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43章 人民币国际化与铸币税

第243章 人民币国际化与铸币税

!!!    不止旁观的赵春君和刘秘书,就连杨铸平也第一次露出惊讶的神色。    赵春君隐约感觉到局势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刚刚张晨提到吴教授的时候,赵春君就猛向张晨打眼色,现在更是把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杨铸平阻止想要说话的赵春君:“老赵,没关系,张晨虽然年纪小,但视野很宽阔,能够站在一定的高度看待问题,本就值得鼓励。至于说的对错,我们也要听了才知道。”

    张晨把心一横,反正今天扮演的角色就是个年少轻狂的角色,如果不趁机多捞一点政治资本,岂不是白瞎了这个机会?

    张晨慷慨激昂道:“刚刚总理说我们已经屹立世界强国之林,我不敢赞同。我们现在只是大国,谈不上强国。目前我们的人均gdp只有美国的1/48,只有日本的1/69。而人民币,甚至在近在咫尺的香江都不能够通用,何谈强国?强国,强在民生、军事、政治、经济。而前三者都需要经济来做支撑。而怎么证明我们已经是一个经济强国?世界上任何一个经济强国,首先就是货币要强,至少要成为区域性的硬通货。”

    “在国际社会上,英镑、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日元等等,这些货币虽然不能和美元相提并论,但都是区域内的强势货币,可以作为国际结算货币使用。同时,它们也都是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特别提款权货币)货币成员。”

    “当然,我们的货币不强,根本原因是我们的经济还不够强。但经济强了,人民币就可能国际化吗?不,这里还有一个货币信用的问题。”

    “因此,如果我们在东南亚的金融危机中不能坚持原则,人民币跟随性贬值,固然能有一时的好处,但对未来人民币国际化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旁边赵春君脑门上都是汗,做为杨铸平身边的嫡系,他非常了解杨铸平的喜好。因此,他给张晨的那份资料中,也是揣摩上意后精挑细选出来的,没想到张晨还是超纲发挥了。

    人民币国际化,这个话题实在太大了。

    人民币国际化的好处是巨大的,其中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可以从使用人民币国际结算的国家中攫取巨额铸币税。

    所谓铸币税,说白了就是依靠印钱获得的收入。举个例子,假设世界上只有沙特、日本和美国三个国家,沙特造汽油,日本造汽车,美国啥也不造,印美钞。假如沙特人和日本人互相不认识对方的货币,但是都认识美元,那么沙特人要买汽车需要用美元买,就要卖一半石油给美国,日本人要买汽油同样也需要卖一半汽车给美国,这样美国人印印票子就白得了汽车和汽油。

    美国白得的汽车和汽油,就是他向沙特和日本收取的铸币税。

    美国之所以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经济和军事霸权,是因为美元霸权的存在。而美元霸权所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美国每年从世界各国所收取的巨额铸币税!

    这笔收入真正支撑了美国的消费文化,赚一个花两个,因为其中至少一个是其他国家帮他买的。

    什么是强国?能让其他国家心甘情愿的上贡,才是真正的强国。现在是文明世界了,没有朝贡体系了,那就换个说法,能让其他国家心甘情愿的给你交铸币税的国家,才是真正的强国!

    更何况,人民币国际化还能带来诸如减少外汇风险、促进边境贸易等等其他的好处。

    所以,人民币国际化一直是杨老总和改革开放后的中央领导层严重的终极目标之一,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顶住一些压力,坚持人民币不贬值,是必然的选择。

    杨铸平沉默良久,展颜笑道:“真想不到张晨还不到十八岁。”这句话一说出来,赵春君算是松了口气,悄悄地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杨铸平感叹道:“就像刚刚张晨说的,我们国家现在具有国际视野的学者太少了,归根究底还是我们现在太弱了。”

    杨铸平话锋一转:“不过,梁启超先生说的好啊,少年强则华夏强。从张晨他们这一代身上,我感受到了希望。也许我们这一代看不到人民币的国际化,但未来你们一定能看到!下一代一定能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坚韧不拔的毅力将我们国家变成真正的强国!”

    赵春君和刘秘书目露异光,杨总理对张晨的评价很高啊。

    杨铸平呵呵笑道:“可能你们都奇怪为什么我会见一个学生,其实很简单。我前天刚刚得到国外的消息,国外部分国际炒家正在蠢蠢欲动,大笔资金调往东南亚,并且通过各个金融机构购买了总计超过50亿美元的六个月远期泰铢合约。我恰好前两天刚刚在内参上看到张晨的这篇论文,感觉和张晨在论文中所预测的情况有些类似,于是才让春军把你叫来聊聊。”

    众人闻言大惊,张晨心中巨震,量子基金真的提前动手了!

    实际上,还是张晨对历史缺乏了解。虽然历史发生了一点小偏差,索罗斯提前动手,但也没有提前太多时间。

    作为一个非金融行业的从业者,大部分人对亚洲金融危机的印象都是从97年五月开始的。

    而实际上,从一月末开始,国际炒家的先头部队就已经陆陆续续开始进场。

    整个东南亚金融危机是一场耗时超过一年的战役,期间发生过几次大规模的战斗,直到九八年下半年才算彻底结束。并不像普通人想象的那样,是一场闪电战。

    杨铸平继续问道:“你是第一个提出东南亚金融系统性风险的人,你认为这次国际炒家的动向是否意味着他们要正式开始进攻东南亚的金融体系?我国应如何应对?”

    张晨平息了一下震惊的心情,坚定道:“我认为这不只是一个信号,基本可以判断为是国际炒家吹响了进攻泰国的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