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50章 火辣辣

    啪!灯亮了。

    “苏姐,这是误会,真是误会。”张晨弱弱的解释道,

    苏灼蕖双眼冒火,气得胸膛起伏不定,原本就丰挺的上围随着呼吸轻轻颤动,张晨偷瞄了一眼,舔了舔嘴唇。

    辛巴趴在床上左看右看,发现没有动手的意思,于是放心的坐在床上舔jj。

    “误会?那你原本打算上谁的床啊?”苏灼蕖冷笑道。

    张晨缩在墙角,“没没,我就是刚回来,想给淼,呃,汤老师一个惊喜。”

    苏灼蕖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原来你就是这么给你们汤老师惊喜的啊,你们师生感情不错啊。”

    张晨干笑两声,心中叫苦,虽然他心中知道苏灼蕖应该已经猜出来他和汤淼淼的关系,但毕竟没挑明,没想到今天阴差阳错,汤淼淼居然不在,反而是苏灼蕖睡在汤淼淼床上,搞了个大乌龙。

    张晨心虚道:“苏姐,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明天一早再过来给你赔礼道歉。”说完转身就要溜。

    苏灼蕖手疾眼快,一把揪住张晨的耳朵,“等会儿!你这是占完了便宜就要溜!?”

    张晨吃吃呼痛,苏灼蕖手上反而又加了把劲儿,冷笑道:“说吧,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张晨也有点恼火,至于吗?自己又不是故意的,这娘们怎么还不依不饶啊。

    被苏灼蕖揪着耳朵,张晨歪着脑袋正想抗争几句,忽的看到苏灼蕖薄薄的睡衣下若隐若现粉嫩的两点。

    “呃,苏姐,你先换件衣服,换件衣服。”张晨尴尬道。

    苏灼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惊叫一声,松开了张晨耳朵上的手。

    张晨趁机溜出主卧,苏灼蕖正待发作,看了看连内衣都没穿的自己,恨恨的一跺脚,飞快的找了两件衣服穿在身上。

    张晨跑到一楼客厅,有点犹豫今天是不是别在这儿住了,但看看窗外一片漆黑。纵然帕罗奥图地处硅谷核心,汤淼淼的房子又紧靠斯坦福,但毕竟地广人稀,又快要半夜十二点了,一眼望出去还真有点吓人。

    正琢磨着,穿好衣服的苏灼蕖板着脸下了楼。

    张晨一看,得了,也别跑了。

    苏灼蕖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双手抱胸,“说吧,你和淼淼怎么回事?”

    张晨下意识的想低声下气的解释,但话刚想说出口突然意识到,凭什么啊?你管得着吗?因此坦然道:“淼淼是我女朋友。”

    苏灼蕖脸色一变,没想到张晨居然大方承认了。

    张晨诚恳道:“苏姐,今天是我不好意思了,但我真不知道床上是你,算我给你赔礼道歉成不?”

    苏灼蕖脸色阴晴不定,良久,苏灼蕖酸溜溜道:“早就看出来你们两个不对劲,淼淼淼淼叫得还挺亲热。”

    张晨从行李里掏出个盒子,里面本来就是带给苏灼蕖的礼物,一个翡翠镯子。张晨从盘锦道的古玩市场买的,冰种满绿,花了张晨两千块。

    不过要是放到十几年后,价格至少翻百倍。

    翡翠市场,就是从03年之后才开始被炒起来,举个例子,九十年代无色或杂色的冰种糯米种价格奇低,很多甚至是被当成废料随意丢弃,谁能想到短短几年时间,一块拇指大小的冰种无色翡翠挂件,也能被炒成上万的天价呢?

    张晨把镯子递给苏灼蕖:“苏姐,别生气了成不?”

    苏灼蕖看了一眼镯子,冷笑道:“你拿个破手镯就想收买我?”

    张晨笑道:“怎么能叫收买呢?就是一片心意。”

    苏灼蕖撇撇嘴,“少拿你做生意那套手段对付我,我就问你,你是不是就是和淼淼玩玩的?”

    张晨正色道:“当然不是,我是认真的。”

    苏灼蕖脸色稍变:“真的?”

    张晨点头。

    苏灼蕖狐疑道:“有多认真?你这个年纪知道什么叫认真?”

    张晨平静道:“君若不弃,我必不离。”

    苏灼蕖被噎的半天没说话,脸色变了又变,嘀咕道:“以后有你的苦头吃。”

    张晨笑了笑:“苏姐,淼淼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苏灼蕖没好气道:“她爸来美国了,这几天陪着她爸参加各种商务活动去了,今天一早就去了洛杉矶。你居然还敢打突然袭击,她爸前天还在这住了一天。要真是碰上了,看你怎么办!”苏灼蕖恨恨道。

    张晨无所谓道:“碰上了就碰上了呗,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不是。”

    苏灼蕖冷哼一声:“你就嘴硬吧,对了,明天你怎么安排?淼淼今天晚上刚来电话,说是明天可能也回不来,要陪她爸在洛杉矶总领事馆参加个酒会。”

    张晨有点小郁闷,后悔没提前和汤淼淼沟通。

    眼珠一转,张晨对苏灼蕖道:“苏姐,你有没有兴趣明天和我一起去这个酒会看看?”

    苏灼蕖瞪大眼睛:“她爸也在,你真不怕?而且也没邀请你啊,你怎么进去?”

    张晨耸耸肩:“这有什么可怕的,又不是要当着她爸的面干嘛,而且不是还有你帮我打掩护了吗?至于邀请函……”张晨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明天让贝兰克芬出面,找洛杉矶领事馆要一张,相信应该不难。”

    苏灼蕖心中略略发酸,“你还真想给淼淼一个惊喜?”

    张晨嘿嘿笑道:“凑凑热闹呗,你去不去?”

    苏灼蕖本想说不去,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考虑考虑,先睡觉,明天再说。”

    张晨叫住正上楼的苏灼蕖,忐忑道:“苏姐,后面几天淼淼她爸不会再来这儿住了吧?”

    苏灼蕖嘲笑道:“就你这胆儿,还说不怕?放心吧,她爸明天参加完洛杉矶的酒会,直接就回国了,不回旧金山。”

    张晨去一楼的卫生间洗了个澡,又把行李搬到一楼的卧室。他说是不怕,但想到要见汤淼淼的父亲,还是多少有些肝儿颤。

    躺到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人的生物钟没那么容易改变,一直折腾到凌晨四五点,才勉强有了点睡意。

    睡不着的何止是张晨,苏灼蕖也同样在楼上辗转反侧,胸口好像仍旧是火辣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