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21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221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芳瞪大眼睛:“啊,对了,那天原来就是你!”张晨露出疑问的表情,王芳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两声,也没解释。

    赖小玉神色尴尬,心中有些后悔刚才的态度。

    张晨找吴天要过来车钥匙,让吴天和刘金龙打辆车跟着,林小夏坐在副驾,自己则调整了一下驾驶位的座椅,打着火往喜来登开。

    自从上了车,一直到酒店,赖小玉就换了一副跪舔的嘴脸,张少张少喊得极为肉麻。但这个时代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即使艺术生比其他同龄人要成熟一些,又能拍出什么高水平的马屁。

    项东东原本坐在中间,看到赖小玉的表演,撇撇嘴,跟旁边的王芳道:“芳,咱俩换个位置。”

    王芳疑惑道:“为啥?”

    项东东面无表情道:“我过敏。”

    王芳疑惑道:“过敏?对啥过敏?咋没听你提起过?”

    “对屁过敏,特别是马屁。”

    张晨开着车听到项东东的话,哈哈大笑。赖小玉即使再怎么脸皮厚,毕竟是个没满十八岁的小姑娘,恨恨的盯了项东东一眼,臊得满脸通红,但又没敢当着张晨的面撒泼。

    喜来登的自助午餐128元一位,和后世价格也差不多了多少。张晨感觉,如果赶上一些活动,20年后比现在还便宜。

    几个人分头取餐,林小夏爱吃虾和贝类,张晨帮林小夏夹了不少,细心劲儿让几个女孩儿羡慕不已。

    赖小玉越看越气,凭什么啊?凭什么好事都让她林小夏占了?自己哪一点比不上她?

    王芳啃着一块牛仔骨,满嘴是油,项东东捅捅她,“你不是正减肥么?还吃这么多?”

    王芳满不在乎的舔舔手指头,“我一个学京剧的,减什么肥。先吃了再说。”说着一脸八卦的问张晨:“帅哥,你和小夏怎么谈上的?谁追的谁?说说呗?”

    张晨刚刚帮林小夏剥了一只虾,用纸巾擦擦手,笑道:“当然我追的小夏,小夏从初中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当时追的人特别多。上高中后又是一个学校,还在一个班里,就在一起了。”

    王芳羡慕道:“青梅竹马,真好。”

    赖小玉坐在张晨对面,心中不忿,校花?老娘当年也是校花呢。眼珠一转,装作嫌热的样子把外套脱掉,挂在椅子上,里面穿了一件短袖紧身t恤,露出美好的身材。

    赖小玉虽然人品差,但身材长相还是不错的,身材发育的尤其好,t恤的领口又低,露出一条深沟来。

    张晨目光一凝,赖小玉心中冷笑,就不信猫儿不吃腥。

    项东东看了个满眼,厌恶的撇撇嘴。

    张晨站起身,“我去拿杯饮料,谁还要喝的?我一起带回来。”

    赖小玉目光一闪,“我和你一起去吧,五个人的饮料,不好拿。”

    项东东看两人一起离开,忍不住提醒林小夏:“小夏,赖小玉可不是省油的灯,她这是动了坏心了,你可要小心点。”

    林小夏笑了笑:“我相信他。”

    饮品区需要拐个弯,张晨拿了个托盘,打了五杯苹果汁,赖小玉贴近张晨,往张晨口袋里塞了个纸条,冲张晨妩媚一笑。从托盘上拿了两杯苹果汁摇曳的回到餐桌上。

    张晨掏出来看了一眼,67***23-9357,一个传呼机号码。

    吃完饭,女孩儿们又坐张晨的车回到宿舍。赖小玉倒是老实了很多,没再继续招三惹四。

    下午林小夏继续去舞蹈教室练舞,宿舍里只剩下王芳和赖小玉两人。王芳躺在床上叽叽喳喳的说着八卦,赖小玉坐在宿舍床头光着大腿给脚趾涂指甲油,也不理王芳。

    嘀嘀两声,赖小玉的汉显传呼响了,赖小玉拿起传呼看了一眼,瞳孔一缩,若无其事的对王芳道:“我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王芳看着赖小玉推门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赖小玉出了校门,左右张望一下,就找到了今天中午坐过的那辆s320。从口袋里掏出个小镜子,看了看妆,满意的点点头,拉开副驾车门,坐了进去。

    车上只有吴天一个人,赖小玉一愣,“张少呢?”

    吴天面无表情道:“是我老板让我给你发的传呼。”说着,从扶手箱里拿了一个信封出来,“这个给你。”

    赖小玉打开信封,里面厚厚一沓老人头。

    赖小玉惊喜道:“啊?为什么啊?这也太多了吧?”

    吴天冷冷道:“这是五千块钱,给你的,但有条件。”

    赖小玉媚笑道:“我懂,张少在哪?你拉我过去。”

    吴天厌恶的看了一眼赖小玉,“想什么呢?钱给你,你马上从林小夏她们宿舍搬出去,而且以后不许再找林小夏麻烦,听懂没?”

    赖小玉张口结舌,“我、我……”

    吴天冷笑了一下,“现在是给你面子,让你主动搬。你要是听不懂人话,信不信就算退了学,也没好果子吃?”

    赖小玉咬咬嘴唇,不死心道:“你让我见见张少,我和他谈。”

    吴天冷笑了一下,“好啊,既然你不要这五千块,别后悔。”说着从赖小玉手里把钱拿回来,掏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找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拨通后,吴天把电话交给赖小玉,赖小玉柔媚道:“喂~张少,我是赖小玉。”

    “艹你个骚娘们,你tm天天就知道给老子惹事!你照天哥说的办,要不然老子找人艹死你!”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赖小玉目瞪口呆,“汉、汉哥,怎么是你?”

    刘耀汉气得不行,这些日子他本来就在拼命巴结吴天,尤其在四处打听之后,发现吴天背后的老板和滨城政法委的邓先林关系非常好。而且前些日子滨城最有名的管氏兄弟都在四处探听吴天老板的事情,可后来又熄火了,证明吴天的老板绝对不是一般人。

    刘耀汉下午好不容易接到吴天的电话,没想到是因为手下的一个小太妹惹事,好像惹的还是吴天老板的女朋友。当场气得火冒三丈,张嘴就骂。

    赖小玉失魂落魄的挂断电话,吴天对这种混社会的女孩儿本来就没有好感,冷冷道:“听懂了吗?听懂了就下车。”

    赖小玉心里七上八下,她和刘耀汉本来就有过一腿,也正因为如此,觉得自己背靠大树,她才敢在学校里才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但现在凯子没钓到,又得罪了刘耀汉,以后该怎么办啊?

    吴天不客气,拉开车门把赖小玉拉下车,“记住了,回学校就换宿舍,否则结果你明白。”

    看着扬长而去的s320,赖小玉心头后悔不已,早知道就拿着那五千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