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22章 渝州行

    赖小玉的事情,对张晨来说,只是个小插曲。

    苏文帆落马了,连带进去的,还有二厂原厂长楚定方和二厂财务处的处长方林、会计章鹏。

    科洛托和二厂的协议签订后,就进入了资产盘点的阶段。之前滨城化工二厂通过造假的方式,虚增了接近2800万的负债,造成二厂资不抵债的假象。

    而科洛托入驻后,对所有的债权债务进行了审计。在严密的审计流程下,苏文帆和楚定方搞的那点猫腻很快就大白天下。

    这里面也有张国强一番功劳,要不是他在二厂待了快两个月,把基本情况摸得比较清楚,可能也没这么顺利。

    因此,科洛托委派张国强做合资公司生产部部长的时候,小股东化工局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反对意见。

    张国强的业务能力还是蛮强的,而且张国强又找到了李超,就是当初荣耀高薪从江南化工聘请的专家过来担任技术总监,以消化杜邦转让给科洛托的技术。

    李超也是绝处逢生,当初荣耀想要进军化工产业,以年薪十万把他聘请过来,准备做未来二厂的厂长。但荣耀折戟后,他在荣耀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管氏兄弟又不是善男信女,不可能白白给他开工资,因此没两天,就被扫地出门,连赔偿都没给。

    李超这时想回江南化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而且他也没脸回去。彷徨无措之际,张国强向他抛来了橄榄枝,表示科洛托愿意接收他,让他过来做技术总监,年薪虽然只有在荣耀的一半,但各方面的福利待遇要比荣耀好很多。

    李超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去处,家都搬到滨城了,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虽然谈不上感恩戴德,至少也是心存感激。

    科洛托收购二厂后,就把总部搬到了二厂厂区的办公楼。国贸大厦空出来的600平米办公室也不能闲着,转手就租给了刘明。

    现在刘明家大业大,已经不是当初草台班子的设置了。短短的七八个月时间里,外星人的发展速度可以用火箭发射来形容。

    进入十一月份,外星人已经在全国八个城市开设了专卖店,都在当地电子一条街的核心地段。

    专卖店铺的多,管理也必须要跟上,想要跟上,就要有人。

    因此外星人也开始了大规模招人,虽然六百平米的办公室对于现在的外星人来说太大了,但用不了多久,外星人自己的研发部成立后,说不定就还要扩大。

    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而张晨,则需要去一趟渝州,周权对电脑报的550万49%的投资已经搞定了,电脑报希望对张晨有个专访,用这个几个月前在美国创下奇迹的少年事迹拉动一波销量。

    张晨原本不想接受什么采访,但电脑报的社长刘宗周亲自给张晨打了电话,张晨迫于无奈,只好答应。

    另外,张晨也想去一趟渝州,亲眼看一看自己当年那么喜欢的小生手记里面的小生到底长什么样。

    渝州,作为抗战时的陪都和著名的山城,这个城市有着和全华夏其他大城市都不一样的风韵。

    渝州和蜀州省的省会蓉城距离很近,只有两百多公里,两地的人文风貌却截然不同。

    蓉城多平原,渝州多山;蓉城气候温和,渝州气候炎热;蓉城自古农业发达,渝州水陆交通发达。这些差别造就了蓉城的悠闲缓慢温和以及渝州的急躁率直泼辣开放等城市气质的不同。

    重生前,张晨来过渝州很多次,都是出差。在张晨的记忆中,渝州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城市,也很漂亮,尤其是夜景,到了晚上,去渝州南岸的山上,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几乎不次于香江。

    渝州是山城,房子都盖在山上,所以显得整个城市极为立体。同一栋楼,从一楼出来是马路,从七楼出来还是马路,这就是渝州。

    张晨这次是和刘明一起来的渝州,随行的就只有刘金龙一个人。

    飞机飞到渝州,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天色已经变暗。张晨等人一下飞机,就被电脑报派来接机的工作人员接走了,直奔吃饭的饭店。

    晚上刘宗周带着李和生及黎志高两员大将给张晨和刘明接风洗尘,吃的当然是渝州最有名的火锅。

    火锅店也很有特色,在一个防空洞里面,就和后世陈昆秦浩演的那部《火锅英雄》中

    陈宗周本来想给张晨介绍一下渝州火锅的吃法,却看到张晨熟练的把蒜泥香油味精等调味料调成油碟。

    陈宗周好奇的问刘明:“zack以前来过渝州?”

    刘明摇头道:“不清楚,应该没来过吧。”

    陈宗周纳闷,没来过怎么这么熟练的?要知道,渝州火锅现在还没火遍全国,陈宗周北方来的朋友第一次吃都会问麻酱在哪儿。当看到没有麻酱,只有香油调成的油碟时,大多数北方人都会一脸迷惑。

    张晨把主位让给了陈宗周,他和刘明一左一右坐在陈宗周两边,自然听到了陈宗周问刘明的话。

    “陈社长有所不知,我家里开了个连锁火锅店。开之前,我们尝遍了全国的火锅吃法,自然也包括渝州火锅。”张晨含笑解释道。

    陈宗周恍然,“我去北方吃过火锅,和我们这里的不太一样,火锅里煮的主要是羊肉,我们渝州人不是太能吃得惯。”

    渝州火锅不止是调料和锅底和北方的火锅有差别,连涮菜都是不同的。

    张晨凑趣,“哦?正好想请教陈社长,为何渝州火锅很少涮羊肉等肉类,反而大多是内脏啊?”

    陈宗周也是个老饕,大多数老饕都喜欢给人介绍美食来历,更何况还是家乡美食。

    陈宗周夹了两片毛肚给张晨,“这渝州火锅啊,其实从发源到普及,并没有太长时间,可考证的历史也就是七八十年。有一种说法,渝州是水陆码头,码头工人穷,买不起肉,那时候朝天门附近经常有回民宰牛杀羊,他们不吃内脏,于是码头工人就把内脏捡回去,用很重的调味料来煮它们,一来驱寒补身体,二来也能去除内脏的腥臊之气。没想到时间长了,就传遍了渝州城,成了现在的渝州火锅。”

    张晨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今天真是长见识了。”

    陈宗周哈哈大笑:“要说见识,我们这些老家伙可是都已经落伍了,前两天我们社里才拉了网线,搞了半天,我也没搞明白这个因特奈特到底是啥东西,是不是和英特纳雄耐尔有关系。但你这个年纪,凭借着互联网,都已经成为千万富翁了。活到老学到老,我们也得跟你学习,紧跟上时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