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58章 当爷爷与装孙子

第258章 当爷爷与装孙子

    贝佐斯虽然刚刚三十出头,但发际线已经退到了头顶。

    在车库改成的办公室中,贝佐斯凝视着面前三份融资方案,兴奋地揉了揉脸。

    作为出身华尔街的精英高管,贝佐斯并非像大多数第一次创业的创业者一样缺钱。但自从一年前开始创办亚马逊,贝佐斯不止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投了进去,他的养父更是倾尽家产资助了他的创业。

    看来今年自己能回家吃感恩节大餐了,贝索斯欣慰的笑了笑。

    去年他刚刚开始搞亚马逊的时候,忐忑不安的问养父,“如果我把你们的钱都赔光了,我还能回家吃感恩节大餐吗?”

    养父哈哈大笑,抱着三十多岁的贝索斯,“孩子,别想这么多,如果你赔了,我们还有你外公的农场,德克萨斯是个好地方,你小时候喂的马已经有了重孙子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

    贝佐斯的妻子麦肯泽给老公冲了一杯速溶咖啡,“想好接受哪一家的报价了吗?”

    贝佐斯笑着点点头,“吉尔四百万美元的报价,我认为是有诚意的,而且又是老朋友,我决定接受他们的方案。麦姬,你觉得怎么样?”

    麦姬是贝佐斯对妻子的昵称,麦肯泽搅拌着手中的咖啡,“kpcb的三百万美元和那家allspark250万美元的方案看上去确实比吉尔的要差不少,你的决定是正确的。”

    贝佐斯揽过妻子,“我最正确的决定,就是三年前的夏天向你求婚。”

    两人双唇的距离越来越近,麦肯泽的双臂环绕过丈夫的脖子。

    两人虽然已经结婚三年,但从未丧失对彼此的吸引力,贝佐斯把妻子粗暴的按在办公桌上,麦肯泽手中的咖啡杯一歪,一杯咖啡全都洒在了贝佐斯的裤子上。

    “啊~”贝佐斯痛苦的叫了一声,虽然咖啡的温度不高,只有不到七十度,但突然被烫一下,还是蛮痛的。

    麦肯泽捂着嘴吃吃的笑了两声,怕丈夫被烫伤,连忙帮着检查。

    贝佐斯拉起妻子,“不要管这些了,我们继续。”

    麦肯泽躲开丈夫凑过来的脸,“杰夫,既然你准备答应吉尔,是不是应该通知他一下。”

    贝佐斯狡猾的笑了笑:“我和他说明天去西雅图面谈,生意就是生意,如果他能给出更好的方案,我不会反对的。”

    麦肯泽亲了丈夫一口:“那我去给你订机票。”

    麦肯泽刚想拿起电话给航空公司打电话,贝佐斯办公桌上那台固定电话机就响了。

    麦肯泽向丈夫摊摊手,提起电话,“这里是亚马逊,需要帮助吗?”

    贝佐斯脱下自己被咖啡浇湿的裤子,顺手从桌子下的的箱子里拿出一条短裤,刚准备换,就看到自己的妻子捂着话筒示意自己过去。

    贝佐斯只好提着短裤走到妻子身边,麦肯泽小声道:“是allspark的人,说要和你面谈,问你有没有时间。”

    贝佐斯摇摇头:“没什么必要,我们已经决定了。”

    麦肯泽把话筒递给他:“杰夫,你来接电话吧。”

    贝佐斯接过电话,顺手把手中的短裤递给妻子:“嘿,你好,很抱歉,我们已经决定接受西雅图一家风投机构的投资,你们来晚了。”

    从电话里,贝佐斯感觉对方的年纪并不大,估计是这家风投机构的办事人员,因此也没有重视。听到对方坚持要来见自己,并且声称有让自己无法拒绝的方案提供过来,贝佐斯耸耸肩:“好吧,叫你们能做决策的人过来,我可不愿意再浪费时间,实际上,明天我就要去西雅图和对方谈协议细节了。”

    贝佐斯挂掉电话,麦肯泽把短裤递给贝佐斯,“杰夫,他们说什么?”

    贝佐斯一边穿短裤一边道:“他们说要重新报价,一会儿就要过来和我面谈。”

    麦肯泽皱皱眉:“那你是不是换一身衣服,这样有些太不成样子了。”

    贝佐斯不以为意道:“没关系,这是家小公司,没有什么实力,我只是好奇他们能提出什么方案才答应见面。”

    麦肯泽无奈道:“那好吧,不过杰夫,你既然已经答应了吉尔,就不应该反悔。”

    贝佐斯搂着妻子的腰:“嘿,麦姬,我并没有答应吉尔,只是我自己做了决定而已。我们继续~”

    车库里很快就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

    张晨急于和贝佐斯见面当然是有原因的,自己投了icq、投了ebay,也投了思达康,但这几个项目加在一起,也没有亚马逊在后世的收益大。

    此前张晨确实考虑过亚马逊,但由于资金问题一时得不到解决,本着群鸟如林不如一鸟在手的想法,张晨并没对亚马逊有太强的兴趣。

    毕竟亚马逊直到张晨重生前才刚刚盈利,并且在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危机时损失惨重,即使到时再对亚马逊抄底,也来得及。

    久而久之,张晨也就把亚马逊仍在脑后。但昨天汤淼淼提到亚马逊后,张晨的心思就又活络起来。

    现在和几个月前不同,张晨成为所罗门兄弟的董事后,融资能力大大增强。火种源通过所罗门兄弟公司发行了五千万美金的中期企业债券,因为有担保物的原因,所以利率维持在7%这个相对合理的水平。

    汤淼淼有些不解,张晨为什么这么着急,三人一早就从酒店退了房,开了接近五个小时的车,下午回到了旧金山,却马上就要去见这个贝佐斯。

    作为投资人,不是应当矜持一些吗?这样送上门去,是不是太被动了?

    张晨苦笑道:“时事异也,我投icq、思达康可以强势,因为他们缺钱,而我又没有竞争对手。在这种情况下,是对方求着我们投,我们自然能占据主动。但亚马逊不同,一来竞争对手很强,除了kpcb外,还有西雅图的一家vc也虎视眈眈。听贝佐斯的意思,他已经和这家公司达成了初步协议,如果我们不抓紧,这单生意就没了。”

    “该当爷爷的时候当爷爷,但该装孙子也得装孙子啊。”张晨仰天长叹。

    其实也没有装孙子这么夸张,毕竟没有创业者愿意得罪投资人,贝佐斯还是换上了一条正装裤子。当然,见面的地点还是他和麦肯泽的炮房,不,库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