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70章 你不老实

第270章 你不老实

    苏灼蕖一边喝着南瓜汤一边对张晨道:“诶,跟你说点事。”

    张晨正专心致志的对付一块鸡腿肉,心不在焉的道:“嗯?什么事啊?”

    苏灼蕖递给张晨一小碟椒盐,张晨蘸了一口,赞道:“还是得用国内的调料,这柑橘酱蘸鸡肉怎么吃怎么不对。”

    苏灼蕖继续道:“我想自己开一家公司。”

    张晨惊讶的抬起头:“开公司?什么公司?”张晨看看汤淼淼,汤淼淼也一脸茫然,显然苏灼蕖事先也没和汤淼淼聊起过这个话题。

    苏灼蕖小口喝着南瓜汤:“我还没和淼淼说,现在就只是个想法,你们帮我分析分析。我想搞一个新闻短信推送的业务,并为这个业务成立一个公司,你们觉得怎么样?”

    张晨感兴趣:“哦?详细说说?”

    苏灼蕖叙述道:“到今年底,美国的移动电话用户预计会达到4200万,但根据彭博社的预测,应该会超过4400万,比上一年度的用户数量增加了70%,也就是说,移动电话的用户增长数量远远快于先前的市场预期。”

    “而移动电话的sms(短信)收入,却比上一年度增长了178%,也就是说,短信服务的增长速度,远远快于移动电话用户的增长速度。”

    张晨好奇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做短信sp?”

    苏灼蕖拨了拨头发,之前剪的bobo头这几个月也长长了,苏灼蕖又去沙宣做了一次发型,和上一次的差不多,只不过变成了偏刘海。

    苏灼蕖忽闪忽闪大眼睛,“你不是让我帮你打理那个tips网站么,这几个月新网站不停地冒出来,我更新的就比较勤,现在访问量也还可以。”

    “那天我突然想到,你这个网站实际就是起到了一个把其他网站汇总推广的作用,可以节省用户寻找新网站的时间。”

    “那么,按这个思路,如果我做一个网站,把各个媒体的重点新闻汇总,同样可以节约用户大量用来读报纸获取新闻的时间。但后来想想,这样也有问题。”

    “一来有版权问题,二来上网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相对都比较专业,用户量很难做大,除了广告也找不到太好的盈利模式。”

    “然后,前两天,我正上课,教我们大众心理学的讲师手机响了,他看完短消息后跟我们说,总统大选计票结果出来了,克林顿高票连任。而这条短信,是他妻子在家里看大选直播时发给他的。”

    “这件事启发了我,如果以短消息订阅的形式,每天把重点新闻浓缩成十几个字的形式按时推送给用户,收取短信sp费用。你觉得这个思路行不行得通?”

    张晨有点惊讶,苏灼蕖想到的这个业务在华夏2003年移动用户大量增加之后,曾经风靡一时,不过到3g网络普及后,随着手机短信逐渐沦为接收验证码的工具,逐渐就消失了。

    张晨想了想:“苏姐,你说的这个可以搞,有可行性。”

    苏灼蕖挺高兴:“真的?你觉得有多大发展?”

    张晨拿餐巾擦了擦手,“要看用户数量了,如果能够做到二十万的用户,每月的sp流水能超过30万美元,除掉给运营商的分成,也能有接近20万美元的净收入,而成本支出,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我觉得可行。”

    苏灼蕖点点头,“我也这样觉得,不过光是做重点新闻的推送,二十万的用户数量,可能够呛能做到,但做到五万以上,难度不大。不过就算这样,每年的利润也超过30万美元了。如果这条路可行,完全可以再开拓其他的短信增值服务,比如专门推送体育新闻或者娱乐新闻、财经新闻之类的,做用户细分,市场前景还是蛮好的。哈哈,怎么样?姐姐挺有商业头脑的吧?”

    张晨还真对苏灼蕖的思路有些刮目相看,能在这时候看到短信sp服务这块蛋糕,说明苏灼蕖的商业嗅觉还是不错的。

    至少比前世的自己强多了。

    汤淼淼原本一直没有参与讨论,但看到苏灼蕖嘚瑟的样子,忍不住讽刺道:“你这个业务听起来不错,但基本上,可能也就是两三个月的风光。”

    苏灼蕖不服气,“怎么可能?用户肯定越做越多,营业收入也肯定越来越高,说不定还能上市呢。真赚了钱,到时候你可别眼红。”

    汤淼淼哂笑道:“你这个业务,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给条狗培训一下都能干。真要是赚了钱,别人效仿起来不要太简单,到时候竞争者会快速杀入,很快市场就会被快速瓜分,到时候能有点赚头就不错了,还想上市?”

    苏灼蕖撇嘴反击道:“再简单也比他那个格子网站困难多了,你怎么不说他啊?看来果然是重色轻友,情人眼里出西施。”

    汤淼淼没想到苏灼蕖来了这么一句,不由得气势一虚,张晨嘿嘿笑着打岔:“苏姐,汤老师说的也没错,不过如果能快速铺开市场,做大用户数量,凭借着自动订阅的收入,业务也能继续开展下去。我挺看好的,怎么样,要不要我也入一股?”

    苏灼蕖知道汤淼淼面皮薄,刚刚话说出口,就有点后悔。此时张晨从中打个圆场,苏灼蕖也就借坡下驴,摇头道:“不要,这个花不了多少钱,老娘要自己干。”

    张晨点头道:“也行,如果要钱,尽管提,算我个人借给你的。”

    吃完大餐,苏灼蕖帮忙把一片狼藉的餐桌收拾干净,拿起外套就要走。

    汤淼淼和张晨都说太晚了,干脆住这里,苏灼蕖摇头,说明天是黑五,她要早起去市区扫货。

    苏灼蕖走后,汤淼淼担心道:“刚刚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苏苏真生气了?”

    张晨搂着汤淼淼,安慰道:“没事儿,苏姐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汤淼淼风情万种的瞥了张晨一眼:“苏姐苏姐叫得真亲,我想起来了,刚才你是不是为苏苏说话来着?你想干嘛啊?真想讨个小老婆?”

    张晨自然矢口否认,手上动作不停:“哪有啊,你刚刚不是还担心她生气来着吗?”

    汤淼淼被张晨摸得浑身发软,咬着嘴唇:“小色鬼,我警告你,不许打苏苏的主意。”

    张晨哭笑不得,这都哪儿对哪儿啊。

    汤淼淼眼含春水:“我和苏苏,谁手感好?”

    张晨一激灵,“我哪儿知道,我又没摸过她。”

    汤淼淼凑到张晨耳边,“别以为我不知道,下午我和苏苏聊过了,那天你回来就往床上扑,手还不老实,我就不信你没摸到。”

    张晨被汤淼淼口中喷出的气息挑逗的欲火焚身,一边否认一边加紧动作:“真没有,她一叫,我就发现认错人了,吓了一跳,哪儿还顾得上什么手感。”

    汤淼淼也喝了不少红酒,面色绯红,体温明显升高,咬着张晨的耳垂,“小色鬼,你不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