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52章 惊不惊?喜不喜?(第二更)

第252章 惊不惊?喜不喜?(第二更)

    拿出邀请函,苏灼蕖挽着张晨顺顺当当的进了领事馆宴会厅。

    领事馆这次搞的酒会因为邀请了不少美国的政商界人士,所以采用了西方的自助酒会的形式。

    领事馆的一等秘书欧阳宇见到张晨一愣,上午他刚刚发了这张邀请函,他清楚的记得是洛杉矶的市议员找到总领事乔未山,说所罗门兄弟的一个董事要来,怎么过来的是个华夏少年?而且还带了个女伴?

    欧阳宇自从看到苏灼蕖,眼光就没离开。

    不得不说,苏灼蕖今天确实艳光四射。长期保持健身习惯的苏灼蕖,身材比例虽然算不上完美,但也要绝杀大多数同年龄的女性,搭配上阿玛尼的高级成衣礼服和脖子及手腕上的定制珠宝,整个人更是显得贵气逼人。

    欧阳宇二十九岁,还没结婚,出身于外交世家。祖父退休前更是官至外交部副部长,因此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了洛杉矶总领馆的一等秘书,可以说是前程远大。

    但外交人员在国外更是要谨言慎行,不敢越雷池一步。因此欧阳宇在美国这两年,完全没有享受资本主义的花花世界,彻底当了两年的和尚。

    而且还是得道高僧。

    欧阳宇舔舔嘴唇,不行,我得过去盘问一下,邀请函是发给所罗门兄弟公司董事的,怎么让一个小屁孩拿到手了?

    当然,他才不会承认,是想和美女说几句话才想要过去主动盘查的。

    欧阳宇举着酒杯,走到张晨面前,用英语含笑道:“这位先生,我是华夏驻洛杉矶总领馆的一等秘书欧阳宇,请问您是通过什么途径拿到的邀请函?我们邀请的是所罗门兄弟的董事会成员zack抽。”

    张晨和苏灼蕖相视一笑,用中文道:“我就是zack抽,中文名叫张晨,很高兴认识你。”

    欧阳宇张了张嘴,惊讶之色一闪而过,所罗门兄弟公司虽然现在已经没落了,但在政商两界尤其是金融领域仍旧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虽然他们有二十位董事会成员,但任何一个人单独拿出来都是华尔街响当当的人物,面前这个华人小屁孩怎么可能是其中之一?

    欧阳宇正待追问,大厅里却传来一阵骚动,张晨扭头一看,目光就牢牢盯在徐徐走进大厅的女孩儿身上。

    汤淼淼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挽着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人走进了宴会厅。

    欧阳宇深知进来的这位粤海外经贸委副主任汤连松背景深厚,来洛杉矶这两天就连总领事乔未山都对他刻意结交,因此不敢怠慢,冲张晨和苏灼蕖歉意一笑,迎了上去。

    汤连松出现后,自然成了宴会场上的主角。乔未山拿起话筒,咳嗽了两声,朗声道:“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我是华夏驻洛杉矶总领事乔未山,非常欢迎大家能够在百忙之中拔冗出席我们今天的酒会。华夏与美国,一直努力建设相互尊重、互利共赢中美合作伙伴关系……”

    张晨耳朵中听着乔未山的官话套话,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汤淼淼和她的父亲。

    身边的苏灼蕖撇了撇张晨,冷哼了一声。

    汤连松虽然已经年过四十有些略微发福,但身形体态保持得还不错,最重要的,是帅啊。

    汤连松应该是张晨在现实中见过最帅的中年男人了,如果说找一个参照物,完全可以和《笑看风云》时期的郑少秋相提并论。

    难怪能生出汤淼淼这种女儿。

    汤淼淼微笑着站在父亲身边,仪态大方。从小她对这种场合就不陌生,早练就了即使再无聊也能保证表情得体,更练就了她看哪个方向,都让那个方向的人以为是看自己的本事。

    宴会厅里的年轻男性不少,很多人被汤淼淼扫一眼都脸红心跳一阵。

    汤淼淼正觉得无聊,突然感觉一个熟悉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汤淼淼定睛一看,张晨!

    汤淼淼难掩惊喜之色,看张晨含笑给自己一个飞吻,更是双颊飞红,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汤连松发现女儿的神色有异,低声问道:“淼淼,怎么了?”

    汤淼淼连忙掩饰:“没什么,看到个朋友。”

    汤连松感兴趣:“哦?哪里?”

    汤淼淼哪里敢跟父亲说起张晨,眼珠一转,看到张晨身边的苏灼蕖,“哦,是苏苏来了。”

    汤连松顺着女儿的目光一望,就看到鹤立鸡群的苏灼蕖和苏灼蕖身边的张晨。

    张晨和苏灼蕖的穿着都挺显眼的,洛杉矶总领事馆举办的宴会,与会的大多数还都是国内过来的政商界人士,有些人甚至还穿着八十年代的西装,像二人这样一身酒会礼服穿着的并不多。

    汤连松低声随口问道:“小苏身边那个男孩儿是谁?看上去挺精神的?”

    汤淼淼心里咯噔一下,强作镇定道:“好像是她一个远房表弟。”

    汤连松哦了一声,没再追问,他现在心里全都是反倾销调查的事儿,自然发现不了女儿的小心思。

    乔未山讲完话,又请汤连松上台和大家说几句,汤连松连连推辞,驳不开面子,只好上台讲了几句话。

    酒会正式开始后,汤淼淼瞅准机会,看父亲带着粤海外经贸委的随行人员正在和几个美国佬攀谈,提着裙子小跑到二人身边。

    汤淼淼想起刚刚张晨冲自己的那个飞吻,心虚的看了看苏灼蕖,“张晨你什么时候来美国的?怎么不说一声?苏苏你今天真漂亮。”

    苏灼蕖翻了个白眼,正待讽刺几句,却被张晨一眼瞪了回去。

    张晨笑道:“我昨晚到的,发现你没在家,问苏姐你去哪儿了,她说你今天在这参加酒会。我还没参加过这种酒会呢,想见识见识,我俩就过来了。”

    苏灼蕖看到装模作样的汤淼淼,忍不住酸溜溜道:“你的好学生想给他的汤老师一个惊喜,惊不惊?喜不喜?”

    欧阳宇作为领馆的一等秘书,自然需要到处应酬前后照应,但他的目光总是忍不住往苏灼蕖身上瞟。

    看到汤淼淼也跑过去,欧阳宇一愣,他们怎们认识的?

    这几天他陪着汤连松跑前跑后,自然知道汤淼淼是汤连松的独生爱女。汤淼淼姿色出众,又在斯坦福读书,没有男人会不喜欢。

    但欧阳宇深知,汤淼淼作为宋光明的外孙女,自己纵然是外贸部副部长的孙子,希望也微乎其微。不抱希望,也就谈不上失望,因此他对汤淼淼止于欣赏。

    欧阳宇一直引以为傲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