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42章 策论

    杨铸平身材高大,两条立眉衬得整张脸不怒自威。在门口鼓了鼓掌,大踏步的走进小会客厅。

    张晨也局促的喊了一声:“杨总理好。”

    杨铸平双手虚按,示意众人都坐下,他也随意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上去。

    杨铸平感叹道:“小张同学说的好啊,只要万众一心,我们华夏就没什么可怕的!历史上,老一辈革命家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和不屈不挠,带领华夏人民跨过一个有一个艰难险阻,才有了我们今天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我们也不能丢掉这种志气,更不能被任何势力所吓倒!”

    众人全都陪着笑脸点头称是。

    杨铸平温和的对张晨道:“张晨同学,刚刚你说的我也听了一部分,你觉得东南亚发生金融动荡的可能性有多大?是否能够演变成为金融危机甚至是经济危机?”

    张晨略有些紧张,目前的高层领导中,除了一号首长,就是眼前的杨铸平最懂经济。而杨铸平也被中央委以重任,虽是副总理,但可以说是目前guowuyuan中实际权力最大的人。

    面对这样一个既有高度又有专业深度的人,张晨不敢信口开河,想了想,谨慎的开口道:“我这篇论文只是提出了一种金融投机的可行性,而这种可行性需要有人具体操作,才可能变成现实。所以,杨总理,我也说不好究竟实际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杨铸平摆摆手,和蔼道:“今天叫你来,就是希望你能够畅所欲言。你的这篇论文上了内参后,我也和国研中心的几个专家进行了讨论。大伙儿的意见不尽相同,叫你这个小专家过来,就是给我们答疑解惑来的。”

    张晨咬咬牙:“那好,杨总理,那我就冒犯了。我觉得东南亚发生金融动荡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只要是稍具金融常识的人都知道目前东南亚的金融风险有多大。所不同的是,我认为目前国际主流观点高估了东南亚的整体抗风险能力,而对国际炒家的攻击力又过于低估。”

    杨铸平侧了侧身,“哦?怎么说?”

    张晨冷静道:“我之前拜读了吴教授的大作,他代表了目前学界的主流看法。认为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所谓的亚洲四小虎将在十年内取代亚洲四小龙的地位,并且有长达十年的稳定发展期。”

    “当然,吴教授作为大家,一定是言之有物的,但所有的论断都是建立在没有外部力量干预的情况下。现在泰国的外汇储备不足300亿美金,在今年六月,泰国政府为了避免泰国汇率波动,就动用了20亿美金的外储平抑汇率波动。我现在怀疑,今年的这次波动,就是国际炒家一次试探性的进攻。之后的偃旗息鼓,就是为了积累更多的能量,对泰国金融做一次一击必杀式的攻击。”

    “泰国不足300亿美金的外汇储备,只相当于泰国3-4个月的进口用汇量。这种外汇储备水平只能满足泰国一般性对外支付需要,根本无法应付特殊情况,泰国中央银行金融宏观调控能力非常有限。而对于国际炒家来说,只需要动用不到三十亿美金,就能沽空整个泰国经济。一旦泰铢跌破28这个价位,泰国政府就将回天乏术。”

    “第二,就像我刚刚说的,目前泰国实行和美元联动的联系汇率制。而在这种情况下,泰国及东南亚国家的外汇市场又向整个世界开放,没有任何的外汇管制措施,就像一个不穿……啊,不,像一头架在火上的肥羊,而周围都是手持屠刀的屠户。”

    “第三,东南亚国家外债结构严重失衡,还拿泰国举例,泰国外债由1992年底的396亿美元增加到现在的930亿美元,相当于gdp的50%,平均每一个泰国人负担外债1560美元。其中短期外债约占外债总额的45%左右,为偿付这种巨额债务,泰国必须保持年15%以上的出口增长率和不断的外资流入。因此,一旦出口增长率明显下降,就将出现债务危机,引发金融危机。”

    杨铸平微微点头,笑道:“也就是说,无论国际炒家是否动作,东南亚国家迟早都会发生金融动荡,乃至演变成为金融危机,你这是彻底反驳了老吴的观点啊。”

    张晨连忙谦让,他可不想得罪身为国家级智囊的吴净莲。“不不,吴老的观点也非常又借鉴意义。而且吴老在理论经济学和比较制度分析方面一直都是我们后辈仰望的对象。”

    杨铸平不以为意的挥挥手:“年轻人就应该敢想敢说,你的观点非常好,从另一个角度给了我们决策层启迪。那么,你觉得,如果发生东南亚金融动荡,我国该如何应对?”

    张晨看到杨铸平期待的眼神,心念一动:“杨总理,我只是一家之言,您姑妄听之。我个人认为,这场金融风波中,东南亚国家很难独善其身,但对我国的风险其实不大。一方面,我国实行严格的外汇管制,另一方面,我国的外汇储备三倍于泰国,如果加上香江,将是接近十倍的差距。即使国际炒家动手,我们也能有足够的反击实力。其实我们需要确定的只有两点:第一,如演变成为东南亚经济危机,势必会影响我国出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否坚持人民币当前汇率不贬值;第二,东南亚金融危机后,极有可能由经济动荡演变成政治动荡,我国如何应对变幻莫测的政治形势。”

    “至于第二点,是外交部和对外政策研究院需要考虑的问题;而我刚刚说的第一点,我个人更加倾向于坚持人民币不贬值。”

    杨铸平微笑着注视着张晨道:“目前东南亚国家是我国出口最大的竞争对手,如果发生金融危机,东南亚国家的货币大幅度贬值,会严重影响我国的出口业务。”

    张晨被杨铸平的目光看的一滞,心里发虚,但转眼就把心态调整过来,硬着头皮道:“即使短时间内出口业务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从长远看,我还是认为人民币不贬值弊大于利。”

    杨铸目光灼灼:”为什么?“

    张晨抿了抿嘴,坚定道:“人民币国际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