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27章 真男人

    张晨怕影响不好,让刘金龙把司机放了。

    没想到这司机还是个泼皮,刘金龙刚一松手,司机就躺在地上装死,说自己被刘金龙打伤了,让张晨赔他。

    张晨和刘金龙转身就走,现在又不是二十年后,躺在地上就能讹钱,既然你愿意躺着,那就躺着吧。

    司机一看,也顾不上装死,爬起来拦住张晨和刘金龙:“你们打车不给钱还打人,这里这么多人,我看你们往哪跑!”

    张晨都气乐了:“从渝州宾馆到商学院,让你绕出五十五块钱来,居然还想装死讹钱?”

    司机张臂一拦:“这路就是这么远,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绕路?”

    张晨一时还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治这种无赖,沉吟间,旁边围观的一个学生站出来,高高瘦瘦的,听口音像本地人,指着司机道:“你真给我们渝州丢脸,拉外地人绕路不说,还敲诈!”说罢转向张晨道:“不怕,我们给你作证,回头向运管处投诉他!”

    司机怕刘金龙,可不怕这个学生,目中凶光一闪,“关你屁事,老子说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

    学生冷笑道:“好啊,你拉人是从渝州宾馆到这里,现在我坐你的车,我给你指路往回开,超过20块,我给你80,要是没超过,我们这里所有人可都看到了,到时候都不会放过你!”

    张晨眼睛一亮,这哥们儿反应挺快啊。

    瘦高学生挺有号召力,振臂一呼,周围五六个学生都鼓噪起来。

    司机一见这种情况,后退了两步,咬咬牙,在地上啐了一口,放了句狠话,灰溜溜的走了。

    张晨走到学生跟前,“谢谢啊,没想到会碰到这种事,你叫什么名字?”

    学生挺逗:“没事,我叫雷锋,最恨这种败坏我们渝州人名声的败类。”

    张晨一乐:“雷锋?哈哈。对了同学,你们学校国贸专业有个叫魏大仁的你认识吗?”

    学生一愣,狐疑的看着张晨:“你找他干嘛?”

    张晨信口胡诌:“我们是一家留学机构的,找魏同学有点事。”

    学生警惕道:“什么事?”

    张晨随口道:“他父亲把他留学的事情委托给了我们,有几个问题需要找他当面沟通一下。”

    学生听后,有些无奈,嘴里嘟囔道:“格老子的,老头子还不死心。”

    张晨一听,这可真是巧了,惊奇道:“你就是魏大仁?”

    魏大仁摊摊手,“对,我就是。我明说吧,我压根就不想去留学,你们回去跟我爸说一下,就说我不符合留学条件,就算刚才我帮你们的报酬了。”

    张晨好奇,“为什么?”

    魏大仁不耐烦道:“不为什么,不说了,我还有事哈。”

    张晨忙拦住魏大仁:“魏同学,等等,就几句话,要不然咱们换个地方聊?”

    魏大仁无奈,看看表:“我真有事,一会儿我女朋友就该到了,我出来接她的,你看,那不就是我女朋友?”

    张晨顺着魏大仁指的方向一看,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儿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

    魏大仁一脸谄笑,“雯雯,我等你好久了。”

    女孩儿一翻白眼,“我又没让你等。”

    魏大仁紧跟两步,“别这样嘛,晚上想吃什么?三食堂的辣子鸡好不好?”

    女孩儿停下脚步:“魏大仁,你能不能别纠缠了?咱俩已经分手了,分手了!”

    张晨一看,心中大概有谱了,估计就是因为这个女孩儿,魏大仁才不愿意离开渝州。

    得,又是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小子。

    魏大仁赔笑道:“雯雯,再给我一次机会嘛,你现在也没男朋友……”

    雯雯冷笑了一声:“谁说我没男朋友的?告诉你,今天就是我男朋友送我回来的。”

    魏大仁脸色一僵,继续赔笑道:“别跟我开玩笑了雯雯,你肯定是故意骗我让我死心对不对?”

    雯雯哼了一声,“谁有功夫跟你开玩笑?我男朋友就在那,看到没?”

    魏大仁侧头一看,远处停着辆老款宝马,从宝马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看上去三十出头的男人,冲雯雯挥了挥手。

    雯雯笑的跟朵花似的也冲墨镜男挥了挥手,墨镜男拉开车门,一溜烟开走了。

    张晨直摇头,狗血啊,太狗血了。又是一幕女学生嫌贫爱富,抛弃校园恋人,被大叔勾引的戏码。

    但也不对啊,魏大仁他爹毕竟是科委主席,家境应该不差啊。

    魏大仁呆立当场,“雯雯,你、他……”

    雯雯不耐烦道:“他什么他!那是我男朋友。”

    魏大仁瞠目结舌:“他都那么大岁数了,雯雯,你可别糊涂啊。”

    雯雯不耐烦道:“什么那么大岁数了?人家才三十好不好?算了,不和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懂。”

    说罢,雯雯转身就要离开。

    张晨在身后悠悠道:“姑娘,小心别被骗子骗了,他那宝马快有我爷爷岁数大了,卖二手车也就一万块。”

    雯雯想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你谁啊?有你什么事?你嫌人家宝马旧,你还没有呢。魏大仁,这是你朋友?”

    魏大仁连忙否认:“不是,我们也是刚认识。”说罢向张晨怒目而视。

    张晨心中鄙视,粑耳朵,就知道你是个重色轻友的货。

    张晨摆摆手:“我就是路过的,只是提醒一下,现在社会上骗子多啊,小心被人骗财骗色。”

    雯雯撇撇嘴,“懒得理你们。”甩甩头发,扭着小腰转身离去。

    魏大仁在身后紧追两步,喊道:“雯雯!雯雯等等我!”

    雯雯停下脚步,咬牙切齿的对魏大仁道:“魏大仁,你真是白叫了这个名字!你要是个男人,就别缠着我!”

    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魏大仁失魂落魄的看着雯雯离去的背影,良久,嘴里嘟囔道:“我叫魏大仁,又不叫魏男人,有什么关系嘛?”

    张晨噗的一声,差点喷饭,这哥们脑回路还真和一般人不一样。

    魏大仁看了看张晨,疑惑道:“咦?你们怎么还没走?”

    张晨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兄弟,你刚被甩了,不难过?”

    魏大仁不以为意道:“她甩了我好多次了,没事,过几天她知道受骗了就回头了。这就是经验。”说着脸上居然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张晨目瞪口呆,竖起大拇指赞道:“兄弟,你心胸宽阔,真男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