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73章 无视

    “好球!您这球儿开的绝了,这得有两百码吧?”大飞屁颠屁颠的跟在华仲兆后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华仲兆的球童。

    华仲兆带着墨镜,得意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金发美女,故作不在意的道:“这是定制的卡拉威一号木,我等了三个月才到手。”

    大飞凑趣道:“定制的?肯定花了不少钱吧?”

    华仲兆矜持道:“有钱也没用,你首先得是卡拉威的会员,你就别想了,哈哈。”

    大飞羡慕不已:“那是,那是,像您这种,无论中美,都是上流社会精英,玩儿的东西就是比我们高档。”心中却暗自鄙夷,装什么大瓣儿蒜,等闲都不敢回国的主儿,还有脸吹。

    华仲兆对高尔夫其实没多大兴趣,旧金山的高尔夫球场基本都是公立的,归政府管理,收费也很便宜,他现在打球的地方是唯一的私人高尔夫球场presidio,也并不比其他的高尔夫球场更高级多少。他感兴趣的是身边的金发美人,presidio高尔夫俱乐部的陪练克劳迪娅。

    华仲兆顺手把球杆递给大飞,大飞小心翼翼的把球杆插回球包,华仲兆冲女陪练展颜一笑:“克劳迪娅,我最近觉得进步蛮大的,刚刚这一杆开球你觉得怎么样?”

    克劳迪娅目前正在旧金山大学上学,还没毕业。作为一个从小就是学校拉拉队主力的漂亮女孩儿,克劳迪娅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最有力的武器是什么。

    旧金山大学的学费很贵,克劳迪娅虽然也是出身中产之家,但毕竟每年接近三万美金的学费和住宿费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凭借自己的美貌,克劳迪娅做了一名高尔夫陪练,时薪150美元,除掉交给俱乐部的费用,每个月都能赚到3000美金左右。对自己的经济状况是一笔不小的改善。

    如果运气好,赶上出手大方的豪客,就更棒了,可能两三天的时间,几千美金就到手了。

    但这些通常都对自己不怀好意,比如眼前这个眯眯眼的华夏人。

    克劳迪娅灿烂一笑:“华先生,你的天赋很好,再练习几节课,就可以下场打球了。”

    华仲兆不以为然的笑笑:“克劳迪娅,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叫我菲利普,我觉得最近练得还不错,今天天气不错,要不要下场和我打一场?”

    华仲兆对克劳迪娅馋涎已久,但对方始终是不冷不热的样子,自己已经在这个妞儿身上花了八九千美金了,礼物也送了,课程也买了,对方就是不吐口。

    华仲兆感觉自己的耐心已经快丧失殆尽了,最近太特么不顺了,光是汤连松父女对自己态度冷淡也就罢了,现在连一个小小的高尔夫陪练居然也对自己这个大金主使脸色,真当我华仲兆是什么都不懂的暴发户凯子吗?

    克劳迪娅犹豫了一下,纵然心里并不情愿,但也不想失去这个大客户。“好吧,菲利普,我们打九个洞?”

    华仲兆淫邪的看了一眼克劳迪娅,九个洞?嘿,老子今天就要进你的洞。

    华仲兆漫不经心的道:“光是打球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带点彩头吧。”

    克劳迪娅心中一紧,僵笑道:“什么彩头?”

    华仲兆从球包中抽出一号木挥了两下,“如果你赢了,我就再买三个月的课。”

    克劳迪娅格格笑道:“那要是我输了呢?”

    华仲兆:“如果你输了,那就免费教我三个月。”

    克劳迪娅娇嗔道:“这不公平,菲利普,如果你赢了我,说明和我练习效果很好,你应该给我奖励。”

    华仲兆邪魅狂狷的一笑:“好吧,如果我赢了你,今晚你就和我约会。”

    克劳迪娅一愣,刚想说自己有事,就看华仲兆挥了挥手,“就这么定了,你先开球吧。”

    今天是十二月的旧金山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明媚,下午两点的气温也有二十多度。克劳迪娅的运动外套早就脱了下来搭在椅背上。

    克劳迪娅抽出自己的球杆,摆了个开球姿势,振臂一挥,白色小球远远的飞了出去。

    华仲兆贪婪的看着克劳迪娅大幅度挥杆动作显露出的优美曲线,耸耸肩:“轮到我了。”

    两人边走边聊,有几次华仲兆把手放到克劳迪娅的肩膀上,都被克劳迪娅不着痕迹的挡开了。

    大飞真成了华仲兆的球童,满头大汗的背着二十多公斤的球包,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心中狂骂不止。

    打到第三洞,华仲兆的运气很好,进了一个远距离推杆,拿到了一个小鸟(低于标准杆1杆)。而克劳迪娅则由于紧张,第二杆就把球打进了沙坑,只拿到了一个双伯忌,一下子就从领先一杆变成了落后两杆。

    华仲兆哈哈大笑,正得意间,就感到身后的大飞在捅自己,“华少,华少,那边那个小子不就是你让我们跟的那个吗?”

    大飞还真带人跟了两天张晨,按大飞的想法,要是找到打闷棍的机会,在没人看到的地方给张晨来两下,只要不出人命,也没人知道是自己干的。

    到时候把情况跟华仲兆一汇报,这种纨绔子弟觉得自己给他出了气,自然少不了自己的好处。但这两天张晨要么和汤淼淼在湾区的别墅,要么就是和汤淼淼苏灼蕖逛商场,大飞愣是没找到机会。

    华仲兆定睛一看,张晨正和几个老外说说笑笑的往自己这边走,其中挽着他胳膊的正是汤淼淼。

    华仲兆气往上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这几天没来的及去找这小子麻烦,没想到今天送上门来了。

    华仲兆冲大飞使了个眼色,带着大飞上前几步:“淼淼,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了。”看到汤淼淼挽着张晨的手没松开,不由得瞳孔一缩。

    汤淼淼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看了看华仲兆身旁的克劳迪娅,淡淡的道:“是啊,华大哥这是陪女朋友来打球?”

    张晨早就远远的看到华仲兆,只不过今天陪的客人比较重要,他也不想惹是生非,如果华仲兆不来惹事,他也懒得搭理。

    华仲兆自然不会傻到承认克劳迪娅是自己的女朋友,呵呵笑道:“没有,就是几个普通朋友。”

    由于今天球场打球的人不多,除了张晨和华仲兆这两组人只有一组人在打球,每一组开球的球洞都不同,张晨他们能和华仲兆在第三洞碰上,也是因为球场的人看客人太少,就没做规划,如果两组都在一个洞碰到了,等一会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打球的人多了,自然会有专人统筹安排,避免等待时间过长。

    华仲兆挑衅的看看张晨:“淼淼,这你就不对了,跟一个球童这么亲密,让别人看了多容易误会啊。欸?你这球童我看着面熟啊,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张晨压根没搭理他,反而扭头跟身边的那个四十多岁的白人男性说了一句什么,那人一愣,两人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