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29章 奇葩

    奇葩,这魏大仁绝对是个奇葩。

    张晨心里甚至有点小嫉妒,尼玛到底谁是主角啊?难怪这小子不想出国呢,在渝州待着,每天享受齐人之福,给个神仙都不换。

    王露抬手就打,“你个色胚,还有脸嘚瑟!”

    张晨看的胆战心惊,难怪说渝州妹子脾气火爆,这王露是真下狠手啊,劈头盖脸的一顿打,魏大仁抱着脑袋挨揍也不敢还手。

    王露在魏大仁身上撒完了气,整理了一下头发,扭头对张晨道:“别听他胡吹,我们都是被他骗了。”

    魏大仁猛点头,“对对,都是被我骗了。”

    王露反手朝魏大仁肚子就是一拳,打得魏大仁直咳嗽。

    王露看都不看他一眼,继续道:“我和雯雯是同宿舍的,有一次和这个王八蛋的宿舍联谊,当时就觉得他挺稳重的,也很会照顾人。没多久他就分别追我们两个,我俩也都被蒙在鼓里。看他还算是厚道老实,就都答应了他。谁知道,这个王八蛋当初都是装的。”王露咬牙切齿道。

    “后来事情败露了,我俩都想和他分手,我和雯雯本来关系处的还不错,差点因为他闹起来。但我俩谈了谈,觉得也不怨对方,还是怪自己没长眼睛,看错了人。于是我们两个都跟他提了分手,他又开始对我死缠烂打,说保证改进,下不为例。我心一软,就同意了。谁知道,”

    说到这,王露狠狠的瞪了魏大仁一眼,魏大仁吓得缩了缩脖子。“谁知道他和雯雯也是这么说的,我问他,你不是说下不为例么。他居然理直气壮地跟我说对啊,除了你俩,我也不找第三个了,下不为例啊。你说气人不气人?”

    “后来居然就这么被他拖到了现在,一年多了。这次雯雯铁心跟他分手,就是觉得拖下去不是办法,我们三个人这事迟早得解决,干脆她就自己主动退出,我还挺不好意思的。我今天找他也是想看看,这王八蛋还想怎么着。要是还继续这么三心二意,我也和他分!”

    张晨无语,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止是魏大仁,这俩女孩儿也够奇葩的。

    魏大仁倒了杯啤酒,一仰脖,全都干了下去。红着眼圈对王露道:“露露,如果你也想离开我,我尊重你的意愿。”

    王露一愣,魏大仁继续道:“我知道,我太贪心了,既想拥有你,也不想放弃雯雯,到最后肯定鸡飞蛋打。”魏大仁苦涩的笑了笑,“但我就是控制不住啊,我喜欢你啊,但我也喜欢雯雯。曾经我幻想,如果我们三个人能永远在一起该有多好。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甚至有种错觉,好像自己的幻想都已经实现了。”

    “这一年零三个月零七天,是我这二十一年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但也是我最恐慌的一段时光,生怕一觉醒来,这种美好的日子就没了,原来只是一场梦。”

    魏大仁红着眼眶喃喃自语道:“也许梦该醒了吧。”

    王露感动的看着魏大仁:“大仁……”

    魏大仁深情的看着王露:“露露,是我错了,是我耽误了你们两个好女孩儿,你离开吧,我不怨你们。是我自己活该,活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张晨在旁边听得只想仰天长啸,太尼玛无耻了,这魏大仁眼眶红了好久了,但眼泪始终不掉下来,绝逼是练过的。

    潘驴邓小闲,魏大仁“潘”这一项肯定谈不上,“驴”不“驴”也不知道,但“邓”、“小”、“闲”这三样魏大仁绝对沾边。

    论钱,魏大仁肯定没法跟张晨比,但他在一群学生里绝对算是有经济实力也算有经济头脑的,张晨相信,就算他不出国,在国内混,就算魏大仁胸无大志,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混的也绝对不会太差。

    论闲,他都说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就是农妇山泉有点田了,再加上大学学业又比较松,闲工夫多得很,至少比张晨多。

    论认低服小,张晨绝对服魏大仁,脸皮厚、嘴甜,能把女孩子哄得一愣一愣的。

    难怪能把两个女孩儿骗到手,而且两个女孩儿居然还和睦相处了一年多呢。

    再看王露,明显被感动坏了,魏大仁光打雷不下雨,王露的眼泪倒像下雨一样往下淌。‘

    张晨回过神来,却发现俩人已经不顾世俗眼光又搂又抱,又啃又亲,辣眼睛啊。

    俩人抱着说了会儿悄悄话,王露面色凝重,好像下了重大决心一样。在魏大仁脸上亲了一下,提起小手包,也没和张晨打招呼,就离开了小饭馆。

    张晨嫉妒道:“这是下定决心,离你而去了?”

    魏大仁嘿嘿笑道:“帮我劝雯雯去了。”

    张晨彻底无语,他倒不是嫉妒魏大仁有两个女朋友,而是嫉妒两个女朋友居然还能相处和睦。到现在,张晨还没想好汤淼淼和林小夏的事情该怎么办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面前这家伙倒好,看似貌不惊人,却把后宫治理的如此和谐。

    真是没天理啊。

    魏大仁看似糊涂,实则精明的很,估计不会把自己赚钱的本事告诉他老子。

    而且这小子如此惫懒,想必魏长发同志应该为他儿子以后的出路很担心啊。估计他非要让魏大仁出国,也是为了给自己儿子多留一条后路。

    想到这里,张晨眼珠转了转,“大仁,你毕业后的出路找好没?过了年,就该上大四,之后就该实习了,既然你不想出国,其他的出路找好没?”

    魏大仁无所谓道:“干什么都无所谓吧,只要别太累,说不定托托关系,进事业单位呗,稳定又轻松。”

    张晨叹道:“可惜了。”

    魏大仁瞪了瞪眼睛:“可惜啥子么?”

    张晨惋惜道:“可惜你那俩女朋友了呗,就算你把她们俩都搞上手,以后当个小公务员,赚的钱估计都不够养活她们的。”

    魏大仁不以为意道:“她们不是嫌贫爱富的人。”

    张晨摇头道:“贫贱夫妻百事哀,现在你们少年慕艾,情到浓时自然不觉得清贫对于生活的影响,时间长了,总会出问题。”

    魏大仁不服气道:“虽然我读书少,但也知道‘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是元稹用来悼念亡妻的。原意根本就不是你说的这个意思。”

    张晨点点头:“没错,元稹悼念亡妻韦丛,写下《三遣悲怀》,但你想没想过,元稹后悔的是什么?后悔的是自己没有早点发达,以至于妻子跟着自己过了七八年的苦日子。好不容易发达了,老婆却病重身亡,一天好日子也没过上。人家女孩子把终身托付给你,身为男人,应当有责任为她们的后半生负责。你想过田园牧歌的生活当然没问题,但至少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做保障,哪怕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身边的人着想。”

    魏大仁狐疑道:“你不会还是在劝我出国读书吧?我这一单,你能拿多少提成啊?这么用力?”

    张晨见他冥顽不灵,摇摇头,“不听就算了,反正以后你自然会明白。对了,我给你留个电话,以后有需要帮忙的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经济上,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应该都能帮得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