由得头皮发麻,难怪这小王八蛋敢和自己硬扛,原来有后台啊。

    华仲兆咬咬牙,怕什么!老子姓华。就算今天动不了他,改天有机会再找回场子。

    到现在,华仲兆也没认为张晨能把他怎么样。说他和黑社会有染?有证据吗?说他雇凶伤人?还没动手呢。就算伤了人,华家的律师也能摆平。

    伯克希尔哈撒韦?沃伦巴菲特的公司吧?自己又不和他们打交道,更没什么可怕的。

    美国是法制国家,所有事情都是讲证据的,没有证据,谁来能耐我何?

    华仲兆还没发现,他自己的心态已经从如何搞死张晨,变成了防备张晨搞他。

    攻守之势异也。

    卡尔劳伦斯不动声色,对华仲兆道:“华先生,刚刚这几位先生指控你人身威胁,并且说这几个人都是你找来的heibang成员,你同意吗?”

    华仲兆怎么可能同意,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我是富顿贸易的总经理,公民信用一向良好,怎么会做这种事?”

    虾仔这三个人也都乖乖上交了驾照,卡尔劳伦斯看了看虾仔的姓名,shrimpchow?耳熟。

    掏出远途步话机,卡尔劳伦斯让局里的同事帮忙查一下三个人的案底。不到两分钟,虾仔七次入狱的案底经历就坚定了卡尔劳伦斯的判断。

    卡尔劳伦斯耸耸肩,对华仲兆道:“抱歉,这三个人和你都要和我走一趟。”

    华仲兆有些惊慌:“为什么?”

    卡尔劳伦斯看着虾仔:“他们的犯罪记录加在一起比圣经都要厚,我有理由相信你们对这几位先生实施了不法行为或有不法意图。”

    虾仔笑着把烟头弹入路边的灌木丛,“sir,我过去是做过一些违法的事情,但现在我已经合法出狱,成为一名守法公民。我们今天来到这里,是华先生请我们来打球的,不巧碰到了华先生的朋友们。可能他们的中文不太灵光,对华夏文化也不够了解,由于文化上的不同,把朋友之间的热情当成威胁,我觉得这是场误会。”

    华仲兆点头道:“没错没错,劳伦斯警官,你也看到了,现场没有任何冲突的痕迹,不能因为他们的一面之词就把我们带到警局,这对我这种体面地绅士来说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卡尔劳伦斯皱皱眉,虾仔这种烂仔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但来到现场确实没有任何冲突的痕迹,虽然他有权力将几个人带走配合调查,但如果对方真的投诉自己,也会是个麻烦。

    卡尔劳伦斯摸着肚子转身对张晨道:“zack先生,如果你们没有证据的话,只凭你们的证言,很难直接证明你们的指控。当然,警方会对你们提出的问题进行调查,如果调查后情况属实,我们会采取进一步行动。如果你不放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可以向我们警方申请保护。”

    “但在此之前,依据现有的证据,我没办法对他们采取任何的限制措施。请你理解。”

    华仲兆听到卡尔劳伦斯的话,不由得心头一松,有趾高气扬起来,嘿嘿冷笑两声,对张晨做了个你死定了的口型。

    阿吉特继续说着冷笑话:“ok,ok,在人死之前警察是没用的,难怪高谭市的市民们这么拥戴蝙蝠侠,他最该感谢的就是警察。”

    也就是老美不会说中文,否则阿吉特一定来一句“多亏了同行的衬托”。

    卡尔劳伦斯脸色一沉:“贾因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辞,否则我会以诽谤执法机关的罪名逮捕你。”

    阿吉特虽然喜欢讽刺,但也不是傻瓜,耸耸肩,没再说什么。

    卡尔劳伦斯转向张晨:“zack先生,如果你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存在担心,我可以让我们的警车护送你回去。”

    张晨摇头道:“抱歉,劳伦斯警官,我们还有三个洞要打,并不准备离开。而且,我认为对方在说谎,你应该把他们带回旧金山警察局接受调查。”

    卡尔劳伦斯沉默了一下,“抱歉,没有证据,也没有拘捕令,我不能滥用警权。”

    张晨微笑道:“但我们有证据,劳尔德,给劳伦斯警官看一看证据。”

    有证据?华仲兆有点懵,什么证据?心中开始有了隐隐的担心。

    贝兰克芬和杰伊克莱顿相视一笑,杰伊克莱顿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

    卡尔劳伦斯还真没见过这东西,录音笔也是今年刚刚发明的新玩意儿。因为价格极高,一只鑫帕斯的录音笔售价超过一千美金,所以只在记者、律师等群体中小范围的应用。

    “警官,这是一支录音笔,你知道,作为一名律师,经常需要整理语音资料,刚刚这几个人对zack先生的威胁全部都在这只录音笔中。”杰伊克莱顿把录音笔递给卡尔劳伦斯。

    “我知道,在法庭,录音不能作为有效证据存在,但作为执法机构采取必要措施的证据效力是足够的。我以我律师的身份担保,这里面都是这几个人说的话。”

    张晨心中冷笑,呵呵,想跟老子斗?老子是玩录音的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