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219章 全国优秀学生干部标兵

第219章 全国优秀学生干部标兵

    能去评选全国优秀学生干部的,大多是正气凛然之辈,至少是看上去正气凛然。

    整个汇报评选要三天的时间,张晨排在第三天的上午,而任易在第三天的下午。

    整整两天,张晨在台下听得昏昏欲睡,但又得强打精神,展现出一个新时代优秀学生干部的风貌出来。

    倒是首都广播学院一个叫李丹的女生,引起了全体人员的兴趣,主要因为她长得挺漂亮。

    张晨一眼就认出,这个李丹应该就是后世央视的主播,没想到她上学时还做过优秀学生干部,难怪毕业后能进央视。

    打量了两眼,张晨也就没了什么兴趣。

    三天的朝夕相处,让大多数人至少都混了个眼熟。李丹性格开朗,为人又比较热情,身边总是围了一圈男生。

    有的时候碰了面,张晨也会向李丹点点头,打个招呼。

    三天的时间一闪而逝,包括张晨在内,众人都做完了汇报。不出意外地,除了十个倒霉蛋之外,其他的五十名候选人都评选上了全国优秀学生干部。

    十个倒霉蛋中就有沪市交大的刘秉贤。

    刘秉贤心中虽然愤愤不平,但听完了众人的汇报,也明白凭自己的事迹和背景,在这群人中实在没有竞争优势。好歹自己也算参与过全国优秀的选拔了,无论如何,对以后都是好事。

    而张晨、李丹、任易、刘洋、程思源,这几个事迹比较突出的当选了全国优秀学生干部标兵的称号。其中李丹是因为身为学生的她,已经主持了多项大型活动,并且带领同学主动赴偏远山区义务助教。而最有意思的是程思源,他的事迹居然是组织思明大学学生会与台湾辅仁大学的学生会结成友好学生会。

    非常切合本年的政治主题……

    如果说全国优秀学生干部是一块保送的敲门砖,那么全国优秀学生干部标兵的称号基本上可以保证国内所有政府单位随便挑了。

    全国教委的洪主任和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陶书记亲自出席了颁奖典礼并为五个标兵颁奖。

    合影的时候,张晨想,这张照片可得留好了,十几年后拿出来,绝对够吹一阵的。

    除了李丹外,其他所有人都不在京都上学。李丹盛情邀请几个人在京都多住几天,她当导游,带几个人把京都好好转一转。

    张晨借口还有事,就没参与,其他人却都答应了。李丹也没勉强,她看这个小男生跟大家也不是太合群,有一种奇怪的疏离感。

    得了全国优秀学生干部标兵,可以算是超额完成了陈惠生的任务。

    陈惠生笑得合不拢嘴,马上打电话通知学校,让学校准备欢庆仪式。

    张晨跟着陈惠生的车回学校时下了一跳,没想到这么大阵仗,以前在电视里看到这个时代的某些欢迎仪式只是当热闹看,可轮到亲身经历的时候,感受完全不一样。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就差旁边两队学生穿着校服拿着鲜花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列队迎接了。

    王然鼻子都快气歪了,凭什么啊?老娘把团支部书记的位置让给他,还让老娘组织学生会搞欢迎仪式,优秀学生干部标兵了不起吗?

    还真挺了不起的……

    到了学校,又要开表彰大会,张晨站在操场的领操台上只能再一次羞耻的背诵了一遍事迹报告。

    王然最初还挺不以为然,但听着听着,还真有点佩服起张晨来,特别是听到智斗匪徒的一段,这一段经过赵立新的精心润色,情节紧张、节奏紧凑、悬念丛生。王然听得浑身紧绷,手心直冒汗。

    崇华一中之前几乎没人知道张晨的事迹,郑凯等人在台下听着,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天看到张晨手缠着绷带是因为这件事。

    当听到张晨把两个劫匪扭送到公安局的时候,王然居然发自内心的鼓起掌来。

    因为张晨的论文在joie上已经发表了,因此在报告的结尾处,张晨在做正式汇报的时候已经做了修改。

    大部分的高中学生都不会知道joie是什么,但王然却不在其列,毕竟家学渊源。孙立妍干了这么多年的经管研究,也没在ssci级别的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

    而joie作为经济学领域的一流期刊,虽然和joe这种顶级期刊有一定差距,但仍不是目前的一般国内学者所能奢望的。

    经济学领域,在九十年代,和世界的差距太大了。哪怕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国内的经济学学者也几乎无一能排进ideas/repec前一百名。

    至于说后世大把所谓知名经济学家,甚至在ideas/repec里面都没有排名,不是因为他们水平太高,而是真的排不上名。

    于是就有了大批国内所谓的经济学家因为排不上名,公开宣称ideas/repec是业余爱好者的聚集地因此不专业。

    也不知道谁业余……

    如果说自然科学领域,学术造假和学术fubai还只是一小撮人在偷偷摸摸的干。那么国内社会科学领域的学术fubai,就是明目张胆的重灾区,甚至有很多学术素养和水平极低的骗子充斥其中。

    在这种情况下,张晨的一篇论文居然能在joie这种国际一流学术期刊上发表,简直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王然几乎不敢相信,在心中暗暗记下张晨的论文名称,准备回去问问母亲,让她在学校里查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

    这种演讲不止一次,在市教委和市共青团的组织下,张晨需要在全市范围内巡回演讲,差不多一周时间,就要去两到三个学校。跑了六七家之后,张晨就实在受不了了。

    最后,在张晨的强烈要求下,陈惠生和市教委决定,再去滨大演讲一次,就算正式结束。

    最高兴的除了陈惠生,就是张晨的父母了,张国强和苏文锦夫妇一场不落的听了张晨每次演讲。苏文锦还拉上小肥羊的几个管理层,也一块儿来听儿子作报告。

    夫妻二人一开始听的时候,吓得够呛,没想到当时儿子居然这么惊险。演讲后苏文锦拉着张晨的手直掉眼泪,张国强也一脸后怕的表情。

    张晨哭笑不得:“妈,这都是艺术加工,当时没那么危险。”

    苏文锦抹着眼泪摇头:“以后可不许再这么逞能,我和你爸就你这么一个儿子,要真出了事可怎么办?”

    张晨嬉笑道:“现在你肚子里不是还有一个吗?”

    苏文锦脸一红,照着儿子后脑勺就是一巴掌。