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53章 放屁

    汤淼淼见到张晨,自然是万分欢喜,但人多眼杂,加上苏灼蕖又在边上虎视眈眈,两人自然也做不了什么。

    没一会儿,汤淼淼的父亲就在远处招呼她:“淼淼,来见一下你侯伯伯。”

    汤淼淼无奈,只好和张晨以及苏灼蕖说了一下,依依不舍的看了张晨一眼,向父亲走去。

    苏灼蕖看到张晨仍旧盯着汤淼淼的背影,没好气的道:“别看了,小心看眼里拔不出来了。你俩这个热乎劲儿,真拿别人都当傻子啊?”

    张晨没看她:“苏姐,你是不是单身久了,看谁都像奸夫阴府啊?心理别不平衡,你看刚刚那个欧阳宇,我觉得他就对你挺有意思的,用不用我给你们制造点机会?”

    苏灼蕖咬牙道:“不用了,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今天晚上别再摸错房门了。”

    正聊着,就看汤淼淼无奈的跟在父亲身后朝二人走来,朝二人猛打眼色。

    苏灼蕖换上一脸笑容:“汤叔叔好,刚刚本来想过去打声招呼,但看您身边人太多,就没过去。”

    汤连松呵呵笑道:“小苏别这么客气,你今天怎么来了?”

    苏灼蕖早就和张晨串了供,加上刚刚汤淼淼也叮嘱了二人,因此苏灼蕖面不改色道:“这是我表弟张晨,我和他一起来的,他现在是所罗门兄弟公司的董事。”

    汤连松有些惊讶,但毕竟见多识广,含笑道:“所罗门兄弟公司?华尔街的那家投资银行?现在主要做债券生意的?”

    张晨没想到汤连松也知道所罗门兄弟,心中有些佩服。

    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国内的官员能知道所罗门兄弟,一定是从各种资料上看到的。

    更何况汤连松还知道所罗门兄弟现在主要做债券生意,证明汤连松不是那种脑满肠肥的行政官员,还是有真材实料的。

    面对未来的老丈人,张晨可不敢托大,毕恭毕敬的问候:“汤伯伯好,我是张晨,您说的没错,就是这家所罗门兄弟。”

    汤连松惊讶的笑道:“真不简单,张晨你应该还不到二十吧?”

    张晨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苏灼蕖看了张晨一眼,心道,何止,要是你知道这小子不到十八就把你家姑娘骗到了手,看你还笑得出来不?

    初次见面,这这种场合下,汤连松也不好展现出太强的好奇心,只是拍了拍张晨肩膀:“不简单,真不简单。”

    张晨赔笑的脸都酸了,汤淼淼在旁边看着都有些忍俊不禁。

    张晨主动道:“汤伯伯这次来美国,是为了美国国会对华夏家电行业的反倾销调查?”

    汤连松对张晨问到这个问题还是有点出乎意料的,但仍旧点点头:“是,最近费恩斯坦恩认为我们国家出口到美国的家电产品,尤其是彩电,存在倾销嫌疑,因此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提案,要求国会对我们的家电类产品征收高额的反倾销税。别的地方的企业我可以不管,但粤海的几家家电公司我不能不管,所以带着团队来美国考察一下,看看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张晨好奇:“那汤伯伯一定已经有了完全之策了?”

    汤连松呵呵笑了两声,没再多说。

    你一个小屁孩,难道还真能解决问题不成?跟你说这么多,也就是看在所罗门兄弟公司的面子上而已。

    正好又有人找汤连松,汤连松笑了笑,转身离去。

    苏灼蕖一脸花痴的对汤淼淼道:“你爸好帅,每次看到你爸都想给你当后妈。”

    汤淼淼神色自如,“我爸岁数大了,你嫁过来太吃亏,你要是真想当小的,以后我嫁人时你当陪嫁丫鬟。”

    苏灼蕖“呸”了一声,暗暗地瞥了张晨一眼。

    张晨闻言,心里也跳了几下。

    汤淼淼只是和苏灼蕖斗嘴斗惯了,根本没考虑这么多。

    张晨心中琢磨了一下反倾销的事情,美国对华夏的出口产品几次征收反倾销税,一直到二十年后,华美之间关于华夏产品倾销的问题仍旧纠纷不断。

    但对于彩电的反倾销,张晨还是有印象的,好多电视机厂家都搞不清楚反倾销调查和起诉是怎么回事,于是根本就没派人去美国应诉,结果没应诉的公司都被处以70%以上的惩罚性关税。而应诉的,最少征收3%,最高的似乎也有20%以上的税率。

    70%的惩罚性关税,获得这种处罚的企业,意味着彻底被关闭了进入美国市场的大门。

    而粤海省,似乎有很多家家电企业都被处罚70%的反倾销税。

    “汤老师,你父亲这次和美方谈的怎么样?”张晨问汤淼淼。

    汤淼淼摇摇头:“好像不怎么样,他除了通过大使馆以外,也通过私人关系找了戴安娜费恩斯坦恩,但好像人都没见到。”

    张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拉了一下汤淼淼,“汤老师,你跟我来一下。”

    汤淼淼正疑惑间,却看张晨朝汤连松走去。

    汤淼淼连忙拉住张晨:“你干嘛去?”

    张晨低声道:“我想找你爸问问反倾销的事,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汤淼淼低声埋怨:“你傻啊?好不容易才糊弄过去,哪有自投罗网的。”

    张晨嘿嘿笑道:“好不容易有机会在岳父面前刷好感度,当然得抓住。”说罢偷偷拉过汤淼淼的手,“要是这件事上帮了你爸,如果以后暴露了,咱俩的阻力还能小点。”

    汤淼淼脸红红的,心头涌起一丝甜意,细若蚊呐道:“那你想怎么帮?”

    张晨笑了笑,“我得先找你父亲谈谈,把情况了解清楚再说。”

    汤淼淼只好跟着张晨来到自己父亲身边。

    汤连松正皱着眉头和一个操着满口国语腔的帅气年轻人聊些什么,张晨安静的在旁边听了一会儿。

    “汤伯父,在美国应诉,律师费可是很贵的,你们华夏能掏得起这笔钱的公司应该不多。而且,恕小侄直言,现在华夏实行出口退税政策,这些企业一方面拿着华夏政府的财政补贴,另一方面低价出口到美国,实际就是在政府支持下的倾销行为,能打赢这场官司的可能性非常低。”

    “汤伯父,我们两家也是世交,现在淼淼也在美国,我自然不会对这件事置之不理。我们华家毕竟在旧金山的华人中有一定的影响力,戴安娜费恩斯坦恩做过十余年的旧金山市市长,与家父也算有旧,我们还是有一定把握说服她做出一定的让步的。当然,国内也要做好一定的心里准备,即使是私下和解,20%的惩罚性关税也是跑不了的。但至少省掉了几百万美金的律师费,您说呢?”

    “放屁!”张晨在一旁不屑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