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68章 遗传

    比尔坎贝尔张口结舌,疑惑道:“zack,抱歉,呃,你是不是,是不是过于敏感了?我没从史蒂夫身上感受到对华夏人的恶意歧视啊,史蒂夫这个人有时候确实口无遮拦,但基本上没有什么种族歧视的观念。呃,毕竟他的亲生父亲也是个阿拉伯人。”

    乔布斯的生父阿卜杜法塔简德利是个叙利亚移民,事实上,无论从性格还是才能上,乔布斯都继承了生父很多。

    他生父的成就虽然远不及他,但作为一个一代叙利亚移民,能够在美国的大学当上讲师,随后又称为商界精英,在拉斯维加斯做了一家赌场的总裁,阿卜杜拉法已经足够优秀。

    而且,他还把这种优秀遗传给了自己的下一代,他的两个子女都极为出色。

    除了乔布斯之外,阿卜杜拉法后来结了婚,生了一个女儿。而这个女儿,长大后也成了非常著名的小说家、记者、媒体人。

    把能力遗传给下一代的同事,老阿卜杜拉法也把自己人渣的一面遗传给了乔布斯。老阿卜在女儿出生后,又把女儿抛弃,妻子带着女儿改嫁,可以说,老阿卜杜拉法是完全没有家庭观念的人。

    而乔布斯,生下自己的私生女后,也抛弃了她,甚至矢口否认是他的女儿。

    直到女儿快长大了,乔布斯才幡然悔悟,开始修复和女儿之间的关系。

    张晨笑了笑,“我并没有指责他种族歧视,事实上,刚刚我说的是文化歧视,而这种歧视,又是由于他的浅薄所造成的。”

    “乔布斯性格分裂,喜欢用绝对的态度面对一切,非黑即白,非此即彼,不是天才,就是狗shit,类似于,嗯,对,二极管。”

    比尔坎贝尔一愣,随即哈哈笑道:“二极管?这个比喻太妙了,我相信史蒂夫一定很喜欢。”

    张晨也笑了两声:“众所周知,乔布斯非常喜欢东瀛文化,甚至竭尽全力把东瀛美学融入他自己的产品中。他对东瀛的嫉妒崇拜让他非常羡慕东瀛菊与刀的变态艺术审美,而他不懂的是,东瀛所谓的美学是依靠强大的经济能力堆砌出来的腐肉,而他所看不起的华夏文化,却是所有东亚文化的源头和祖先,只是近百年的积弱,让这个原本熠熠生辉的文明和文化落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归根究底,乔布斯也和其他人一样,其实他并没有那么反叛,也没有他自己所标榜的那么反文化,他只是个财富的崇拜者而已,只不过又在这贪婪的嘴脸上披上了一层美学和文化的外衣。”

    比尔坎贝尔目瞪口呆:“zack,你确定不想和史蒂夫和解吗?你这番话让我觉得你似乎是除了他自己以外最了解他的人了。”

    张晨摇头,“不,我不会和他和解。”

    比尔坎贝尔追问:“就是因为你说的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张晨摇摇头,“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

    比尔坎贝尔好奇:“是什么?”

    张晨淡淡道:“我讨厌他。”

    比尔坎贝尔被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这特么还能有什么招?人爱一个人可以掩饰,恨一个人也能掩饰,但唯独“厌恶”这种情绪,是完全无法掩饰的。

    从这个角度上说,“厌恶”比“爱”和“恨”的力量都要强大。

    比尔坎贝尔颓然堆坐在沙发上,“zack,我知道你和史蒂夫为什么不会和解,相互厌恶了。”

    张晨抬抬眼皮,“哦?”

    比尔坎贝尔没好气道:“因为你们两个人都是混蛋,是一样的人!所以你们才会对彼此这么了解,见鬼,两个只见过一面的人,却好像都把对方看穿了一样。”

    张晨感兴趣,“他怎么说我的?”

    比尔坎贝尔拿起桌上的酸奶:“和你说的差不多,算了,我也不管了,既然你不愿意转让商标,我就转告他吧。”

    张晨安慰比尔道:“没办法,有些人天生就相互看不惯,可能我和乔布斯就是属于这种关系。对了比尔,我倒是真想向你咨询一下约翰杜尔跟我提议的那件事。你觉得我该不该接受他的提议?”

    比尔坎贝尔沉吟了一下,“我不太了解你们这个案子的具体情况,但至少约翰杜尔有一点没有说错,kpcb的ipo运作能力确实很强。”

    张晨有点疑问:“我也知道纳斯达克的ipo条件,并不十分苛刻,哪怕亚马逊现在申请主板上市,也就只有股东人数这一项需要再进行运作改进,其他的几乎都满足。”

    比尔笑道:“没那么简单,举个例子,纳斯达克要求至少要有三家市商进行承销,这三家市商你能联系到那几家?但如果是kpcb,无论是摩根还是美林抑或黑石,都会抢着和他们合作。这样,在发行价的确定上,企业会有很大的主动权。但像火种源这样的小公司,哪怕加上idg,也很难有这样的效果吧?”

    张晨听后默然不语,的确,无论是前生今世,自己都没有操作企业上市的经验,更多都是纸上谈兵。

    ipo(首次公开募股),这三个字母说起来简单。但在前世,多少声名鹊起的企业都被公开市场拒之门外。

    孙洪彬的顺池,只差一步,就倒在ipo的门口,如果顺池在05年成功ipo,就不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倒下,更是能赶上09年后的房地产大热潮,说不定真能成为超越万客、恒达的地产之王。

    可惜,无论是港股还是美股,审查太严了,最终,顺池还是遗憾的告别了华夏地产这个巨大的舞台。

    比尔坎贝尔继续道,“另外,和kpcb合作,还有一桩额外的好处。”

    张晨问道:“什么好处?”

    比尔坎贝尔含笑道:“约翰杜尔,你如果能够和约翰杜尔直接打交道,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约翰杜尔是硅谷我最佩服的人之一,kpcb之所以成为kpcb,只因为他们有约翰杜尔。”

    “kpcb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拥有约翰杜尔。”

    比尔坎贝尔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能够和约翰杜尔交手、学习,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能加快你的成长。不多说了,已经五点多了,我得赶紧回家,老婆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吃大餐。要不要我送你?”

    张晨反应过来:“哦,不用了,我家距离这里不到一英里,走回去就可以。”

    张晨掏出钱,买了单,给了女招待五美金的小费。

    咖啡馆的女招待应该就是斯坦福的学生过来兼职,没有底薪,就靠客人每天的小费,收入也不错。

    比尔开了一辆克莱斯勒300,坐进车里冲张晨挥了挥手,两人互相问候了感恩节快乐,一踩油门,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