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49章 认错人了

第249章 认错人了

    张晨重生后第二次来到美国,仍然是旧金山。

    短短的几个月中,京都和旧金山之间每天的航班班次就增加了两班,可见中美之间的政治经济交流正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期。

    有钱坐头等舱,当然要坐头等舱,张晨绝对不会矫情到为了凸显自己艰苦创业,就放弃享受的打算。

    赚钱不就是为了花吗。

    再说了,这次定的是美联航,万一超售被人拉下去打岂不是冤得慌。

    调整了靠背,把腿撑支起,又换上机上的拖鞋,张晨舒舒服服的半靠在宽大柔软的座椅上看起书来。

    这年头在头等舱遇到名人的几率还是蛮大的,虽然头等舱的座椅是v型排布,比较注重私密性,但没多久张晨仍就发现坐在斜后方领个小女孩儿的中年男子居然是国际大导——张一谋。

    女孩儿看样子十二三岁,长得有点土气,但坐在座位上不吵不闹,和张晨一样拿着本书在看。张一谋时不时的问女儿冷不冷,要不要毯子什么的,十分关切,但小女孩儿却始终非常冷淡。

    张晨回头好奇的打量了张一谋几眼,张一谋也发现张晨在看他,两人对视一眼,张一谋露出个笑容,点了点头。

    张一谋这时虽然在大陆电影界凭借《红高粱》、《菊豆》、《秋菊打官司》、《大红灯笼高高挂》、《活着》这一部接一部的电影刷遍了各个电影节的奖项,成了大陆电影界的一面旗帜。但毕竟还没有后世“国师”的地位,身边甚至连随行人员都没有一个。

    当然,也可能随行的在经济舱,张一谋英语不好,去美国至少翻译还是要带一个的。

    看了两眼,张晨也就收回了目光,毕竟现在自己的心态已经不同了,连杨铸平都见过了,在飞机上偶遇张一谋也不算什么新鲜事。

    嗯,挺装逼的。

    一路无事,飞机抵达旧金山时已是当地时间晚上十点多。张晨掏出已经准备好的at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t电话卡换上,刚重新开机,电话就响了,是来机场接他的司机。

    张晨和司机在停车场又见到了张一谋,两人又相视笑了笑,张一谋和女儿上了一辆加州本地牌照的福特猛禽,开车的好像同样是个中年男人。

    张晨并没有告诉汤淼淼他来美国的具体时间,想给她个惊喜,因此来接张晨的是火种源硅谷总部的人。

    现在火种源在硅谷的办公室,已经扩展到了十几个人,虽然规模仍旧不大,但在风投领域,也不算是个草台班子了。

    尤其是拿到所罗门兄弟0.97%的股权后,在贝兰克芬的卓越运作下,火种源成功拿到所罗门兄弟一个董事席位。

    虽然所罗门兄弟现在没落了,但仍旧能在华尔街排进前二十之内,并且随着桑迪韦尔逐步在市场上吸纳所罗门的股票,所罗门兄弟的股票价格很快就上涨了6.5%左右。

    张晨估计,最晚一月份,桑迪韦尔应该就会宣布旅行者集团并购所罗门兄弟的消息了。

    所以,张晨现在指示贝兰克芬继续在市场上找愿意低价卖掉所罗门兄弟股票的股东,如果能够在20人的董事会中,占据两个席位,那未来拿到旅行者集团的董事会席位的把握会大得多。

    而且,张晨相信桑迪韦尔一定会在近期有动作,打压所罗门的股价,降低自己的收购成本。

    桑迪韦尔不可能让所罗门的股价继续上扬,否则他们的收购成本将超过一百二十亿美元,这对桑迪韦尔这种老狐狸来说,是完全不需要花费的成本。借此机会,火种源跟着喝口汤,应该没什么问题。

    开车的是个耶鲁毕业的匈牙利裔姑娘,米拉洛德里奇。她本来是有机会进入旅行者或者黑石摩根这种投资银行,但因为出身东欧二代移民,没有美国上层的背景,在华尔街投了不少次简历都被拒了。恰好火种源正在招人,贝兰克芬看到米拉的简历,就让她来加州面试。

    米拉现在还是试用期,但已经展露出不凡的潜力。收购所罗门兄弟的具体操盘工作就是米拉完成的,贝兰克芬在和张晨的邮件沟通中也经常提到这个姑娘。

    张晨对这个满脸雀斑的姑娘兴趣不大,但毕竟是自己的员工,还是礼貌的聊了几句。

    米拉倒是很好奇的偷偷打量了张晨几次,她知道公司只有两个股东,而面前的这位,就是占了99%股份的大股东董事长。

    米拉自然不会对张晨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好奇短短时间中,就创出这么大局面的火种源创始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看起来没什么特殊吗。

    二三十公里的路程,半个小时就开到汤淼淼的别墅楼下。张晨道了声谢,看米拉开车走后,才推开别墅的院门掏出钥匙开门进屋。

    别墅里漆黑一片,张晨有些嘀咕,是不是汤淼淼还和她爹在一起没回来?

    漆黑中,突然出现两点绿光,张晨吓了一跳,绿光闪了两下,一团毛茸茸就窜到张晨脚下,一边喵喵叫一边蹭个不停。

    原来是辛巴。

    张晨伸手抱起小猫,几个月不见,辛巴长大了不少,抱起来还挺沉的,至少八九斤,比一般的家猫重了不少。

    辛巴伸出舌头,对着张晨一阵舔。猫的舌头上有倒刺,舔得张晨酥酥麻麻的。

    张晨前世也养过猫,但像辛巴这么聪明的还真没见过。猫看上去高贵冷艳,但实际上智商和记忆力都不高,以前张晨养的猫,他离开家十天,回来就不认识他了,就需要慢慢回忆重新适应。

    没想到自己离开这么久了,这小东西还记得自己。

    张晨揉了揉辛巴的脑袋,有些惊喜。

    张晨把行李放下,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轻轻推开卧室门,却听到有规律的呼吸声。

    张晨笑了笑,原来睡着了,也是,都已经十一点多了,汤淼淼生活一向规律,这个时候也该睡了。

    黑暗的朦胧中,薄薄的羽绒被也不能掩盖曼妙的身材。张晨舔舔舌头,搂住床上的丽人就亲了下去,而双手也伸进被中不老实的揉了起来。

    嗯?怎么口感和手感有些不对?

    “啊~~~~”床上的人从睡梦中惊醒,一声尖叫。

    “苏、苏姐?”

    “别、别打,我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