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51章 反倾销

    凭借着所罗门兄弟公司董事和火种源所有人的身份,拿到一张洛杉矶总领事馆的酒会邀请函还是不难的。

    贝兰克芬找到洛杉矶市议员维拉莱戈萨,此前贝兰克芬在高盛担任大宗商品部门主管的时候,曾经就墨西哥咖啡豆的业务和维拉莱戈萨联系过,也结下了比较深厚的友情。

    张晨不到九点就把赖在床上的苏灼蕖拉了起来,苏灼蕖烦的要命,昨天晚上睡不着,一直迷糊到五六点才迷糊着,才睡了两三个小时,就又被张晨吵醒。

    “烦死了,别吵我!要去你自己去!”苏灼蕖翻了个身,不满道。

    张晨没管黑着脸的苏灼蕖,叼着牙刷对苏灼蕖道:“苏姐,赶紧的,咱们到了洛杉矶后还要试礼服,没时间了。”

    “礼服?”苏灼蕖眼睛一亮,困意荡然无存。

    张晨边刷牙边含糊道:“据说这个酒会档次蛮高的,贝兰克芬帮我联系了阿玛尼,我们直接去洛杉矶的阿玛尼店里,他们的造型师会等着我们。你要是不去,那我就自己走了啊。”

    苏灼蕖腾地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去,凭什么不去?”两条白生生的大腿晃得人眼晕。

    张晨移开视线,转身往楼下走。“想去就快点,一会儿车就到了。”

    等苏灼蕖洗漱收拾完,贝兰克芬派过来的gmc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张晨上次坐过idg的gmc房车后,觉得不错,于是让火种源也买了一辆,平时自己不在,这辆车就作为公务车,好在美国油价便宜,用起来不心疼。

    两人在车上闭口不谈昨天的事情,车上气氛就有些尴尬。

    接近十二月的旧金山,早上的气温还是有些冷的,苏灼蕖穿了一身红色连衣裙,早上怕冷,又在外面套了一件夹克衫。此时气温逐渐升高,苏灼蕖穿的多了点,稍稍有些出汗,也就把夹克衫脱了下来。

    gmc客舱中的两个主座是独立式的,中间隔着五十公分左右,并不是紧挨着,饶是这样,一阵女体肉香顺着张晨鼻孔钻了进去。

    闻到这股充满荷尔蒙的气息,再联想到昨晚的事情,张晨心中一阵骚动,连忙收敛心神,心中暗骂自己,到底怎么回事,一点都禁受不住诱惑。

    张晨并非故作圣母,而是苏灼蕖和汤淼淼本来就是闺蜜,如果搞出什么事情来,后面会很麻烦。再加上苏灼蕖的性格也不是张晨的菜,所以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阿玛尼在洛杉矶有几家店,位于贝弗利山庄的罗迪欧大道上的阿玛尼是其中定位最高的一家,包括提供各种非成衣的高定服务。

    现在时间紧,自然不可能选择什么高定,只能让阿玛尼的形象设计顾问帮二人从成衣礼服中进行选择。

    好在二人都属于标准身材,即使是成衣,需要改的地方也不是很多,张晨的一套小礼服仅仅修改了裤长就算结束了。

    苏灼蕖略微麻烦一些,女士的宴会礼服比男性要复杂的多,再加上女人对试衣服始终乐此不疲,挑挑拣拣一个多小时,快下午四点才把礼服挑好。

    苏灼蕖挑了一套无袖黑色礼服,样式简单大方,正适合参加这种酒会。

    阿玛尼同样提供高定的配套服务,比如租借珠宝首饰和配套的形象设计,一个娘里娘气的白人小伙子帮张晨摆弄了一下头发,两边的鬓角全部去掉,又再张晨的头上打了一些摩斯,扎上领结,用刮刀把眉梢的杂眉去掉,张晨的这部分就算结束了。

    苏灼蕖还需要化妆,就更慢了,张晨在里面等着无聊,就跑到外面去和阿玛尼的店长聊天。

    一个多小时后,当苏灼蕖再次出现时,张晨不由得眼前一亮。

    苏灼蕖身材本来就不差,搭配上这件黑色短款礼服和齐眉的波波头,更显得娇俏可人。

    化妆师没有给苏灼蕖化太过夸张的妆容,苏灼蕖的面部轮廓比较明显,鼻梁也比较高,一眼看上去,和高圆圆有点像,只不过比高圆圆多了几分英气,少了几丝柔美。

    但化妆后,很好的掩盖了苏灼蕖面部劣势,腮部提亮,让苏灼蕖的脸显得更小,而淡淡的粉色眼妆又让她多了几分少女感。

    张晨竖起大拇指赞赏道:“不错不错,苏姐你这个妆好,显得你年轻了十岁。”

    苏灼蕖白了张晨一眼,“狗嘴吐不出象牙。”说罢挽过张晨,娇媚道:“走吧。”

    张晨的胳膊肘轻轻蹭过一片丰挺,不由得心中一荡,但看苏灼蕖也没什么反应,张晨挽着苏灼蕖就上了车。

    “对了,苏姐,淼淼她爸来美国干嘛来了?”张晨突然想起来,还没问自己老丈人的来意,总不可能主要任务是看女儿吧?

    苏灼蕖轻轻吹着手指上刚涂的指甲油,漫不经心道:“她爸在粤海外经贸委,好像是外经贸委的副主任。现在美国不是正对华夏出口到美国的家电,尤其是彩电进行反倾销调查么,他好像是过来和美方斡旋谈判的。”

    张晨纳闷:“那他也应该去东海岸啊,去华盛顿找几个参议员众议员什么的游说,来这里干嘛?”

    苏灼蕖晃了晃青葱般的手指,“这次的反倾销调查,据说是加州的联邦参议员戴安娜费恩斯坦恩的提案。费恩斯坦恩在民主党内一向对华夏没有好感,曾经公开在采访中指责我们国家偷窃美国人的工作机会,反对华夏加入wto,曾经多次呼吁国会对华夏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张晨若有所思,“这么说,淼淼的父亲是想擒贼先擒王?效果怎么样?”

    苏灼蕖摇头:“不知道,反正大前天看到他的时候,好像心情不是很好。”

    张晨记忆里,确实记得美国曾多次对华夏的家电产品,尤其是彩电,征收了高额的反倾销税,最高税率甚至最高达到75%,大大降低了华夏彩电在美国市场上的价格竞争力。难道就是这次?

    正沉吟间,车已经停在了华夏驻洛杉矶总领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