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71章 IPO的难度

第271章 IPO的难度

    第二天,张晨给贝兰克芬打了电话,告诉贝兰克芬自己已经和史蒂夫凯斯达成协议的事情。

    因为是感恩节假期,贝兰克芬昨天上午散会后就飞回了纽约,晚上陪父母过感恩节,接到张晨的电话还以为张晨实在开玩笑。

    当贝兰克芬听说张晨用icq的股份从aol敲了两亿一千五百万美金,惊呼上帝,在任何人看来,这笔交易也未免太疯狂了。

    意味着整个icq的估值已经七亿美金。

    乔布斯搞了那么多年的next,卖给苹果也不过四亿美金。在贝兰克芬看来,史蒂夫凯斯的收购太不理智了。

    他甚至都怀疑是不是张晨对史蒂夫凯斯施了什么东方巫术,让史蒂夫凯斯昏了头,才会答应这种离谱的价格。

    面对贝兰克芬的疑问,张晨轻笑一声:“劳尔德,同一件东西,对不同的买家来说,价值是完全不同的。就拿网景来说,去年微软曾经想以超过四百五十亿美金收购网景,而网景当时的市值不到一百亿美元。但对于微软,他就值四百五十亿。”

    贝兰克芬反驳道:“网景极有可能影响到微软的根基,而且,网景的营运收入和盈利都非常好,然而icq到现在为止,也没能体现出任何的盈利能力。”

    张晨哈哈大笑道:“劳尔德,你难道真的认为网景会成为微软的掘墓人?仅仅凭一款浏览器?不,在这件事上,比尔盖茨完全被网景向市场讲的故事欺骗了,最可怕的是,网景的这个故事把自己也骗倒了,认为自己真的有可能取代微软的地位。”

    贝兰克芬疑惑道:“难道你不认为网景是微软的威胁吗?网景的技术可能成为另一个微软,让电脑不在需要操作系统,只需要浏览器就能连接互联网,微软当然会有危机意识。”

    张晨笑道:“不,这不可能,再过十年也不可能。这只能说是网景讲给时代周刊的一个美好愿景,但可惜,这个愿景和互联网的发展是完全背离的。微软的操作系统地位完全不可能受到网景的威胁,他们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网景之所以能够获得市场的青睐,一方面在于它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收费浏览器,每份售价45美金,占据了90%以上的浏览器市场。但光凭这些,根本不足以支撑它两百亿美金的市值。

    之所以能有这么高的市值,根本原因还是网景超强的讲故事的能力。

    网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讲的故事是这样的:互联网将会一统江湖,未来的计算机,只是互联网的工具,这个工具完全没有必要有操作系统,因为人们通过网景浏览器就可以直接访问互联网,在网上完成一切的需求。

    实际上,哪怕十年后,也有计算机厂商在做这方面的尝试。

    联响、戴尔,甚至包括亚马逊,都曾经布局所谓的互联网电脑,没有硬盘,操作系统采用linux内核,以浏览器为核心,只提供上网功能和微弱的计算能力。大部分的应用都是依靠网络计算完成。

    无一例外,全部失败。

    贝兰克芬连忙追问:“你认为网景注定会失败?”

    张晨肯定到:“是的,哪怕网景对未来的预测有一定的可能,他也不可能竞争过微软,今年七月后,微软已经在发售的win95中内置了自己开发的ie浏览器,并且本月又宣布ie将和windows进行捆绑销售。这就吹响了网景灭亡的号角。马克安德森失策了,如果他当初同意微软的收购方案,极有可能成为百亿富翁,但现在,他可能永远没这个机会了。”

    贝兰克芬点头,“我知道这件事,但据说网景已经开始搜集微软的垄断材料,准备对微软提起反垄断诉讼。”

    张晨嗤笑一声,“等到法院判决结果下来,说不定都是两三年以后的事情了,到时候网景还在不在,都不好说了。”

    贝兰克芬犹豫道:“即使微软很强,但网景也不至于败得这么快吧?”

    张晨自信道:“一年,最多一年,网景就会溃败,这场战争注定会以微软获胜告终。大家都太希望看到微软帝国的崩塌了,所以在网景身上寄托了太多不切实际的期望。好了,我们不说网景了,总之,我们把icq的股份卖到了两亿多美金,你需要组成团队,尽快和aol谈好收购协议。icq那三个人,还有红杉,史蒂夫凯斯已经把他们都搞定了,获得我们的认可后,这笔收购案就可以彻底完成。”

    贝兰克芬沉默了一会儿:“也许你是对的,但这种情况让我感到非常不安。随便一笔收购案,就几亿十几亿甚至上百亿美金,完全背离了本身的商业价值。我认为现在的互联网市场已经存在严重的泡沫,风险正在变大,泡沫可能随时破裂,我认为我们必须要开始提高警惕,做好风险控制。”

    张晨轻笑道:“也许几年后互联网的泡沫确实会破裂,但肯定不会是现在。我今天和约翰杜尔见了一面,他认为目前的互联网市场并未被高估,哪怕总体价值再扩大三倍,都是合理价值之内,对这一点,我还是非常认同的。”

    贝兰克芬精神一振:“约翰杜尔?”

    张晨道:“是,今天他找到我,说希望能在亚马逊的案子上进行合作,我还没想好是不是答应他。这件事你怎么看?”

    张晨把约翰杜尔的提议向贝兰克芬复述了一遍。

    贝兰克芬举着电话,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我觉得可以谈一谈,他说的没错,kpcb在ipo上确实经验很丰富。如果我们来运作亚马逊的ipo,可能只能尝试纳斯达克,但如果kpcb也参与进来,在纽交所主板做ipo也是有可能的。”

    纳斯达克名声虽大,但上市要求比纽交所低很多。

    比如,纽交所要求ipo企业净有形资产必须大于四千万美元,税前收入大于两百万美元。但纳斯达克仅仅要求企业的净有形资产大于400万美元就可以了,税前收入也仅仅只要求75万美元。

    只不过在后世,纳斯达克的名声太大了,孕育了大量的高科技企业,总市值超过八万亿美金,是世界上第二大股票交易市场,而第一大,仍然是纽交所,总市值超过十四万亿美元。

    而在九十年代,无论是市场规模还是融资能力,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更是天差地远。

    张晨不死心,他实在不想放弃已经到手的利益,这可是亚马逊啊,好不容撬了kpcb的墙角,却又主动把利益让出去,他怎么可能甘心。

    “我们难道不能自己运作在纽交所ipo?”张晨质疑道。

    贝兰克芬苦笑道:“boss,虽然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一样,都是注册制,但ipo所需要的条件也要高得多,即使我们不和kpcb合作,也要和摩根斯坦利、高盛这种pe领域的专业投行合作。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能力做出符合纽交所申请条件的ipo资料,我们现在毕竟只是一家vc。没有足够的注册会计师,没有足够的投资经理,没有足够的法律资源,想要在纽交所完成ipo,太难了。”

    张晨默然,哪怕现在自己已经是不折不扣的亿万富翁,但在资本市场上,还是太弱了啊。

    “劳尔德,你拿出一个方案,我要火种源在三年内,必须具备运作ipo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