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56章 奸夫yin妇

第256章 奸夫yin妇

    汤连松回国了,临走前汤连松问了问汤淼淼关于张晨的事情。汤淼淼此前早就想好如何应付这种盘查,只说张晨曾经是自己的学生,后来在美国碰到了,发现居然也是苏灼蕖远房表弟,其他的了解的不多。

    这几样都是瞒不住的,张晨是崇华一中学生的事情,根本禁不住查。而自己,是通过家里的关系当上的崇华一中老师,更是瞒不过,索性在这方面坦坦荡荡不加隐瞒。

    张晨的母亲苏文锦和苏灼蕖都姓苏,如果查到了,说是远房亲戚也能说得过去。

    至于更加细节的事情,两人由于没来得及串供,所以就当二人不熟,汤淼淼一推二五六,让汤连松自己查去,如果汤连松对张晨的提议感兴趣,自然能查到他的事情。

    华仲兆怒气冲冲的离开酒会现场,他身边的几个马仔早就在领事馆门口等得无聊,蹲在地上抽烟打屁。一看他出来了,几个人连忙扔掉烟屁,站起来凑到前去,“华少,您可算出来了,您不是说要带我们去premiere开开眼吗?咱们现在去?”

    华仲兆心情正不爽,看这几个货就来气,怒道:“去个屁!都跟我回三番!”

    几个人都有点傻眼,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剃个光头的傻大个嘟囔道:“刚到洛杉矶就回去,我还想找好莱坞的小妞耍耍呢。”

    华仲兆憋了一肚子火,一听这话,抬手就给光头一个嘴巴。光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傻傻的捂着脸站在当地。

    “好莱坞的妞?你在这儿自己操自己吧!大飞,把车开过来,我们走!”

    这些人都是华仲兆平时豢养的闲人,华家在三番当地华人圈子里确实有点势力,也开了两家贸易公司,主要做华美之间的国际贸易。

    现在华家正准备进军旧金山地产业,因此确实和旧金山出身的参议员戴安娜费恩斯坦恩关系不错。而华仲兆作为华文戈的独子,手头自然不缺钱,身边自然也就聚拢了一堆唐人街的闲人。这帮狐朋狗友都是华仲兆花钱养着,华仲兆也很喜欢这种众人围绕吹牛拍马的感觉。

    大飞和另一个帮闲没一会儿就开过来两辆车,华仲兆上了大飞开的那辆宝马740,其他人都坐上另一辆雪佛兰,开车返回旧金山。

    大飞开着车偷眼从后视镜看看华仲兆,他是这些人中最机灵的一个,平日里和华仲兆关系最好,但华仲兆这种纨绔子弟,就是拿他们当奴才使唤,不知道什么时候狗脾气上来对他们就是一顿喷,因此大飞也很小心谨慎。

    “咳,华少,看您心情不好啊,谁惹您了?我们帮您出气。”大飞义愤填膺的道。

    华仲兆自小出国,远离国内的政治环境,到美国后,又难以融入美国真正的社交圈。从小到大,身边围绕的都是国内来的溜须拍马之辈。华家又有钱,他惹了一些麻烦也都能帮他用钱摆平。时间长了,难免养成他颐指气使的纨绔习气。

    实际上,比起他对张晨的厌恶,华仲兆更难接受的是汤连松父女对他的轻视,他之所以这么愤怒,倒是有一大半来源于他觉得汤家父女看不起他。

    但他也不是傻子,知道惹不起宋家,因此把怨气全都集中在张晨头上。

    华仲兆沉着脸:“大飞,回去后,你帮我查个人,看看他什么背景,我要弄死他。”

    大飞连连应是,暗中却撇撇嘴,跟着你,就是为了混点钱花,你还真以为大伙儿能为你出生入死啊。

    脑袋秀逗了。

    张晨三人没连夜回旧金山,在汤淼淼住的比弗利希尔顿住了下来。

    汤淼淼不知道苏灼蕖已经彻底知道了她和张晨之间的关系,仍旧摆出一副姐弟情深的样子,苏灼蕖也不戳破,免不了时不时的冷笑一下。

    上了车,汤淼淼和苏灼蕖自然坐到了两个主人位,反而把张晨轰到了后排。

    汤淼淼做了个大波浪的发型,可能是发型师没做好,流海总是垂下来,汤淼淼嫌麻烦,找了个发带一边把头发扎成马尾一边对苏灼蕖道:“苏苏,今天那个欧阳秘书好像对你有点意思啊。我爸跟我说,他爷爷以前可当过外交部副部长,你不和他发展发展?”

    苏灼蕖假笑了一个晚上,觉得脸都酸了,两手揉脸道:“你别乱点鸳鸯谱行不行?见到个年纪差不多的就问我发展不发展,比我妈都烦。再说了,你不是让我做小吗?怎么着?想反悔?”

    汤淼淼不疑有他,挑衅道:“行啊,今天晚上你就伺候大奶奶睡觉。”

    苏灼蕖看着汤淼淼嘿嘿笑,把汤淼淼笑的直发毛,“你笑什么啊?”

    苏灼蕖悠悠道:“我笑啊,笑咱相公晚上可别上错了床,让大奶奶独守空闺,白等一晚上。”

    汤淼淼眨眨眼,总觉得苏灼蕖阴阳怪气的,但又不明所以。

    张晨心里直突突,正好车已经停在酒店门口,连忙打岔道:“汤老师,苏姐,到酒店了,咱赶紧办入住。”

    苏灼蕖“切”了一声,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张晨定了两间房,办入住时找苏灼蕖要护照,苏灼蕖故意道:“开两间房干吗啊,太浪费钱了。开一间就行,你自己住,我和你汤老师住一间。”

    张晨眨巴眨巴眼,知道苏灼蕖纯属故意捣乱,“苏姐,你想跟汤老师住一间,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啊。”

    汤淼淼自然也不想身边多一个电灯泡,两人干柴烈火,哪里还在乎苏灼蕖的感受,于是连连摇头:“我住的是大床房。”

    苏灼蕖阴阳怪气道:“大床房怎么了?咱俩又不是没一起睡过,正好晚上我给大奶奶侍寝。”

    汤淼淼为难道:“可是、可是……”

    苏灼蕖:“可是啥?”

    汤淼淼下定决心:“可是你打呼噜,而且太响,我睡不着。”

    张晨哈哈大笑,从苏灼蕖手里抢过护照,跟酒店前台道:“有预定,两间deluxekingroom。”

    苏灼蕖气得银牙紧咬,从齿缝里蹦出几个字:“奸夫阴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