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44章 丈夫儿,富贵等浮云,看名节

第244章 丈夫儿,富贵等浮云,看名节

    杨铸平有点怀疑:“你这么肯定?”

    张晨点点头,斩钉截铁道:“我确信,并且这五十亿美元只是先头部队,如果他们只能动用这么一点钱,根本撼动不了泰国的金融体系。他们也就无从获利!我之前说的三十亿美金,是指国际炒家的自有资金,在杠杆的作用下,这三十亿美金至少能够撬动上五百亿美金以上的热钱。而热钱的流入超过三百亿美金时,泰国的金融体系几乎就会崩溃。到时候,这三十亿美金,至少能让国际炒家获得数以百亿计美金的回报。”

    “至于我国的应对策略,在这方面,我们国内的专家学者应该比我更专业得多。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我们可以向东南亚国家提个醒,结一个善缘。但资金投入务必要谨慎,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

    杨铸平一愣,笑道:“我还以为你会从我国能不能提前入市,从中获利来的角度来去说一说。”

    张晨诚恳道:“如果有国际炒家开始进攻东南亚金融市场,我不建议我国在初期就过多参与进去。”

    杨铸平反问,“为什么?”

    张晨道:“从技术上说,我们的金融市场不成熟,导致我们具有国际视野的金融从业者太少,专业性又太差,想要同国际炒家这种在国际市场上已经猎杀了无数猎物的老狐狸来拼杀,根本不可能占据任何优势。”

    “从利益上说,如果从一开始,我们就帮助东南亚国家抗衡国际炒家,无非就是延缓东南亚金融危机的产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并且,会消耗我国大量的外汇储备。”

    “从道义上说,如果我们同国际炒家一起,进攻东南亚的金融市场,的确在短期内,能过获取大量的经济利益,可从长远来看,得不偿失,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直接赤膊上阵,赤裸裸的从对方金融体系内抢劫式的攫取财富的。这种行为同我们的大国形象不相符。除非是私人行为,和政府无关,倒是可以一试。”

    说到最后一句,张晨的目光闪烁。

    张晨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如果说先知先觉是优势,但如果没有相应的能力,也就只能用先知先觉刷刷存在感和政治资本。

    想要在亚洲金融危机中获利,不是你知道量子基金沽空东南亚这一条信息就可以的。

    即使张晨为了写这篇论文恶补了大量的金融知识。但毕竟没有实际操作经验,如果说只凭理论知识就能在汇市上赚到钱,那大把的经济学家就都能成炒汇高手,身家亿万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让他自己来操作?还是算了吧。杠杆不高,赚的有限,也难以同国际炒家竞争。杠杆高了,自己操作的手法太潮,说不定就赔个精光。

    要知道,索罗斯在亚洲金融危机时,杠杆最高用到了1:50,也就是说,1000美金的保证金,借到5万美金。但同样,泰铢升值2%,不补足保证金,他就有可能被强制平仓。

    而据张晨的记忆,泰铢曾经有一段时间单天的涨跌幅幅度甚至超过8%,泰国政府拼命吃单,而国际炒家则死命做空,这其中的惊心动魄可想而知。

    就连索罗斯,在初次进攻中都是铩羽而归,亏了几千万美金。更何况张晨这点小小的资本,想要在其中兴风作浪,小心被浪拍死。

    所以,张晨选择了一条最保险的路,通过论文把消息透露给官方,如果官方认为消息确实无误,就有可能打一个狙击战。一方面缓解国内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另一方面如果情况允许,张晨建个老鼠仓,跟着国家赚上一笔,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但显然,动用中信或者任何国家资本帮助国际炒家,都不在杨铸平的选项范围之内。

    毕竟在今年七月,华夏刚刚和东盟达成全面对话伙伴国关系,和东南亚各国的关系正处于蜜月期。这时背后捅刀子,对双方的伤害太大了。

    而且众所周知,华夏目前的外汇市场不开放,无论是民间资本还是国家资本,只要有来自国内的美金进入到国际汇市,必然是政府主导。事情一旦败露,对华夏的国际声誉伤害太大,张晨也只能略感遗憾。

    看到张晨遗憾的表情,杨铸平微笑道:“你也不用遗憾,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而且你已经比其他同年龄的年轻人站在更高的起跑线上,十几岁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全世界也没有几个了,哈哈。”

    亿万富翁?刘秘书震惊的看向赵春君,但看赵春君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杨铸平指着张晨笑道:“你们没想到吧,他这么小的年纪,身家可比我们这栋楼里所有人加起来还高噢。”

    张晨臊了个大红脸,连忙道:“我就是在美国做了个软件,卖了点钱,您别给我贴金了,哪里是什么亿万富翁。”

    杨铸平呵呵一笑:“看看,小小年纪就不老实。你那个icq是已经公开了的,还有没公开的呢?外星人电脑的广告我在家里都看到过,现在在临安搞的风生水起的思达康你应该也是大股东?好像全国60%的110警务平台都是他们做的吧?再加上你家里开的饭馆和刚刚收购的滨城化工二厂。说是亿万富翁都是小看你了!”

    张晨心下了然,杨铸平看来之前调查过自己了。想想也是,一个副国级的领导人,要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生,即使他不说,内卫部门肯定也会对自己做出调查。

    让张晨震惊的是,思达康和化工二厂的事情是通过注册在美国的火种源操作的,居然也被调查了出来。

    张晨冷汗涔涔而下,还是小看了国家力量啊。

    杨铸平看到张晨的表情,呵呵笑道:“你也不用紧张,现在不是二十年前了,我们不搞均贫富,反而鼓励劳动致富、正当致富。乔老说得好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你做的事情,只要是合法的,我们就会保护,而且还会支持!但都说无商不奸,你要是成了奸商,通过违法行为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政府也不会手软!”说到最后一句,杨铸平脸一板,唬得张晨一哆嗦。

    张晨定了定神,“杨总理,我以我个人的人格担保,一直以来,我都是合法经营,严守商业道德,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都不会做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

    杨铸平点点头:“从现在来看,确实是这样,甚至在收购滨城化工二厂的事情上,你们还起到了避免国有资产流失的作用。你们提出的这个招标方式很好啊,以后其他地区也可以借鉴推广。”

    杨铸平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而且你还年轻,未来面对的选择和诱惑太多了,谁也不能保证一个人一辈子信念都不会改变,但有一句话希望你能记住。”

    杨铸平站起身,看向窗外的青松,吟道:“丈夫儿,富贵等浮云,看名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