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41章 骄傲的华夏人(求票、求书单)

第241章 骄傲的华夏人(求票、求书单)

    去见杨铸平之前,张晨给肖乐乐打了个电话,让她把自己股票账户中的所有股票全部卖出。

    肖乐乐一听,吓了一跳。随着外星人分红的不断增多,张晨每月分红到手后第一件事就是投向股市。

    虽然后来因为缺钱,从股市里取了几十万,但也累计投入了三百多万。

    现在这笔钱虽然没有按照预期,翻了十倍那么多,但也有一千五百多万躺在股市账上。

    全部卖出?作为私人助理,肖乐乐是知道张晨现在的股票账户有多少钱的,也知道现在股市仍旧一路上涨。老板怎么这时候会决定清仓的?难道听说什么内幕了?

    肖乐乐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没敢多说,点头应是。心下却在盘算,自己在股市里也有六七千块钱,是不是这次一起都卖了?

    杨晨打完电话后,赵春君正好从楼上下来,张晨赶忙迎了两步,“赵院长早。”

    赵春君表情严肃,挥了挥手,带着张晨走向自己的桑塔纳。

    赵春君在车上问了问张晨准备的怎么样?又问了张晨几个学术上的问题,看张晨对答如流,才算稍稍放心。

    虽然他和杨铸平是老相识了,但毕竟杨铸平现在位高权重,为人又比较严厉,赵春君每次面对杨铸平的时候仍然会不自觉地有些紧张。

    桑塔纳经西四转文津街,现在的京都,路倒不像后世那么堵,开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中南海北门。

    门口的站岗的武警核查了一下车牌,把桑塔纳引到北门停车场。

    张晨下了车,四处张望了一下,原来这里就是中南海啊,据说曾经卖票开放过一段时间,但自己没赶上,前世从来没来过,没想到今生居然坐着车大摇大摆的进来了。

    正感慨间,赵春君拉了他一把,“干嘛呢?别鬼头头脑的。”赵春君呵斥道。

    张晨连忙点头,紧跟着赵春君,来到一间挂着guowuyuan研究室牌子的大楼前。

    说是大楼,楼既不大也不高,只有四五层的样子。赵春君和门口的警卫说了一下,警卫拿起电话打了个电话,告诉赵春君可以上去了,赵春君点点头,拉着张晨来到二楼一间小会客厅。

    会客厅里的陈设非常简单,六张老式的实木会议椅,一张茶桌,椅子虽然看上去破旧,但坐上去挺舒服。墙面上挂着两幅字,一幅是启功写的“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张晨知道这是出自孟子。

    而另一幅是辛弃疾的“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

    张晨原本有些紧张,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赵春君比自己更紧张他就突然觉得不紧张了。

    闲着也是闲着,张晨掏出赵春君给自己的资料再熟悉一遍。过了一会儿,小会客厅的门开了,进来一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

    赵春君一见来人,连忙站了起来,“刘秘书,首长有空了?”

    刘秘书满面含笑:“赵院长,别急,首长在上面开个小会,还得一会儿,我先下来跟您打个招呼。”

    赵春君口中连连道:“太客气了,太客气了。”脸上却是忍不住露出笑容。

    刘秘书好奇的看了看张晨:“这就是您那位高足?名师出高徒啊,不愧是国内经济学界的这个。”刘秘书伸出个大拇指一脸佩服的道。

    赵春君尴尬道:“要是我的学生就好喽,人家还在上高中呢,我是惜才,准备特招进清华,明年暑假一过,就到清华上课。”

    刘秘书惊讶道:“是吗?那更不得了了,小伙子长得挺精神。是叫张晨吧?”

    刘秘书冲张晨露出个和善的微笑,张晨连忙道:“是,我是张晨,刘叔叔好。”

    刘秘书满面春风,“来来来,都坐都坐,别站着。张晨,我也看了你那篇论文,写的挺好,在你这个年纪里我还真没见过第二个,你是怎么想起来研究东南亚的金融制度的?”

    张晨早就打好了腹稿,面不改色道:“我暑假的时候去斯坦福游学,当时有个印度来的同学和我是一个寝室的。他介绍了不少印度和东南亚的金融制度给我。我挺感兴趣的,就去图书馆查了一下。”

    “当我读到克莱恩伯格的‘泰铢对美元的固定汇率对二级市场的影响”这篇论文的时候,突然觉得按照泰国的外汇储备,应该很难维系当前的固定汇率。一旦发生大规模的金融动荡,固定汇率可能就会被击破。”

    “由此,我就查询了一些资料,发现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一旦泰国废除固定汇率,实行浮动汇率制,这时又有国际炒家趁机沽空,在金融杠杆的作用下,有可能只需要几十亿美金,就能把整个泰国的金融制度彻底击垮。”

    “后来我又研究了几个其他的东南亚国家,比如印尼,发现他们和泰国的状况类似。”

    “一开始,我也不敢确信自己的发现和判断,因为此前很少有人提出过类似的想法。我就想,这么简单地事情,总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发现,而且现在泰国和印尼的经济还是好好地。既然这么明显的漏洞没人去攻击,说明肯定有我不知道的因素阻拦这一切。”

    “本着否定自我判断的因素,我开始了对东南亚整体金融体系的研究,越研究却越觉得自己是正确的。于是咬咬牙,就写了这篇论文作为在斯坦福暑期课程的毕业论文。”

    刘秘书感兴趣的道:“那你为什么不认为我国也会被国际炒家攻击?”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张晨沉吟了一下,“我认为原因主要有三个,第一,我们实行了严格的外汇管制,在这方面,热钱很难流入,更难流出,对于国际炒家来说,风险过高。”

    “第二,如果国际炒家在东南亚得手,未必不会头脑发热,调头攻击香江和台湾。香江也同样实行的和美元的联系汇率制,金融制度开放,更容易攻击一些。但现在我们的外汇储备接近一千亿美元,加上香江自有的外汇储备,超过两千亿美元。盘子太大,对于国际炒家来说难度太大。”

    “第三,”张晨正色道,“最重要的,我们有一个最具有凝聚力的政府,同时也具有这个世界上最聪明勤劳的人民,我相信,即使国际炒家真的对我国动手,我们也能在政府的带领下,顺利度过难关,因为我们是华夏人,骄傲的华夏人!”

    “说得好!”一个浑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众人扭头一看,连忙站了起来。

    “杨总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